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1三周年 警出動電棍拘市民

在2019年8月31號,正值「反送中」運動,當日速龍小隊進入太子站月台和車廂,用警棍打抗爭者,又使用了胡椒噴霧。之後警方封鎖車站,不讓記者在車站裡面拍攝。

831太子站事件已經3周年啦,昨日(8月31日),在加拿大、美國及英國等不同城市,都有集會聲援香港人。而在香港,就有家長陪小朋友拿著白花,在太子站B1出口外面默哀,然後再拿著白花進入太子站。亦有市民穿黑衫,手持黃色雨傘,在太子站一帶徘徊,或者拿著自由女神像到現場拍照。也有市民在太子站門口擺放鮮花,在場的警察就指他亂拋垃圾。直到黃昏5點,警方在太子站附近一帶開始部署軍裝警員戒備,大約在傍晚6點半左右,亦加強了人手。

警察截停部分穿黑色衫或者戴黑色口罩的市民,並登記他們的身份證。警方又在太子站B2出口拘捕了一個年青人,有疑似是便衣警察的人士,將這個年青人帶到一個大廈的走廊裡面,有軍裝警員築起人牆,嘗試阻擋市民接近。其後,便衣警察又將這個年青人按在地下。這個年青人趴在地下時,很凄厲地大叫,不要碰我呀,我是來拍照的。更加有傳媒指,這位年青人更一度口吐白沫。

在警方制服這位年青人期間,警員不斷重複廣播,叫人走回行人路上,所以現場很難聽到這位年青人的講話內容。最後,警方用手扣鎖住他,帶他上警車離開現場。在夜晚9點半左右,警方就說會驅趕太子站附近一帶的市民,如果發現有4個人以上的聚集,將會向有關市民發出599G傳票。有人獻花,有人默哀,不知道大家昨日又做了些甚麼?用甚麼心情去面對這一日的呢?

台灣學者細分中共「統戰」為三類

「統戰」這個詞,相信大家都不會陌生啦。它的全名叫「統一戰線」,是中共長久以來處事的「三大法寶」之一。台灣國立中央警察大學公共安全學系副教授游智偉就將一千多個統戰的例子整合,然後分拆為3種不同的類型,以便大家日後繼續研究。

游智偉說,統戰其實可以分為守勢發展型、攻勢寄生型及攻勢侵略型。先講守勢發展型,游智偉說,中共會透過建立人脈網路、成立據點或者基地,甚至進入敵對陣營裡面進行統戰。他舉例說,就好像在1979年之後,中共就不斷透過做生意和靠血緣關係,認親認戚,去統戰人。中共當年很流行叫人去開新公司,而公司的特點是裡面的負責人要不有親戚住在台灣,要不就是回大陸投資的台灣人,而這些公司實際上是用來幫中共收集情報的。

至於攻勢寄生型,就是收買敵對陣營的人、放假消息、製造混亂和衝突等等。舉個例子,根據網上資料,中共曾經在昆明121事件即國共內戰期間,趁昆明幾間大學的師生發起反對內戰的罷課示威時統戰學界,當時
其中一個組織「反內戰聯合會」是由中共掌握的,等於是自己有份打內戰,但是就說自己反內戰。另外,根據中共南方局的文獻,當時中共領導人毛澤東動員了整個中共,在輿論方面一邊抨擊學生,同時另一邊聲援學生,這樣做是為了分化學生,而中共就在幕後,再動員學生搞抗爭,從而收編他們。最後,就令當時整個昆明的學校都罷課,一齊譴責國民黨。

不過,游智偉說,製造混亂和衝突,並不是傳統上大家都了解的統戰方式。最後的攻勢侵略型,就是上面兩者的混合,又拉關係,又分化對方。游智偉說,這多數據裡面,中共最喜歡的就是用人脈關係和放假消息去統戰人。而建據點、製造衝突等等就較為少見。那麼中共甚麼時候是守勢,甚麼時候攻勢呢?他認為,當中共領導人覺得勝券在握的時候,就會做一些攻勢類型的統戰,而不會再依賴傳統的統戰去拉人脈、拉關係了。另外,中共在統戰時,也會考慮統戰對象的情感、地理環境問題,以及商業上的關係等等。如果客觀環境對中共不太有優勢的話,中共的統戰方式就會傾向守勢。簡單來講,就是中共在自己無優勢時就會似熟賣熟,建立自己人脈,先慢慢發展,到時機成熟啦,要翻臉啦,就會開始放不實的消息,製造一些事去分化兩邊,讓自己有機可乘,主導輿論。

雖然「反送中」運動時香港人都看穿了中共統戰,所以才有「不分化,不割蓆」的精神,現在亦有學者正式深入研究統戰,不過一本書看到老是不行的,中共也升級了他們的統戰策略。在今年7月,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就召開了一次會議,講中共中央的統戰工作。習近平當時說,2022年是中共發明統戰的100周年,現在統戰的使命有很多大的變化,至於是甚麼變化,就沒有詳細交代啦。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越來越多人知道中共的統戰套路,中共害怕以後不再起作用,而要調整自己的統戰策略呢?

日議員支持政府立法維護國安

中共除了搞統戰之外,也會派出許多間諜偷情報、偷技術,網友說如果說他們是專業的小偷,都不算誇張呀。在日本,無論是官員還是國會議員,都出聲要求日本政府有所行動去保障日本的國家安全和機密資料。

日本經濟安全保障大臣高市早苗之前就說,希望日本會有一套安全的制度,去審查那些會接觸到秘密情報的人,保障日本的資料和技術。目前日本有特定秘密保護法,不過只是針對日本的公務員,如果高市早苗的法案通過,日本政府就可以加強審查範圍,同時可以懲罰那些將秘密資料外泄的非公務員。面對現在中共每日都加劇的威脅,日本政府就希望可以將高市早苗的安全制度變成法例,當中亦包括反間諜法的內容。

大阪市議會議員前田和彥說,日本在未來怎樣立法去保障日本的經濟安全,是一個很重要的課題。現在,在中共的法律裡面,有國防動員法、又有國家情報法,令在日本的中國公司有義務向中共提供日本的情報。大阪府堺市議會議員西川良平說,在日本公司打工的中國留學生,他們在中國大陸的家人都會變成中共的人質,逼迫他們提供中共想知道的情報。如果日本還傻傻地甚麼都不做,就真的阻止不了日本的資料和技術外泄啦。

西川良平又說,中共間諜很有機會變成日本自衛隊的家屬,他說海上自衛隊整天在船上面,沒有甚麼機會認識女生,長期單身,中共就一直盯著他們,找中國女人和他們結婚,令日本的國家安全出現問題。自古以來,美人計都是一種難以抵抗的策略,只可以說,中共為了統戰,整天都用那些低劣、卑鄙的手法,不能光明正大,最後引來的結果就是全世界都厭棄中共。

湛江搭車嬰兒亦要收錢

大家覺得抱著一個半歲大的BB搭巴士,這個BB到底要付正價、付半價,還是不用交錢呢?相信大家都知道,在香港3歲以下的小朋友可以免費搭地鐵,4歲以下的小朋友可以免費搭巴士,不過原來在香港旁邊的廣東湛江,就有不同的計法啊。

8月29號,有位媽媽抱著不到1歲的孩子,在湛江南橋車站上車時,被工作人員截住,說嬰兒也要收錢,所以不讓這位媽媽上車。這位媽媽和車站職員就當場吵起來啦,哪有地方要嬰兒交錢的呢?他們吵架的內容被人拍下來,發到了上網。大陸網民就都在討論,到底嬰兒用不用交錢這個問題。很快南橋車站的工作人員就回應說,嬰兒也要收錢,是車站的規定。所以,每10個乘客才可以有1個小朋友名額,可以用半價買票,就算是剛剛滿月的BB,也一樣要付半價。如果不到10個人搭車的話,就連半價優惠都沒有啦。

也就是說,剛剛滿月都要付半價呀?有沒有太離譜呀?有大陸網民說,車站這樣做,到底有沒有人性?難道BB真的霸佔了一個位置嗎?這個車站知不知道「醜」字怎麼寫?BB比一件行李都小,而且還是手抱的,根本不會阻礙到人,車站是不是窮瘋啦?亦有人說,大陸有不少偏僻地方都是這樣的,就好像他和女兒搭車,都要付正價,他的女兒5歲半,身高不超過1米2,賣票的人說,交通警察會查票,而警察是按人頭計算的,所以一定要付正價。有網民就質疑,現在大陸是不是「割韭菜」割到傻了?中共法律寫明,1.2米以下的小朋友搭車不用買票,難的這個車站是不屬於中共管的?

真是沒有想過,在大陸搭個車都衍生出這麼多問題。大紀元做了一點資料搜集,發現其實在2020年1月1號開始,中共交通運輸部就規定,6歲以下或者身高不過1米2的小朋友可以免費坐車。如果太多人搭車,迫爆車站的話,免費搭車的人數最多只可以是總載客量的10%,與這名南橋車站職員的說法有很大出入。中共統治之下,沒有人真的跟據法律做事,高層是這樣,民間就有樣學樣,法律寫甚麼根本無用,百姓的生活就變得無保障。

海龜從土耳其游到意大利

在土耳其,有動物保育組織3年前在一隻赤蠵龜上面裝了一個跟蹤器,然後將它放生,這隻龜在地中海一共游了差不多2萬公里,剛剛到了意大利的南部。

這隻海龜途經地中海的馬爾馬里斯港,又經過愛琴海群島、希臘、馬耳他,然後在意大利停了一陣,再去波黑、阿爾巴尼亞、黑山共和國及克羅地亞,現在返回到意大利的海岸。這隻海龜的旅程,一共有7百萬人留意。

動物保護組織的工作人員說,在海龜上放跟蹤器,是因為想透過它的一舉一動,研究赤蠵龜的遷徙路線、覓食方式、亦去哪裡度過冬天等等。現在只是希望跟蹤器還夠電,讓他們可以繼續了解海龜之後的故事。我想許多網友都很羨慕這隻海龜,用3年時間環遊世界,回想起這3年,香港人其實都很辛苦啦,各位觀眾,你們又怎麼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