中國電子科技巨頭小米,正在被中共推上其全球戰略的前沿。在華為被美國制裁後,小米就成了中共與西方大科技公司抗衡的工具。與中共軍方有多方面聯繫的小米,不但涉足智能電動車製造和移動互聯網等領域,還參與中共「星鏈計劃」的建設。

小米創始人雷軍今年8月曾宣布,從智能手機和可穿戴設備,到智能電動車和仿生機械人,再到中共的衛星地空聯網計劃,小米的目標對手就是馬斯克的Tesla自動駕駛和人形仿生機械人,以及下一代衛星通訊網絡「星鏈」。

中國問題專家李燕銘告訴大紀元,「小米是華為的替代品。華為被美國封殺,無法發揮作用,中共就讓同樣有中共軍方背景的小米替代華為,成為中共在全球擴張的高科技工具。表現上是小米在和華為競爭。」

10月7日,美國政府宣布,進一步擴大對中國晶片及相關設備的出口限制,以切斷對中國先進晶片的供應。雖然拜登政府去年5月把小米從美國國防部列出的中共軍方擁有或控制實體名單中移除,但美國對中共在高科技領域的圍堵也同樣使小米受制。

日本汽車行業高級IT工程師栢明俊也對大紀元表示,小米等中國科技企業很難趕得上Tesla、蘋果等西方科技企業。

技不如人

8月11日,小米先發制人,搶在Tesla前面發表了人形仿生機械人CyberOne。雖然與Tesla在10月1日發表的Optimus原型機械人在外形上相似,但在核心演算法、應用場景及造價等方面,都無法相比。

而Tesla的Optimus,則與其智能電動車一樣,視覺感知和電腦系統都建立在其全自動駕駛技術和網絡上,未來有廣闊的應用前景。

馬斯克在10月1日Tesla人工智能日上表示,Optimus價格預計不到2萬美元,比一台Tesla電動車還便宜,會在3~5年內上市,最終產量將達到數百萬台。

而根據中國的頭豹研究院9月23日發表的中國機械人行業調研簡報,小米CyberOne的成本在8.4~9.8萬美元,約為Optimus的4倍,而且目前根本無法量產。

另外,小米智能機械人上的核心零件,八成依賴進口。

全自動駕駛技術方面,栢明俊表示,已經演化成自動駕駛及計算平台(流動網絡)技術的競爭。Tesla的自動駕駛已搞了近10年,現在電動車年交付量已經超過100萬台,積累了龐大的數據,有利於其不斷改進技術。

「而中國的小米,」他說,「要研究自動駕駛,則缺乏最基礎的數據。它們可能會去挖一些人才,但基礎的東西差距太大,根本無法趕上。」

至於為何小米此時進入電動車領域,李燕銘認為,這是中共的戰略需要。而小米從最初以智能手機起家,就配合中共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滲透,成為中共全球戰略一個得力工具,並從中得利。

小米已在自動駕駛領域投入巨資。去年8月,小米以5億元(7,000萬美元)收購了深動科技,還先後投資了約20億元(2.8億美元),給生產自動駕駛系統的上海縱目科技和幾何夥伴等相關企業。

自去年3月宣布進入電動車領域,小米就投入33億元(4.6億美元)在首期研發費用上,其自動駕駛團隊也增加到500多人。雷軍還稱,小米自動駕駛演算法要「全棧自研」,並要在2024年進入行業前列。

但栢明俊表示,「Tesla除了在造車的機器技術和電池上的專利,其最大特點就是自動駕駛技術專利,別的生產廠家很難繞過去。」

參與中共「星鏈計劃」

今年3月,中國航太科技公司銀河航太(GalaxySpace)發射了6顆低軌寬頻通信衛星,與首發的1顆一起,構建起首個星地融合的5G試驗網絡。中共此舉的目的就是與馬斯克的SpaceX「星鏈」競爭,實現自己的「星鏈計劃」,而雷軍也參與其中。

雷軍作為投資者,在銀河航太官網上,列在其創始人徐鳴之後,雷軍的順為資本參與了銀河航太的所有輪融資。

9月初完成的最新一輪融資中,中共國有資本也全面進入,包括中國建行旗下建銀國際、安徽省三重一創基金和合肥市產投等。

不過,去年2月時還在銀河航太官網上的該公司第3號人物——技術委員會主席鄧宗全的資訊,目前已被刪除。

鄧宗全的工作與中共軍方有深度關聯。他擔任中國宇航空間機構及控制技術國防重點學科實驗室主任,和「國防973項目」首席科學家。該項目就是中共的「國家安全重大基礎研究計劃」,其中大多都是高度機密項目,是中共軍方總裝備部根據中共的國家戰略決定的。

此外,小米在2015年還建立了中共黨支部@

------------------
🎥【動紀元】每日有片你睇:
https://bit.ly/3PJu3tg

✅登記會員享專屬服務: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