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爾巴喬夫離世,人人都說偉大,結束美蘇冷戰,解散蘇共,為社會帶來自由開放。這種事情,在中共眼中,到底有甚麼意義?又或者直接問,你是習近平,你會想學戈爾巴喬夫嗎?

按道理,這兩位人物都有相似的童年經歷,就是飽受極權的政治逼害。戈爾巴喬夫的家人在史太林恐怖統治期間都受到批鬥逼害,僥倖活命。

習近平一家,包括其父習仲勛,都在文革期間被打成反革命份子,慘遭整治批鬥。

2個人的童年經歷,似乎都沒有直接促使他們對「極權」有意見,戈爾巴喬夫曾說:「我是一名忠實的公民。證據是,我選擇史太林作為我最後考試的特別主題。我的題目是,史太林是我們戰時的光榮,史太林是我們青年人的翅膀。沒有人生拉硬拽地要我入黨,這都是我自己的選擇。」

習近平更是以「尊毛」「學毛」作為座右銘,對整治自己家族的偉大領袖始終尊重。

分別便是,有沒有人帶頭去質疑挑戰這個「權威」。

戈爾巴喬夫那時遇到了在毛澤東眼內是「叛徒」的赫魯曉夫,《紐約時報》認為,赫魯曉夫發表批判史太林的「秘密講話」,等於從政治頂峰發出了一個訊號:質疑現行體制不會讓你身陷囹圄。

這或許也釋放了黨內,或者是戈爾巴喬夫的「改革」勇氣。

而中國則是恰恰相反,赫魯雪夫的叛變深深刺痛了毛澤東,所以毛澤東發動文革,要「揭露並清除「睡在我們身邊的」赫魯雪夫那樣的野心家、陰謀家。

現在看來,毛澤東的確做了一個對獨裁者來說相當「正確」的決定:沒有人敢否定批判前人,毛澤東的掛像仍在天安門城樓,毛粉仍然存在,最重要是,不會出現因為批判了曾經是神的前朝領導人,而骨牌效應般影響對整個黨的懷疑。

這個懷疑卻種在了戈爾巴喬夫身上。

來到今天,習近平當可永續稱帝,他對權力的看法,其實早在他總結蘇共倒台時已經說出:「意識形態混亂」。

再說,不會有任何一個領導人,即使他本身也曾身受極權管治的逼害,會主動改革,像戈爾巴喬夫一樣推動言論自由黨禁自由出版自由;因為每一項領域的自由,便等於「讓權」,把黨的權力分割。

在人民眼中,絕對權力產生絕對腐化,但對官員來說,絕對腐化便等於絕對的財富,何「腐」而不為?有甚麼原因要改革呢?

在看看戈爾巴喬夫的下場,改革開放,拿下了諾貝爾和平獎,但之前在俄羅斯心目中,卻成為最討厭的人物。獨裁者讓人民有批評自己的自由,對獨裁來說完全沒有好處。

如果你說,獨裁管治最終還是會下台,但開放改革,在選舉之下,獨裁者的政權同樣不能得到保證,還是會下台啊。

所以,在這種殘酷現實下,我們真的可以肯定,不可能靠黨內同志突然覺醒而大團圓結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