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德國西部城市多蒙特一條名叫施坦(Stein)的街道上,有一個五層的建築物,它在1928年竣工時,是當地的一個警察局;然而,5年後的1933年,這裏已不僅僅是警局,還變成了一個秘密黑監獄。從1933年到1945年這12年間,大量異見人士及猶太人被納粹秘密警察「蓋世太保」綁架到這裏,實施酷刑折磨。而類似的黑監獄也遍布在當時德國的其它城市。

看過二戰紀錄片的朋友,可能腦海中還會浮現出「蓋世太保」審訊異見人士的場面:在充滿冰水的浴缸中讓囚犯反覆溺水、將電線連接到手腳、耳朵和敏感部位上來進行電擊、用燒紅的烙鐵燙等等,手段殘忍,沒有底線。

二戰過後,德國人進行了反思,在多蒙特市建立了二戰紀念館,名叫Steinwache(施坦瓦赫)。大批「蓋世太保」分子因犯下的纍纍罪行而受到公審,德國政府也全面清除納粹思想。國際社會作出了「永不重演」(NeverAgain)的承諾。

可誰又能想到,黑暗與罪惡並沒有終結,只是換了時間、地點與人物。二戰結束僅僅幾十年後,類似「蓋世太保」的悲劇竟在中國大陸再一次上演。

掛羊頭賣狗肉的「法制教育基地」

2011年11月14日,在黑龍江省紅興隆管局852農場,31歲的劉讓英女士獨自在家和泥、抹房屋。突然,家裏闖入了幾個「不速之客」,他們分別是1分場派出所所長盧江、警察田中興以及一個隨從的保安。這三人強行給劉讓英銬上了手銬,還沒等她換件衣服,就把她劫持到了青龍山農場公安分局。

在青龍山農場公安分局的後院,劉讓英看到掛著的一牌子上寫著「法制教育基地」的字樣。劉讓英頓時就明白了,這就是傳說中的「青龍山洗腦班」,一個專門用酷刑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真、善、忍」信仰的秘密黑窩。平時那裏的大鐵門緊鎖著,去的人只走小門。

劉讓英剛被關進去,就被洗腦人員用腳踢身體,同時,做洗腦轉化的人員給她灌歪理邪說,並逼迫她寫「三書」,就是所謂的放棄修煉的「保證書」、「悔過書」、和「揭批書」。

劉讓英為了抵制非法關押、強制洗腦等迫害,便開始絕食。警察金言鵬就把她拽到監控看不到的死角里一陣拳打腳踢。隨後,洗腦班的主任房躍春帶領下面的人,給劉讓英上「抻刑」,他們把她的雙手銬在兩張床頭,把兩張床拉開,兩手抻直,兩腿蹲著,站不起來坐不下去,整整折磨了一個半小時,她感到生不如死……(1)

法輪功學員霍金平被綁架到「青龍山洗腦班」後,遭到了慘絕人寰的酷刑:他的頭部被打腫了,腦皮一按就是一個坑,他的耳朵也腫的很大,整個臉以及渾身都青紫,肋骨疼痛不敢喘氣。兩個月下來,霍金平的體重只剩下七、八十斤,奄奄一息……

「青龍山洗腦班」酷刑折磨法輪功學員的目的是甚麼呢?就是為了所謂的「轉化」法輪功學員,逼迫他們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

那麼,究竟怎麼才算轉化了呢?

被「青龍山洗腦班」殘酷迫害的法輪功學員蔣欣波女士說:「一個是罵人,罵人本身,罵師父,罵父親……」

而被「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即「板橋洗腦班」)洗腦迫害的劉柱珍女士說:「她們就要我天天罵法輪功,罵大法師父,並說我不罵就永遠把我關在這個小屋子裏,讓我子女都失去工作,株連九族,讓我親人走到哪都受他們的控制,我不能說其它的,只能罵人,一開口就只能罵人,罵的越難聽、越下流、越帶著仇恨,她們就越愛聽……」

「四十五天後,我思想都扭曲了,原來說話是輕言細語的,別人罵我,我都不還口,也不愛發脾氣,現在開口就是罵人,帶著滿腔的仇恨和暴力,看見誰就想罵,他們說我學得好,不學真善忍了,罵人罵得好,洗腦成功,可以回去了」……(2)

有朋友可能會問,為甚麼這些所謂的「法制教育基地」要掛著羊頭賣狗肉,做著明顯違反法律的勾當呢?

其實,這些機構都是當地「610辦公室」設立的。比如,「青龍山洗腦班」就是黑龍江省農墾總局「610辦公室」秘密設立的,專門用於迫害法輪功的,掛著「法制」的牌子就是為了掩人耳目。

而「青龍山洗腦班」發生的一切,只是全國610所犯罪惡的冰山之一角。類似的洗腦班與秘密黑窩遍布在全國各省市。

根據明慧網收集的有關洗腦班的資料,截止2019年,可以知道有所在地信息的洗腦班至少有3640個,而這些洗腦班對法輪功學員使用了上百種酷刑,包括電棍、腳鐐、老虎凳、燒、烙、燙、暴晒、冷凍、剝奪睡眠、灌毒、灌屎灌尿、灌辣椒麵等,注射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強姦、輪姦、打死、打殘、甚至活摘器官……

中國版「蓋世太保」——「610」

很多朋友並沒有聽說過610。事實上,它是在1999年6月10日由時任中共黨魁江澤民以私人意志成立的一個秘密組織,它的成立並未得到中共最高權力機構人大的批准,也沒有條例正式介紹它的職能。因成立於6月10日,所以叫作「中央610小組」,下設「610辦公室」。

這個中央610小組,聽起來是中央直屬機構,但卻掛出國務院的招牌。然而,朱鎔基、溫家寶、李克強連續三任中共國務院總理,都從未在「中央610辦公室「的正副專職頭目的任免令上籤過字。也就是說,中共內部都是否定610的合法性的。

除了中央610之外,地方的「610辦公室」也大都不敢掛牌。比如,據明慧網報道,南昌市「610辦公室」副主任劉志斌的辦公室就藏在地下室,不但連牌子不敢掛,網站上也根本找不到劉志斌這個人,公安局也找不到這個人,中共只是給了劉志斌這個「610副主任」的頭銜,利誘並唆使劉志斌去迫害法輪功。

儘管610從成立起就是非法的,但是江澤民卻賦予它凌駕於法律之上的權力,成為一個從中央到地方的特權體系,可以調動公、檢、法、司、安全部門等一切黨政資源,對法輪功學員進行監視、綁架、起訴、非法審判等一切大小迫害活動,像極了「蓋世太保」。

2015年11月27日,中共著名律師、東南大學法學院教授張贊寧在為法輪功學員吳紅衛做無罪辯護時,在法庭上當庭指控:「真正在破壞國家法律實施的是江澤民。江澤民才是真正的大罪犯!」法庭上立即爆發鼓掌聲。

張贊寧律師同時指出:「610辦公室作為一個黨內機構,怎麼可以行使偵查權,甚至操控憲法設立的權力機構——法院、檢察院、公安機關呢?」張贊寧說:「610辦公室是江澤民為了迫害法輪功而非法設立的組織,應該依法撤銷。」

隨著610所犯罪惡的不斷曝光,中共為掩人耳目,將610辦公室改名為「防範和處理X教問題辦公室」,簡稱「防範辦」,後來對外不斷更換名字,也叫做「綜治辦」、「維穩辦」等。

面對國際上的譴責和制裁,2018年,中共將610的職責劃歸於中央政法委員會、公安部,並對外宣傳「610辦公室被裁撤」。中共的這一舉措直接暴露了610的非法性質,就是此前並沒有歸政法委或公安部負責,而是一個法外的特權機構;將「降級」刻意說成「裁撤」,向外界釋放「整治610」的信號,凸顯出中共的作噁心虛。

事實上,610並沒有消停下來。從2020年開始,610在全國範圍內針對法輪功學員實施了一個詭異的「清零行動」,就是要通過迫害施壓,讓所有的法輪功修煉者都放棄修煉,以達到人數「清零」。在過去兩年多的時間裏,大量法輪功學員被綁架,有的被非法判刑,有的被迫害致死……

「610」所犯罪行對全體中國人有何影響?

那麼,610對法輪功所犯下的罪惡對廣大中國老百姓又有甚麼影響呢?

事實上,由於610的觸角早已伸向了全國中共黨政機關的幾乎每個角落,徹底敗壞並摧毀了大陸的司法。而這一切也早已波及到你、我、他了。

從強制拆遷的受害者到爛尾樓的業主,從河南鄉鎮銀行受害存戶到注射疫苗患白血病的受害者,越來越多的老百姓發現,維權日益艱難,很多訪民、維權律師被捕、被打,甚至被送到洗腦班和精神病院。

徐州「鐵鏈女」事件中,上百億點擊量的「關注度」都沒能幫助李瑩獲得自由,而參與營救的很多人或被封口、或遭到打壓。唐山暴力打人事件中,受害人及其家屬被集體消聲,而施暴者卻被曝出與中共官方勾結,警匪一家。在武漢、西安、上海以及全國各地,針對中共病毒「清零」而發生的那些極端又荒唐的對人權的侵犯,不正是針對法輪功學員信仰「清零」的一種延續嗎?當越來越多的民眾頻頻神秘失蹤的時候,人們已經開始懷疑並擔心,這些失蹤的人是不是被中共活摘器官了?……

而中共與610對普世價值「真善忍」的打壓,導致社會道德急劇下滑,「假、惡、暴」盛行。當越來越多的不公得不到合理解決的時候,生活在這個社會中的每個人都不再是安全的,每個人隨時都可能成為下一個受害者。

結語

二戰過後,納粹「蓋世太保」被以國際社會以酷刑罪、群體滅絕罪、反人類罪的罪名定罪。而中國版「蓋世太保」——「610」對法輪功學員以及全體中國人所犯下的罪行,比納粹「蓋世太保」有過之而無不及。

可能有朋友要問了,610這麼邪惡,它的背後又是中共整部流氓機器為它背書,作為普通百姓,我們又能做些甚麼呢?

其實,邪惡最害怕的就是被曝光。我們能做的,至少可以將中共與610的罪惡、以及相關的真相傳遞給自己的親朋好友,同學老師,街坊鄰居,讓更多的人知道真相,大家一起來譴責這場罪惡。當罪惡曝光在陽光之下的時候,就是邪惡解體的時候。#

(大紀元首發)

參考資料:(1)劉讓英在黑龍江青龍山洗腦班遭「抻刑」摧殘經歷

(2)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是怎樣敗壞道德的

------------------
🎥【動紀元】每日有片你睇:
https://bit.ly/3PJu3tg

☑️ 登記會員享專屬服務: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