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第一大淡水湖,地處九江、南昌、上饒三市,古稱彭澤的鄱陽湖變成了「草原」,水底的落星墩竟然全然露出水面,曝曬於烈日下。半壁中國被高溫籠罩、極度缺雨,江蘇省鄭姓農民向媒體透露,今年農作恐減產三成,更直指:「我一生從未見過如此嚴重的乾旱」。

古稱彭澤的鄱陽湖,水底的落星墩全然露出水面,曝曬於烈日下。(Noel Celis / AFP)
古稱彭澤的鄱陽湖,水底的落星墩全然露出水面,曝曬於烈日下。(Noel Celis / AFP)

自1961年有完整紀錄以來,當前熱浪達紀錄峰點,據Newsscientist網站本周二(23日)報道,中國正經歷全球有紀錄以來最嚴重熱浪。

根據過往中國歷史記載,乾旱大部份發生在中國北方地區,水災則多在江南地區。如今,由重慶至江東等整個長江流域系統卻全線乾涸、告急!

長江流域系統全線乾涸。圖為長江上游城市重慶。(Noel Celis / AFP)
長江流域系統全線乾涸。圖為長江上游城市重慶。(Noel Celis / AFP)

長江乃全球第三大河域,為4億百姓供水,乃內地最關鍵的水路經濟命脈,同時亦對世界供應鏈存在舉足輕重的作用,然而長江日益枯竭已造成巨大影響,今中、下游停航,當局亦已發布9年來首次全國乾旱警報。水位相比過往五年的平均低於腰斬位置,據應急部門資料,高溫導致單計7月份的經濟損失約27.3億元人民幣,直接影響約550萬人。

長江流域主要大城市最新人口數字(來源:大陸各市統計局、百度/大紀元製圖)
長江流域主要大城市最新人口數字(來源:大陸各市統計局、百度/大紀元製圖)

夏商兩朝因旱而亡

當年,商朝建國不久即發生罕見旱災,「五年不收」,經濟崩潰、民不聊生。湯乃以身禱於桑林曰:「余一人有罪,無及萬夫。萬夫有罪,在余一人。無以一人之不敏,使上帝鬼神傷民之命。」於是翦其髮,拶其手,以身為犧牲,用祈福於上帝。民乃甚說,雨乃大至。另據《淮南子·俶真訓》載:「殷紂時,嶢山崩,三川涸。」《國語·周語》載:「昔伊、洛竭而夏亡,河竭而商亡。」水竭顯然不單影響運輸、摧殘經濟,甚至可以亡國。

另看明朝末代情況,據《鹿樵紀聞》曰:「崇禎改元之歲,秦中大饑,赤地千里。白水王二者,鳩眾墨其面,闖入澄城,殺知縣。」崇禎十年,「是夏,兩畿、山西大旱。秋七月,山東、河南蝗,民大飢」;十二年,「六月,畿內、山東、河南、山西旱蝗」;十三年,河南「大旱遍及全省,禾草皆枯,洛水深不盈尺,草木獸皮蟲蠅皆食盡,人多饑死,餓殍載道,地大荒」;十四年,「六月,兩畿、山東、河南、浙江、湖廣旱蝗」。據統計明朝旱災總次數達174次,乃各世紀之冠。

近代於民國三十一年,出現過「大旱,幾近絕收,加之日軍侵略釀成大災,農民多以樹皮、雁屎、觀音土充飢。」

至今大陸仍是旱災頻發,近乎無年不荒,只是規模大小各異而已,缺水成境內十萬火急問題。2006年內蒙古、重慶大旱;2009年12省特旱;2010年5省特旱;2019年多地嚴重乾旱;今年長江火龍更燒至河水盡枯,千年藏於河底的石島、摩崖造像等露出江面。

舟怕水覆更懼無水

受災6省合計佔2021年中國糧食產量的四分之一,而擁有8,400萬人口的四川因過於依賴水力發電(佔全省電力裝置容量約80%),加上炎熱高溫對空調要求急升,導致供電吃緊,省會成都的地鐵、多個商場、辦公室等遭限電或斷電,連電動車也無電可充,只好於原地待命。

今次缺雨、熱浪同時亦侵襲了美、歐等地,北半球大河裸露,水庫變「死池」,意想不到的二戰遺留炸彈與沉船、恐龍腳印等均再重現。

水位劇降令歐洲的萊因河、波河、羅亞爾河與多瑙河等難以提供河道運輸服務,更令本已高企的通脹火上加油。缺水還波及法國核電廠運作、各地農業、旅遊業(如遊輪)等經濟活動。

據目前預測,內地今回居高不下的炎熱天氣還將深入至9月。正所謂「天有不測之風雲」,人們只有靜觀其變,做好自己本份。◇

------------------
🎥【動紀元】每日有片你睇:
https://bit.ly/3PJu3tg

☑️ 登記會員享專屬服務: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