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烏戰爭目前已進入第八個月。迄今為止,它的進展超出了所有的預測。人們普遍預期的俄羅斯勝利被證明難以實現。談論俄烏戰爭的遺產是危險的,因為所有跡象都表明,這將是一場漫長而慘烈的戰爭,其最終行動甚至還需要數月、甚至數年的時間時。儘管如此,很明顯該戰爭對地緣政治已經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開戰至今

儘管俄羅斯在烏克蘭東部和南部取得了重大進展,烏克蘭約20%的領土被俄羅斯控制,但俄羅斯的入侵基本上失敗了。

烏克蘭軍隊阻止了俄羅斯包圍烏克蘭首都基輔的企圖,並最終迫使俄軍從烏克蘭西部撤出。更重要的是,俄羅斯軍隊未能獲得制空權,未能關閉烏克蘭的通訊,也未能摧毀烏克蘭軍方的指揮和控制能力。

相反,憑藉著越來越多的美國尖端武器支援和近10年的西方軍事訓練,烏克蘭軍隊成功地阻擊了俄羅斯的推進,對俄軍的人員和物資造成了其無法承受的損失。

2022年2月13日,烏克蘭軍隊士兵將美國製造的FIM-92「毒刺」導彈和其它從立陶宛運來的軍事援助物資運往烏克蘭基輔的鮑里斯波爾(Boryspil)機場。(Sergei Supinsky/AFP via Getty Images)
2022年2月13日,烏克蘭軍隊士兵將美國製造的FIM-92「毒刺」導彈和其它從立陶宛運來的軍事援助物資運往烏克蘭基輔的鮑里斯波爾(Boryspil)機場。(Sergei Supinsky/AFP via Getty Images)

兩周前,烏克蘭閃電出擊,迅速奪回了此前被俄羅斯佔領的數千平方哩領土,其中包括對克里姆林宮的戰爭執行至關重要的重要後勤樞紐。

和談已經宣告失敗。澤連斯基政府明確表示,除非俄羅斯從烏克蘭領土上全面撤軍(包括2014年的克里米亞),否則他們不會接受任何條件。

同樣,克里姆林宮對要求其放棄任何已攻佔的領土的和談方案興趣不大,尤其是其中還包括俄方認為對未來極其重要的克里米亞等地區。

只要俄軍還在佔領烏克蘭領土,基輔當局在美國和北約盟友的援助下就會持續戰鬥。

就拜登政府而言,對於是否會支持如此長遠的計劃,其態度一直模稜兩可。然而,新任英國首相卓慧思明確表示,她認為北約應繼續支持烏克蘭軍隊,直到所有俄羅斯軍隊被逐出烏克蘭。

俄烏戰爭有四個直接的地緣政治影響。這些影響圍繞著俄羅斯與歐盟(EU)的關係,俄羅斯軍事力量被北約的代理人烏克蘭削弱,莫斯科與北京的關係,及西方對中共戰略視角的回應所帶來的後果。

俄羅斯與歐盟

俄羅斯與歐盟的關係破裂已經不可逆轉。至少需要一代人的時間,歐洲政治領導人才會願意將能源供應託付給克里姆林宮。無論俄烏戰爭的結果如何,歐洲領導人都意識到了,對俄羅斯能源供應的依賴無異於政治和經濟的自裁。

歐盟在未來兩三年內很難擺脫對俄羅斯能源的依賴。然而,到目前為止,歐洲的政治領導人似乎已作出承諾。

煤炭和石油還有其它來源,儘管它們的價格將比過去更高,並將在未來幾年繼續上漲。

天然氣將更難獲得。隨著時間的推移,從美國、澳洲和海灣地區出口的液化天然氣,以及輸送北非和地中海天然氣的新管道,都可以取代俄羅斯的天然氣。液化天然氣出口和進口都需要大量的基礎設施投資。所有這些都是可行的,但需要時間和資金。

在此期間,歐盟將強調節能,重新使用核能和燃煤發電來填補能源缺口。那些擁有未開發天然氣資源的國家,尤其是有頁岩氣資源的英國、德國、波蘭和羅馬尼亞,將優先發展它們的天然氣資源。在許多歐盟國家,尤其是德國和法國,廢除反水力壓裂法(水力壓裂是一種用於從地球深處提取石油或天然氣的鑽井方法,通過在高壓下注入水、化學品和沙子,地表內外的裂縫被打開和擴大)是不可避免的。

歐洲領導人計劃通過限制消費者成本和補貼電力公司來保護其公民免受能源成本飆升的影響,否則這些公司將面臨無法彌補的營運損失。這是歐洲政治階層擺脫選民不滿的唯一途徑。

這些補貼將十分昂貴,並產生巨大的政府赤字。歐盟將通過對能源生產商徵收超額利潤稅並將俄羅斯在歐洲的能源資產國有化來抵消部份成本。柏林已經宣布將俄羅斯石油公司的德國煉油廠國有化。俄羅斯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在歐洲持有的大量股份也將被沒收。

俄羅斯天然氣不僅是歐洲發電和供熱的主要來源,它也是一種主要原材料,是從化肥到石化等核心工業部門以及從這些基本材料衍生出的數千種次級產品的基礎。

高昂的能源和原材料成本將大幅削弱歐洲工業基礎。廉價的歐元抵消了部份損失。儘管如此,在歐洲基本實現能源自給自足之前(這十年內幾乎不可能實現),歐洲經濟的很大一部份將缺乏全球競爭力。

在歐洲央行推行緊縮貨幣政策的同時,歐盟成員國還能發行數萬億歐元的新債嗎?其中必須要有取捨。可見,歐元強勢的日子已經過去了。

在歐元大幅貶值的現實面前,歐洲央行領導們將懷念歐元與美元平價的日子。所有人都在猜測歐元最終會在何時觸底,0.75美元兌1歐元的情況也不是不可能。貶值的歐元將產生一些金融方面的大贏家和大輸家。

俄羅斯是與歐盟經濟關係崩潰的大輸家。歐盟是俄羅斯最大的能源客戶,也是其技術、消費品和先進機床的重要來源。

短期內,克里姆林宮會從石油和天然氣價格上漲中獲得更多收入。但長遠來看,失去歐盟市場和獲得歐盟商品的機會將削弱俄羅斯經濟,與中國和印度的貿易增加不會抵消這些損失。無論俄烏戰爭的最終結果如何,在註銷其俄羅斯資產並退出俄羅斯之後,很少有西方的公司有興趣回歸。

歐俄經濟關係破裂的責任完全在俄羅斯總統普京身上。普京長期以來一直認為,歐洲對俄羅斯能源的依賴是一個決定性的戰略槓桿。

他錯了。俄羅斯能源並沒有讓歐洲屈服於俄羅斯的意志。事實證明,能源並不是普京所預料的戰略武器。他不能將這次失敗歸咎於將軍們的執行力或情報機構的無能。這種誤判是他的錯誤,俄羅斯將為他的錯誤付出慘重的代價。

北約與俄羅斯軍事實力的退化

根據官方說法,俄烏戰爭是俄羅斯和烏克蘭之間的衝突。實際上,這是一場美國及其北約盟國與俄羅斯軍隊對抗的代理人戰爭。其淨效應顯著削弱了俄羅斯的軍事力量、人員和裝備。

全面統計俄羅斯軍隊的戰損比較困難。俄羅斯軍隊的死亡人數估計從大約1.5萬人(根據五角大樓)到5萬多人(根據烏克蘭軍方)不等。傷亡人數估計在5萬到10萬之間,具體數據取決於消息來源。

俄羅斯擁有相當可觀的軍事資產。它的軍隊,包括預備役,大約有200萬人。它擁有世界上最大的坦克部隊和一個重要的核武庫。它還擁有複雜的軍工複合體,以及開發尖端武器的能力。

另一方面,如果不能有效運作,這些軍事資產對克里姆林宮的幫助不大。如果沒有燃料,世界上最大的坦克部隊將毫無用處。同樣,如果你不能養活一支200萬人的軍隊,它的效力將很快被削弱。莫斯科向北韓尋求軍備一事,表明其存在著大範圍的補給問題。

更重要的是,這表明,俄羅斯軍事理論自冷戰甚至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來幾乎沒有發展。理論上優雅,但實踐上混亂,它仍然依賴於使用壓倒性的無差別攻擊。無論是在前進還是後退的過程中,俄羅斯軍隊在烏克蘭展示了摧毀沿途一切的能力。

火力在戰場上很重要,但肆意地使用壓倒性的火力在現代戰鬥中遠不如過去有效。先進的武器、卓越的情報和有針對性的反擊使烏克蘭軍隊能夠制止並擊退一支規模大得多的軍隊。想像一下,如果俄羅斯軍隊面對一支在北約空軍加持下的訓練有素、裝備精良的部隊會是甚麼樣子。

美國和北約正在瓦解俄羅斯軍事力量,卻沒有承擔北約和俄羅斯之間直接戰爭的後果。北約向烏克蘭提供的數十億美元的軍事和財政援助,只相當於北約在戰場上部署軍隊所需的政治和經濟成本的一小部份。

克里姆林宮完全明白它正在與北約打一場由烏克蘭代理人執行的戰爭。它還意識到,鑒於其在烏克蘭的戰績,俄羅斯軍隊沒有能力與北約展開全面戰爭。這一場戰爭他們註定會輸。

另一方面,普京也意識到北約在軍事上、政治上或心理上都不具備與俄羅斯展開全面戰爭的條件。讓北約軍隊參與與俄羅斯的衝突的政治共識並不存在,而且北約國家不太可能達成這樣的共識。然而,對俄羅斯暴行的持續披露或戰術核武器的使用,可能會改變這種情況。

從克里姆林宮的角度來看,一個迫使北約減少對烏克蘭的支持的策略可能是在北約和俄羅斯之間引發一場真正的戰爭——以圍魏救趙。俄羅斯入侵波羅的海國家將迫使北約在動員其部隊和在烏克蘭尋求解決方案中二選一。

對普京來說,對北約的攻擊將是一個危險而魯莽的舉動。另一方面,普京的處境越來越絕望,特別是在他認為西羅維基(siloviki)——俄羅斯的軍事、情報和安全人員組成的統治階層可能會譁變的情況下。

讓普京掌權的是西洛維基。儘管普京成功地讓不同派系相互牽制,但如果他們認為普京正在帶著他們和俄羅斯一起傾覆,他們將換掉普京。

俄方與中共的關係

俄羅斯現在已經成為中共的附庸——只不過是中共經濟的商品供應國,其條件和價格都由北京決定。人們不禁要問,俄羅斯中央銀行將如何處理大量積累的人民幣。俄羅斯實力和影響力的削弱將產生深遠的影響,尤其是在中亞地區,莫斯科和北京一直在爭奪在該地區的影響力。

在軍事上,俄羅斯和中共是事實上的軍事同盟。正如俄羅斯和中共最近舉行的「東方-2022」軍事演習所表明的那樣,兩國軍事合作的範圍和深度不斷擴大。

從美國政府的角度,它在評估兩國對美國的威脅時必須權衡兩國的聯合軍事能力。在核武器領域,俄中聯合武器庫現在大大超過美國,而且差距越來越大。這就導致未來的核軍備控制協議不太可能達成。

最近在烏茲別克舉行的上海合作組織(SCO)國家元首理事會會議凸顯了中俄關係的轉變。上合組織第22次會議是中國領導人習近平自COVID-19爆發以來首次出國訪問。

據多家情報機構稱,普京要求習近平提供一系列軍事和財政援助,其中一位消息人士稱,包括中共軍隊。普京沒有得到他想要的。相反,他讀到的是北京起草的一份公報,公報中重申了中共的世界觀,並強調莫斯科今後將順應北京的步伐。

俄烏戰爭對中國的影響

從某種意義上說,北京是俄烏戰爭的大贏家。西方的經濟制裁使俄羅斯依賴中國,將其作為商品出口的主要市場,以及技術和資本的來源。此外,俄烏戰爭提升了俄羅斯對歐洲的威脅,分散了美國對於中共對美國全球利益威脅的嚴重性的注意力。

另一方面,能源和食品價格的上漲——這兩種商品都是中國的進口商品——對中國經濟產生了負面影響。

此外,因為明顯地與俄羅斯結盟,中共已經成為了俄羅斯無端侵略的幫兇。俄羅斯對烏克蘭的侵略與未來中共對台灣的類似侵略之間的相似之處提供了一個模板,可以在中共侵略台灣時做出類似的回擊。

中共與美國和歐盟的關係已經到了一個臨界點。北京在東亞的過度侵略性——尤其是其對眾議院議長佩洛西訪問台灣的激烈的、民族主義驅動的反應——已促使美國對中共實施新的經濟制裁。

白宮最近宣布,為了應對北京的挑釁行為,今後將禁止向中共出口先進半導體製造設備,禁止出口機身和技術先進的航空設備及零部件。

目前尚不清楚這些行動是否表明拜登政府決心更加堅決地抵制中共的挑釁,以及這些行動是否意味著美國對台灣的更多支持。

雖然拜登政府在試圖扭轉由特朗普政府開始推行的美中經濟關係脫鉤策略,但是在俄烏戰爭的影響下,兩國的經濟脫鉤會擴大化。

對在中國大量投資的美國公司來說這是個壞消息。西方公司脫離俄羅斯的經驗具有啟發意義。隨著中共和美國採取差別越來越大、越來越對立的經濟策略,美國公司有可能核銷他們的中國資產。

中共對台灣的侵略可能會引發對中國的廣泛且不斷升級的制裁,以及貿易和投資的持續縮減。

在經濟上,中國對美國及其盟國來說比俄羅斯更重要。以中國為中心的供應鏈中斷將在全球範圍內產生深遠的影響。這將導致通脹壓力急劇增加以及商品和關鍵部件嚴重短缺。

另一方面,這種破壞對中國的傷害甚至比它對其它發達國家造成的傷害還要大。俄羅斯在能源和糧食方面基本上是自給自足的,而中國則不然。

對北京實施的經濟制裁可能會使大部份中國人飢寒交迫。中國共產黨是否會冒著這樣的前景或在這樣的結果中倖存下來,誰也說不準。

俄烏戰爭從根本上改變了新冠疫情之前存在的世界格局。雖然俄烏戰爭的最終後果並不完全清楚,但可以確定的是,世界已經發生了不可逆轉的變化。無論烏克蘭局勢如何,我們都回不去了!

作者簡介:約瑟夫‧V‧米卡萊夫(Joseph V. Micallef)是一位歷史學家、暢銷書作家、聯合專欄作家、戰地記者和私招股權投資者。他擁有麻省理工學院的碩士學位,曾是意大利國際事務研究所(Italian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Affairs)的傅爾布萊研究員。他曾在多個廣播和媒體機構擔任評論員,還寫過幾本有關軍事史和世界事務的書。他的新書《不透明未來的領導力》(Leadership in an Opaque Future)即將出版。米卡萊夫還是著名的葡萄酒和烈酒鑑定者,並撰寫了一本關於蘇格蘭威士忌的暢銷書。

原文:How the Ukrainian War Has Changed the World: The Geopolitical Consequences 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的個人觀點,並不一定代表《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
🎥【動紀元】每日有片你睇:
https://bit.ly/3PJu3tg

☑️ 登記會員享專屬服務: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