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沙電信樓火災室內畫面曝光 逃生者:很後怕

湖南省長沙市的荷花園電信大樓9月16日下午發生嚴重火災。極短時間內火勢迅速向上延燒,整個42層的高樓完全陷入火海之中,像一個燃燒的巨型火炬。有逃生者講述危險經歷時,直言「感到很後怕」。

有目擊者告訴傳媒,大火起於大樓較低樓層的外牆,疑似冷氣機外掛機起火之後,火勢迅速沿著外牆向高層延燒。

事發時在荷花園電信大樓一層的手機店員小莉告訴傳媒,「當時聽到附近有人大喊『著火了!』門都沒有來得及鎖就匆匆逃了出來,大約10分鐘,火就已經燒到了大樓高層,『燒得太猛!』」

一名在大樓較高層工作的人員事後發出一段火災發生時自己在辦公室內向外拍攝的影片。畫面顯示,火焰已經燃燒到這間辦公室下方的不遠處,猩紅的火舌已經燒到窗口,大量濃煙竄入室內。

民眾:著了!著了!著了!

這次火災的親歷者許女士事後接受陸媒的採訪時回憶說,起火時她正身處24樓,物業安保人員通知大家趕快從樓梯逃生。

許女士說,自己算是跑得比較慢的,跑到第17層時,腿已經很酸痛了;到第10層時,感覺實在走不動了,但還是勉強繼續跑下去,最終用了大約6分鐘從24層跑到樓下安全地帶。她說:「現在回想起來還是後怕。」

從已曝光的現場片段可以看到,這棟高樓的火勢蔓延速度非常快,幾分鐘內,數十層的樓面就完全陷入火海之中,現場不斷有不明物體掉落,還時不時傳出爆炸聲。

截至目前,官方尚未對外通報起火的具體原因,但宣稱沒有發現人員傷亡。不過,鑒於大樓火勢蔓延的速度太快,外界對官方的說法持懷疑態度。

資料顯示,荷花園電信大樓建於2000年,樓高218米,地上42層,地下2層,是長沙市第一棟突破200公尺的高樓。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中國電信公司湖南分公司於9月5日曾發布招標公告,項目就是荷花園大樓第二長途電信樞紐樓的消防維修項目,包括火災報案和防排煙系統。

公告中稱,「目前荷花園大樓消防設備存在超期運行、部份設備設置不符合現行國家標準規範,火災報案系統、防排煙系統仍存在較大的安全隱患。」

莫迪當面批普京戰爭思維 美中將:需為俄羅斯解體做準備

上海合作組織峰會雖已經結束,但是峰會中出現不少意外的場面卻持續受到關注。首先是,成員國對俄烏戰爭的立場分歧尖銳,俄羅斯對中亞的影響力急速跌落。外界認為,中俄雙方試圖透過上合組織,建立所謂的國際「新秩序」,挑戰民主自由世界。但是結果顯示,中俄的想法破滅了。

隨著俄羅斯近期在烏克蘭東部遭到反攻,頻頻失利,本屆「上海合作組織」峰會上,印度總理莫迪,當著普京的面,公開對這場開打近七個月的戰爭,提出批評。

印度總理莫迪:「我知道今天的時代不是戰爭時代。我在電話中與你多次討論過這個問題。民主、外交和對話才能使整個世界在一起。」

普京回應說,他明白莫迪的擔憂,也想儘快結束這一切。但他指責烏克蘭拒絕談判。

莫迪在上合組織峰會的這番批評,使俄羅斯總統普京略顯詫異,也暴露了,俄羅斯在入侵烏克蘭的問題上,與西方以及盟友國家漸行漸遠。

同樣是上合組織的部份中亞成員國,也擔心俄羅斯可能會侵佔他們的土地。

哈薩克斯坦尤其拒絕聽從於俄羅斯,已向烏克蘭提供人道主義援助。哈薩克斯坦總統托卡耶夫更公開拒絕承認,俄羅斯支持的烏克蘭東部兩個分離主義地區的獨立。

烏茲別克也明確呼籲俄羅斯應停止侵略烏克蘭,尋找外交解決方案。

此外,在會議的最後一天,中亞的兩個成員國吉爾吉斯和塔吉克的邊防軍爆發衝突,據報已有約30人喪生、數十人受傷。兩國互相指控對方違反停火協議,這兩個國家都是從前蘇聯獨立出來的國家,一直受控於俄羅斯,後院著火之後,16日,俄羅斯出面調解,敦促採取「緊急」措施停止衝突。

歐安組織學院高級研究員邱芷恩在接受德國之聲採訪時表示,「俄羅斯對烏克蘭的戰爭讓中亞非常焦慮。」

她說,中亞國家正在阿拉伯世界和南亞尋找新的合作夥伴。因為他們不想在烏克蘭和台灣的緊張局勢中,過於依賴中共或俄羅斯。

美國陸軍中將、前駐歐洲美軍司令霍奇斯(Ben Hodges)近日在談到對時局的看法時表示,俄羅斯在戰爭和西方經濟制裁的重壓下,西方需要為俄羅斯分崩離析的可能性做好準備。

霍奇斯說:「我認為這種可能性是存在的。我確實認為,出於種種原因,我們可能會在未來四、五年內看到俄羅斯聯邦解體的開始。」

習近平從上合會場直奔機場 深夜回國 公安部長喊話保習

上海合作組織峰會在結束當天16日舉行晚宴,包括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Tayyip Erdogan)和俄羅斯總統普京在內的 11 位領導人皆有出席,唯獨中共總書記習近平以防疫為由,婉拒晚宴活動,於當晚午夜匆匆趕回北京。

有影片顯示,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和普京倆人像情侶一樣挽著胳膊,親密地走在一起。

身為北約成員國的土耳其出現在試圖對抗歐美自由世界的「上合峰會」上,多少令人有些意外,更意外的是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在元首聚會上,佔據「老大」的位置,普京等其他元首聽他「高談闊論」。

值得一提的是,11國領袖齊聚一堂都沒有配戴口罩,獨缺習近平,引發各種猜測。

歷史學者章天亮:「他(習近平)是把防疫當成了是一個藉口,就是『社恐』,就是說他害怕這樣的社交場合。」

歷史學者章天亮分析,中共領導人已經長時間習慣說黨話、官話,反而失去了與一般人之間正常溝通與社交的能力。

一段有關「上合會議」場外戲的影片被指包含的「信息量巨大」,在網上熱傳。影片顯示,習近平獨自一人出現在峰會現場,迎面走來兩名元首似乎有意避開他,看不到向習近平打招呼的意思。作為上合會議的發起人似乎有些尷尬。隨後,習近平轉身離開,一旁的普京貌似自然地跟了上去。

另外,對於習近平為何缺席元首晚宴?中共喉舌《人民日報》在9月17日報道中透露一些細節。報道稱,上海合作組織峰會結束後,習近平從會場逕赴機場乘專機回國,於9月16日午夜回到北京。

外界注意到,就在習趕回國的同一天,中共公安部長王小洪9月16日,在中央黨校校刊《學習時報》刊發題為「新時代公安工作的歷史性成就和變革」的文章,大力捧習。文章要求公安隊伍「堅定自覺忠誠核心、擁護核心、跟隨核心、捍衛核心」,「在任何時候、任何情況下都堅決聽從習近平總書記命令」,云云。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17日對大紀元表示,王小洪的文章曝光了中共內部的大問題。文章強調要「堅決同一切違背和損害兩個維護的言行作鬥爭」,實際已經說明了在政法系統中,可能會出現危及習地位的情況。同時,文章還提到「肅清周永康等人和孫力軍政治團夥流毒影響」,「堅決清除不忠誠、不老實的兩面人、兩面派」,證實政法系統中有些人只是表面上應承,實際並不聽話。

9月16日,黨媒最新一期《求是》雜誌刊發習近平的講話,大談「革命」。然而這篇題為「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要一以貫之」的文章是整理習近平4年前的講話。文章稱,中共已經從「革命黨」轉變成了「執政黨」,這個說法是不準確的。強調中共是「馬克思主義革命黨」,要把「革命工作做到底」。

時事評論員唐靖遠表示,習近平的講話表明中國局勢如「乾柴烈火」,中國社會人心思變,中共已經坐在火山口上。

另外,習近平的危機感在上合峰會的講話中也有所體現,習近平稱,要成員國防範所謂外部勢力策動「顏色革命」。

李林一認為,從習在海外要求各國抵制「顏色革命」,再到王小洪這篇文章還專門提到了「顏色革命」,可以看出中共對於政權危機的擔憂,證實二十大可能出現政權不穩的狀況。

李林一說:「王小洪的文章更加暴露了中共內部的問題,以及政權危機遠比現在外界所猜測的更大。也許二十大並不如一些人所預測的會那麼順利。」

北約召開年度會議 聚焦中俄對世界的威脅

中俄對抗自由民主世界的上海合作組織峰會草草收場的同時,北約日前在愛沙尼亞首都塔林召開年度國防部長會議,會議除了聚焦俄烏戰爭外,也關注中共給世界秩序帶來的威脅。

北約軍事委員會主席包爾(Rob Bauer)在開幕詞中表示,由於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全球已經進入了一個全新的安全環境。

北約軍事委員會主席包爾:「這次會議召開之際,正值全球安全受到巨大的壓力。非常清楚的是,衝突不僅限於烏克蘭,而是整個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受到攻擊。」

包爾還表示,恐怖份子的不對稱作戰,以及中共的軍事擴張,都對全球秩序構成威脅。

包爾:「中國(共)大幅度地軍事擴張,以及危險的論調,都在我們眼前赫然浮現。」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Iovt6o_mLk

由於近年來中共不斷加強在南海的軍事擴張,以及對台灣的軍事恫嚇,北約在今年6月底發布第八版「戰略概念」中,將中共列為挑戰,這是北約成立73年來的首次。

「大煉芯」碰壁 中國今年逾三千間半導體公司倒閉

近幾年,美國在半導體先進技術領域加強了對中共的圍堵。作為反制行動,北京當局發起了旨在促成半導體自給自足目標的「大煉芯」運動。但最新統計數據顯示,今年前8個月,中國有超過3,470間半導體相關企業倒閉,超過該行業往年全年註銷企業的數量。「大煉芯」運動遭遇碰壁。

「鈦傳媒」 微信公眾號9月14日發文,分析了中國晶片企業所面臨的內憂外患。

文章指出,中國半導體行業面臨的內憂主要是,消費級晶片疲軟、技術落後以及宏觀經濟挑戰,導致整個中國投資、融資市場處於低迷情緒;外患則是美國政府限制對中國銷售包括先進設備與材料、高性能人工智能(AI)晶片、EDA軟件和14納米以下製程產品。

文章表示,美國政府除了不斷加強對中國晶片半導體領域的封鎖,還更嚴格控制美元基金投資流向中國科技行業,這使美國對中國的相關投資興趣從「高增長」反彈到「低規模」。

文章披露了一個非公開的案例。指一家研發中央處理器CPU以及圖形處理器GPU晶片的明星初創公司,還未量產任何一款晶片,就由於上海疫情、高價挖人等因素,在今年上半年出現了「資金鏈斷裂」危機。

《南華早報》日前在一篇關於中國半導體企業大批倒閉的報道中,引述香港中文大學深圳金融學院兼職教授鄭磊的觀點說,「半導體產業是資本密集產業,激烈競爭和嚴峻市場,造成新註冊半導體企業難以經營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