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北京市醫保局推出新政策,規定醫保個人賬戶資金從9月1日起實行記賬管理,參保人員不再能自由支取,而單位繳納的部份則進入統籌賬戶。此舉引發當地民眾恐慌,結果,大批醫保客戶到北京銀行外排長龍提款。專家表示,當局此舉說明醫保沒錢了要統籌管理、實行「共同富裕」,而統籌後也給官員帶來貪腐的機會。

新規限制提現 民恐慌至銀行擠提

北京市醫療保障局18日印發《關於調整本市城鎮職工基本醫療保險有關政策的通知》,其根據今年3月11日北京市政府辦公廳下發的《健全北京市職工基本醫療保險門診共濟保障機制實施辦法》的要求,改進個人賬戶計入辦法。

通知明確規定,自2022年9月1日起,用人單位繳納的基本醫療保險費全部計入統籌基金,在職職工繳納的基本醫療保險費全部計入個人賬戶。個人賬戶資金實行記賬管理,參保人員不可自由支取,實現定向使用。

此舉引發當地民眾恐慌,大批醫保客戶到北京銀行外排長龍提款。22日,北京銀行致函醫保客戶安撫,稱9月1日前已入賬到醫保存摺內的資金仍可隨時正常支取;9月1日後醫保個人賬戶資金不再劃入醫保存摺,但醫保存摺可作為參保綁定的委託代發銀行賬戶,用於手工報銷、二次報銷等資金入賬,仍需妥善保管。

北京王先生22日對《大紀元》表示,北京醫保賬戶都是走的北京銀行的賬戶,儘管北京銀行表態稱9月1日之前的錢可以取出來,但百姓都挺擔心,害怕賬戶上的現金被凍結,現在百姓都不相信他們說的話,「塔西佗陷阱,你越說錢可以取出,老百姓也不會聽了,不會相信他們了。」

王先生說,政府的政策都是做宣傳,實際上操作中,比如拿藥就知道了,「以前好多報銷的,像高血壓、糖尿病等好多藥現在都不給報了,好多以前醫保目錄裏可以報銷的藥種類差不多都不給報銷了,都得自費了。」

對於百姓的擔心,原首都師範大學教育科學學院副教授李元華23日對《大紀元》表示,很有可能(發生)。因為中共的政策出爾反爾,當時說醫保可以自己提取,現在政策不讓你提取了,「它用一個專款專用就可以把你的錢充公,那你可能(為了)想方設法地要你這筆錢還得生一場病。」

新規縮小了醫保報銷範圍

新政策規定,北京的醫保投保人將不得再將醫保金用於公共衛生費用、體檢或保健消費等基本醫療保險未涵蓋的費用,主要用於支付在定點醫療機構或定點零售藥店發生的醫療費用。

對此,不少民眾發帖表示,「身體好不看病的話,賬戶裏的錢怎麼處理?退休一併取出?」「如果定向只用於大病、特殊病,那不得大病的,就讓自己的錢躺在卡裏不能支配嗎?」

根據規定,城鎮職工基本醫療保險費是由用人單位和職工個人共同繳納的。王先生說,在北京,職工按本人上一年月平均工資的2%繳納基本醫療保險費,「這個2%叫醫保補助,是可以提現的,比如說你可以去藥店買藥等,一個月可能就一百多塊錢。但9月1日後,這部份錢就不可以取出來了。」

李元華表示,新政策縮小了醫保使用範圍,「過去是一個靈活性政策,比如生病以後,買營養品也可以用醫保來花費這筆錢。現在,除了醫療之外,甚麼錢都不許動了,這個對百姓是不利的。」

醫保沒錢了需要統籌管理

王先生表示,新政策有個問題,單位上繳的部份轉入到統籌賬戶,那錢會統籌到哪去了,不知道,「現在不確定,因為他說得很模糊,說統籌基金、統籌賬戶,具體怎麼操作、具體用到哪去誰也不知道,他們發布的這個東西好多的說法很模糊。」

李元華分析,實際上是因為醫保沒有錢了,他想統籌,才推出這個政策,「所謂統籌其實就是把錢統籌到相關部門的官員手裏面了,包括過去這個屬於個人的錢,現在他醫保局來統籌給你記賬,那大量的錢就在他的手裏邊,那他這筆錢政府也可以挪為他用。」

有網民表示,疫情以來,中共把核酸檢測費用和接種疫苗費用納入醫保負擔,致使醫保不堪重負,以致不斷減縮近千種醫保目錄藥品報銷以及延長醫保繳費年限。

旅美經濟學家黃大衛(Davy Jun Huang)對《大紀元》表示,所謂統籌就是搞「共同富裕」,「過去單位好,給你多的福利,你醫保餘額就多了,那未來,單位給你的這部份都統一放在了統籌賬戶裏,大家一起花,搞均貧富,但這不公平,像外資企業員工福利都比較高,現在要把這個福利分給大家,對他們來說就是不公平。」

李元華表示,總之,這個新規讓人感覺到,「第一,政府沒有錢了;第二,是不是有人惦記上這筆錢了;再有,是不是有關部門希望通過這個改革使手裏有錢——有一個貪腐的基金。」◇

------------------
🎥【動紀元】每日有片你睇:
https://bit.ly/3PJu3tg

☑️ 登記會員享專屬服務: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