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1三周年,我駕車在北美繼續講香港的故事;另一邊的互動攝影師,則在太子站,晚上八時半,直播做節目。

目測現場的警察,軍裝警高達至少100人,這是一場政治show. 其實和內地一樣,任何的悼念儀式,必須要「清零」,極權統治下,思想上要香港人完全忘記,一切的悼念活動。

三年後的831,我見了「姜牧師」、林匡正和本頻道Ed Chin World的特約美娜發揮了網絡傳媒的「殘餘力量」,我也在南加州,和FCC香港外國記者會的一位前主席,談到未來,要為香港做的「事情」。

沒錯,香港要做到「悼念清零」,但我們不能有「記憶禁區」,忘記831所發生的事情。

至於日前,前滙豐亞太主席鄭海泉離去的消息,舊一代的金融朋友,無論你是左中右,也會覺得惋惜。

還要說起30年前,我曾經在我主理的加拿大多元文化電台CHIN, 和鄭海泉做過一次訪問。

鄭也在回歸前後,擔任了行政會議成員,這是回歸前,以及北京市政協委員,這是回歸後,以及無數的公職。

1948年出生的鄭海泉,出生小康之家,還有小兒麻痹症,憑着自己的鬥志,天時地利人和,最終樓在商場,透過匯豐銀行,可說是平步青雲。

九七前的香港,和九七回歸後頭10年,香港確實創造了不少的「傳奇」。

話雖如此,一國兩制下半場,情況坎坷。香港在倒數中,寸步難行,除了是資產及人生捍衛戰,更是一場「價值之戰」。

香港現在的黎智英,將會是香港歷史上最出名的「殉道者」,除非香港會有出現特赦情況,要有「神跡」,否則在港版國安法下,200多名國安政治犯,只會關押及絕對不利的情況下「被認罪」。

壹傳媒的黎智英或會和內地的劉曉波一樣,成為最出名,極權管治下被摧毁的「殉道者」。

或者所謂的「外國勢力」,會和中國政府「傾條件」,部份人士可以「保外就醫」,否則寸步難以行下去。

結束前,也要一談諾貝爾得獎人劉曉波。他在2017年離去,在他的頭七,雖然是內地維權人士,香港也有少數「有上心」,為內地的不公義有所發聲。

五年前,有基督徒社工區智恆在邊境的羅湖橋近香港關口未過關那處讀上《零八憲章》及擺放「我沒有敵人」五隻大字,而被內地公安押到深圳羈留室執行「家法」,要寫「懺悔經」,修正四次直至公安滿意才放人,這點確實嚇人。

事後,這位基督徒社工說正在賭「香港人還有幾多良知」,要用「賭命」的行動去喚醒香港沉默的大多數,但得到的迴響並不多。

確實,人性暫時真的好像是冰封了。當然,呂智恆現在也涉嫌人47人競選「前哨戰」,被控告違反港版國安法,正在保釋中。

香港現在的一切,已經不一樣,一撮人認為要自求多福,也有不少人繼續堅持;在我而言,仍然要勇敢地「不斷發聲」,香港才能有奇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