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年頭做香港人真的很可悲,連哭一聲的自由都沒有,連向誰悼念也要給管。

英女王逝世,香港人難得享有不被599G檢舉的自由,在大街上獻花,終於也不再給警察控告了,卻這邊鮮花剛放下,那邊便被小粉紅檢舉,被左派批評,一口一句「戀殖」、「港獨」、「辱華」。到底這是怎麼一回事了?

其實很簡單,前宗主國和今天的管治者,香港夾在中間,就好像現任和前度的關係。英國是前度,中國是現役,前度出了事,中國覺得,作為香港,你就發個慰問訊息,表達一下「哀傷」,不就完事了。誰想到,香港為英國前度是哭得肝腸寸斷,送花的人是一條一條人龍的出去。這麼尊重前度,現任的顏面何存?借用男女之情的說法,「你係咪好想同番佢一齊啊?你係咪好唔滿意我啊?」

最不幸的是,答案是「YES」。

但YES一半,一半還是NO。

YES一半的是,「我地好唔滿意你」,這應該不須多說明了吧,移民人潮用腳投票,留在香港的人也是心生不憤,香港許多的良心都只能在監獄找到,畫繪本也可以煽動仇恨,你還好意思問「係咪好唔滿意我」?

至於為甚麼一半是NO?因為香港人雖然獻花,也很懷念事頭婆在香港的點滴,但並不代表香港人想跟返佢,要做回英國的殖民。老一輩的香港人都知道,英國殖民的日子並不是童話,也有其顢頇高傲不作為的一面,但重要的是,英國人會改善,會汲取教訓。在六七暴動後也知道要改善香港人的管治,要有政制改革,要培養香港人對香港這塊地方的歸屬感。

香港人悼念英女王引起的爭拗,其實也是如何面對香港殖民歷史的問題。演員羅家英在微博上悼念英女王,並寫道:「她登基,我七歲,這七十年來,英女皇是我的長輩,看著我成長到老矣。香港在她的庇蔭下,人間福地,還有幾多個長輩呢,鮮花一束,謹致敬意,萬世流芳,大象無形。」

小粉紅一看「香港在她的庇蔭下,人間福地」便炸了鍋,這實在是直白的說「前度成就了今天的我」,現任的豈不生氣?但小粉紅因為這句話便罵羅家英是「港獨」,又實在令人無法理解。

因為「戀殖」本身便和「港獨」自相矛盾,戀殖便是想做回殖民地的一部份,便不是獨立;要獨立便不可能「戀殖」。可見,小粉紅眼中,凡是表達對中國以外的喜愛或尊敬,便是「港獨」。

香港在英女王庇蔭下,是否長成了一塊福地?我們不須羅列甚麼大數據了,也不要再講甚麼興建公屋、醫院、教育、法律等等,我們就問一個問題﹕近代中國飽受戰火摧殘,和平解放後又遇到人禍政治逼害無休止摧殘,香港是否能避過一劫?又有幾多國內商人平民知識份子逃避逼害,選擇了殖民管治下的香港作為避風港?對深受中國政治運動逼害的人而言,香港難道不是一片福地?對中文字而言,幸得香港,才保留了「繁體字」,這難道不是一片福地?

小粉紅接受不了殖民地也有其正面美好之處,卻要求香港一定要全面感恩跪謝背靠祖國的呵護。我想英女王泉下有知,也是會微微一笑。套用一句俗語,「面係人地俾,架係自己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