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台海形勢之緊張,有兩個標誌性事件:其一,8月,中共軍機越過台灣海峽中線達到創紀錄的300架次(2020年9月到2022年7月底總共只有23次),顯示「沒有海峽中線」正從中共的政策宣示轉變為執意妄為。其二,中共無人機屢屢進入台灣空域,不聽警告,9月1日國軍首次予以擊落(一架),顯示台灣決意自衛。由此,或可推斷台海形勢已進入了新階段。

雖然五角大樓仍評估未來兩年內中共不會「武統台灣」(8月8日,美國國防部副部長Colin Kahl語),但美方圍繞未來可能發生的台海戰爭,加速重整印太聯盟體系,爭取盟友更多的軍事支持,已有所進展。本文略談兩點。

鎖定中共,美國重組戰略軍事聯盟

冷戰期間,美國的聯盟體系針對蘇聯。冷戰結束後,一度迷茫。特朗普政府鎖定中共,開始重組聯盟;拜登政府則繼續推進。鑒於中共還主要是區域性強權(不像全球性的蘇聯),美國針對中共,主要依靠在印太的聯盟體系。

二戰以來,美國在印太的聯盟體系,以雙邊同盟為軸杆(如美與日本、南韓、泰國、菲律賓等),輔之以若干發育程度不高的雙邊軍事夥伴關係(如美與印度、新加坡、印尼、馬來西亞、蒙古國、越南等),以及一個三邊同盟(美澳新);大不同於在歐洲的多邊聯盟體系(北約)。這雖便於華盛頓掌控同盟的戰略性事務,決策相對簡易和快速;但弊端是兩邊聯盟涵蓋的地區不廣,各個雙邊聯盟互相間的協調程度低。而中共又在印太滲透深、影響廣,與美爭奪區域主導權;區域內國家基本上走雙軌「軍事靠美國,經濟靠中國」。因此,美國重組印太聯盟體系勢在必然。可能的台海戰爭則大大加速了重組的進程,並成為了重組的直接針對目標。

在多邊領域,美國的做法主要有三。

第一,激活、升級美日澳印四邊安全對話機制(Quad),並以此作為泛印太聯盟的框架主體。雖然,Quad迄今仍只是一個對話平台,屬於一種還在不斷充實內容的戰略夥伴關係,遠不是一個正式的聯盟(可參見筆者「印度覺醒才會有『印太版北約』」一文);但是,美方藉此在雙邊同盟關係的基礎上進行三邊合作的整合,推動多組穩定的三邊(小多邊)機制,如美日印、美日澳、日印澳等,雙邊與三邊合作相互補充和促進,在整合地區安全架構的同時,也實現了美國的印太聯盟國家間內部的整合和管理。這為Quad向「印太版北約」方向演變打下堅實的基礎。

第二,組建澳英美新軍事聯盟AUKUS,助澳建核潛艇艦隊;而且,美方稱AUKUS是一個「開放的框架」,「亞洲和歐洲的國家遲早也會加入進來」。如果說Quad是中共明天的威脅,AUKUS則是今天晚上的威脅,對中共產生了巨大的戰略壓力。此外,如果AUKUS和Quad相互激盪、攜手同行,就將形成一個「圍剿中共」的印太戰略格局。

第三,推動「歐亞一體」、「三洋聯動」(大西洋、印度洋和太平洋)。傳統上,美國在亞太的同盟體系與跨大西洋體系是相互獨立的;現在,美國要整合,由此凸顯美國的的戰略軸心地位。主要動作是「北約亞太化」。5月5日,南韓正式加入北約網絡防禦中心(這是該機構首次將成員擴大到歐洲以外國家,意味著南韓已加入北約的網絡安全同盟體系)。6月28-30日的北約馬德里峰會,發布涵蓋未來十年的「戰略新概念」文件,首次稱中共為「挑戰」, 日本、南韓、澳洲和紐西蘭也被首次邀請出席此次峰會。此外,北約成員國英國、法國、德國、加拿大等也加強在印太的軍事存在。

在雙邊聯盟領域,美國有所進展

雖然美方並不希望發生台海戰爭,但戰爭的決定權在中共手裏(如同中共參加韓戰),美方只能積極備戰,儘量制止,如果戰爭不幸發生,則求戰而勝之。

戰爭是對聯盟的最嚴格、最殘酷的考驗。萬一台海發生戰爭,美軍奔赴萬里作戰,尤其需要盟友的支持,但美國的印太聯盟體系能起多大作用呢?普遍認為,目前比較有把握對美提供軍事支持,是日、澳兩國(例如,根據8月初中共環台軍演,美澳日戰略對話、重申維護台海和平穩定承諾)。

因此,美國加大外交力度,力求爭取盟友的更多軍事支持。當然,這並非要求一定隨美參戰(例如,韓戰期間美國領導了共16個國家的軍隊組成的聯合國軍),而是允許美軍戰時使用軍事基地之類等等較低程度的軍事支持。不過,這並非易事。舉例而言,2020年12月2日美國海軍部長正式宣布,將在西太平洋和東印度洋區域成立第1艦隊(U.S. 1st Fleet),由印太司令部指揮的太平洋艦隊負責管轄,與第7艦隊共組成「印度-太平洋」地區的核心戰力。重建第1艦隊目的是為封堵中共海空軍進入印度洋的通道,曾考慮基地設在新加坡,種種原因未果。2021年7月28日,美國海軍作戰部長表示,美國目前沒有在新加坡或者西太平洋上重建第一艦隊的計劃。我們會採取艦隊靈活部署的方式,來消除各艦隊之間的自我地理限制。」

但是,中共的戰狼外交和印太國家對中共認知的變化,使美國的努力取得一些進展。

比如,菲律賓出現積極跡象。美菲本是軍事盟友,但上屆杜特爾特政府「去美親共」,美菲關係一度惡化。6月30日新任總統馬科斯就職以來,對中美政策再度調整。8月15日,菲律賓駐美國大使羅穆亞爾德斯(Jose Manuel Romualdez)接受日媒採訪時表示,美國和菲律賓雖然簽署了《美菲共同防禦條約》,但在台海問題上,如果中美發生了衝突,菲方並不一定會被捲入紛爭中;不過如果台海局勢升級,變成了「大規模戰爭」,那菲律賓將會與美國結盟,正如二戰時一樣。羅慕爾德茲說,菲律賓正在與美國談判,以增加美軍可以使用的軍事基地的數量。2014年簽署的雙邊「加強防務合作協議」使美國能夠在菲律賓的五個基地保持輪換軍事存在。(菲律賓軍事基地對美至關重要。)

事實上,中共在南海問題上一直態度強硬,拒不承認國際仲裁法庭2016年7月12日關於「南中國海仲裁案」的裁決;今年6月底,馬尼拉宣布已全面終止與北京的南中國海油氣開發合作協商;8月初,中共環台實彈軍演時,其中一個演習區域延伸到菲律賓的專屬經濟區。中共雖然也在拉攏菲律賓,如派王岐山出席馬科斯就職典禮,但政策僵化、強硬,對菲投資口惠而實不至,實質上是在推開菲律賓。

此外,印度也出現積極跡象。近日,印度官方機構(印度駐斯里蘭卡高級專員署)首次以「軍事化」一詞形容中共在台海的行動;而美印在靠近中國邊境的地方舉行聯合軍演(8月8日至29日,美印特種部隊在喜馬拉雅山南麓的「霹靂2022」; 10月14日至31日,重點演練高原山地作戰能力的「準備戰爭」)。VOA認為,「印度或在美俄間騎牆,但在美中之間,它已作出選擇」。

美國戰略界高度重視印度。《日經亞洲》8月27日刊文說,美國海軍作戰部長邁克爾·吉爾迪上將認為印度將會是未來美國對抗中共的決定性夥伴。(一)邊境問題將會迫使中共不能夠將注意力全部放在海上用來戒備美國,迫使中共兩線備戰;(二)印度控制著印度洋航線,能夠直接威脅到一帶一路倡議,掐斷中共與中東、歐洲、非洲的聯繫,印度洋戰場對於美國來說正在變得越來越重要。美國國防部前副助理部長埃爾布里奇·科爾比也認為,印度不太可能直接參與到可能爆發的海峽戰爭中來,但其將會在喜馬拉雅山方向牽制中共大量的力量。

結語

美國本身軍事實力對中共就有顯著優勢,正在以「第三次抵消戰略」謀求絕對優勢,投巨資推進「太平洋威懾戰略」;同時,美又加速重組軍事戰略聯盟,目的都是為懾止中共在台海的輕舉妄動(例如,2021年12月7日,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稱,從威懾和外交角度說,美國將採取力所能及的一切行動確保中共武力統一台灣的局面「永遠不會發生」)。如果習當局保留最後一點理智,則台海局勢不至於失控。如果中共瘋狂了,要賭一把,最終的結果只能是加速它的滅亡。

大紀元首發#

------------------
🎥【動紀元】每日有片你睇:
https://bit.ly/3PJu3tg

☑️ 登記會員享專屬服務: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