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北戴河會議雖然當局一直諱莫如深,但很顯然這是一次非常重要的會議,很多中共內部的事情應該都在這次會議上達成了交易。我們看到習近平和李克強各自高調外出考察各說各話,各自釋放各自的信號,而且隨著會議結束後,越來越多的信息開始浮出水面,都指向了一個方向:習近平已經確定了將要獲得連任中共國家主席,而他也付出了不少的籌碼,其中最引人注目的一個籌碼,就是肖建華。

肖建華這頭金融大鱷自從被習近平派遣特工直接從香港綁架回大陸,就一直被視為習派和江派之間爭鬥的一個風向標,因為肖建華雖然與中共多個高層權貴家族都有經濟關係,但他作為超級白手套最重要的代理家族,就是曾慶紅、江澤民和賈慶林這些江派大佬。肖建華的結局如何,直接關係到江派大佬的錢袋子的安全。

19日,上海市第一中級法院正式公開宣判了肖建華一案的結果,指控被告單位明天控股有限公司、被告人肖建華犯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背信運用受託財產罪、違法運用資金罪、單位行賄罪一案進行了公開開庭審理。

根據上海一中院的判決顯示,對被告單位明天控股數罪併罰,決定執行罰款人民幣550.3億元;對被告人肖建華數罪併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13年,並處罰款人民幣650萬元;對被告單位明天控股和被告人肖建華在上述犯罪中的違法所得及其孳息予以追繳,不足部份責令退賠。

這是肖建華一案中7月4號秘密開庭之後,終於塵埃落定。這個結果一出來,很快就登上了各大媒體的頭條,可見大家對這個案子的敏感性都心裏有數,不僅是因為肖建華本身的判決結果,更是因為宣布判決的時間點,剛好就在北戴河會議結束後。北戴河會議前秘密開庭,會議結束後公開宣判,這樣的一個動作本身就很難不讓人將二者聯繫起來。

而且,今天有更多的信息和跡象顯示,肖建華、北戴河以及習近平的連任之間,存在某種關聯。我們先來討論一下案件判決的本身。

肖建華的罪名 有三個問題

首先,從判決的內容看被告是兩個,一個是明天控股這家公司,一個是肖建華本人。明天控股是數罪併罰判處罰款550.3億(人民幣,下同),約合80億美元。肖建華也是數罪併罰,判處13年並罰款650萬。

根據判決書,最主要的罪名應當就是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這個罪名的犯罪主體既可以是自然人,也可以是單位機構。

而指控的其餘3個罪名,其中「背信運用受託財產罪」和「違法運用資金罪」,其犯罪主體都是指商業銀行、證券、期貨交易所或證券、期貨經理人公司、保險公司、社會保障基金管理機構以及其它金融機構等等其犯罪主體都是屬於特殊主體,個人是不能構成犯罪主體的。

而「單位行賄罪」比較複雜,因為「單位行賄罪」和「行賄罪」是兩個不同的罪名,立案標準不同,判罰結果也不同。在刑法定義上,單位行賄罪的主體是指公司、企事業單位和機關團體等等,行賄罪的主體才是個人。由於二者經常存在重疊部份,如何準確區分一直都是法律界的一個難題。

「數罪併罰」是哪裏來的?

我們看到上海一中院的判決書明明白白寫的是「單位行賄罪」,其對單位法人可以判處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並處罰款。

也就是說,明天控股這家公司是4個罪名都齊全,被判處了巨額罰款以及公司法人有期徒刑。

而肖建華作為個人判處的刑罰實際上只有一個罪名,就是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判決書並沒有提到他個人犯有行賄罪,他只是以明天控股的法人身份實際接受了「單位行賄罪」的刑責,但他個人不存在觸犯「單位行賄罪」這個罪名。

這就帶來一個問題:從刑事判決的嚴謹性來說,肖建華那個「數罪併罰」是哪裏來的?這是上海一中院單純的文字錯誤還是其它甚麼原因呢? 

數額特別巨大 高舉輕放

第二個問題,根據《刑法》規定,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數額特別巨大(5,000萬)或者有其它特別嚴重情節的,處10年以上有期徒刑至無期徒刑,並處罰款。判決書說明天控股和肖建華以實際控制的多家公司作為融資和擔保主體,向社會公眾非法吸收資金共計人民幣3,116億餘元。

這當然屬於數額特別特別巨大,情節特別特別嚴重了,起步價就是10年有期徒刑。而肖建華還實際承擔了「單位行賄罪」的刑責,其判罰標準是5年以下有期徒刑。

也就是說,肖建華實際執行的13年有期徒刑,基本上都是按照相關罪名的低限來判決的,只比起步價稍高了一點點。

在此之前的節目中我們就討論分析過,肖建華的罪名大變,僅僅使用了「非法吸收公眾存款」這個作為主罪,明顯已經有了高舉輕放的跡象。

肖建華的判決很「戲劇化」

肖建華是2017年1月從香港被綁架回大陸的,迄今已經過去了5年半,他剩下的刑期僅有7年半,加上正常的減刑,理論上他大概在監獄再呆個4、5年就可以回家養老了。

當然,從理論上說,他在監獄的這4、5年時間內,也完全有可能遇到像徐明那樣的變故。

不管怎麼說,肖建華的這個判決的確非常符合他哥哥對《華爾街日報》說的,很「戲劇化」而且也完全是他們可以接受的一個結果。這個結果對比同為參與了2015年金融政變的吳小暉和賴小民,一個18年一個處以死刑,可以用大跌眼鏡來形容。

按照官方的判決,說明天控股、肖建華具有自首、認罪認罰、配合追贓挽損等情節,肖建華還具有立功表現,依法可以從寬處罰。這非常地滑稽但又非常地重要嚴肅。說滑稽,是因為全世界都知道肖建華是被中共特工使用非常手段坐在輪椅上綁架回大陸的,現在到了上海一中院就轉眼變成了自首,這明擺著就是官方為了給肖建華輕判而憑空製造出來的一個理由。

換言之,這等於官方不打自招,肖建華一案與甚麼司法公正毫無關係,整個判決就是一場半公開的政治交易,這個判決就是一次政治判決。

判決書提到的立功情節

第三個問題,就是判決書提到的立功情節。

在刑法定義上,「立功」是指犯罪人犯罪後揭發他人犯罪行為,查證屬實,或者提供重要線索,從而得以偵破其它案件,以及其它有利於預防、查獲、制裁犯罪的行為。這裏的要點就是兩個:一個是揭發他人犯罪已經查證屬實;另一個是提供重要線索使得其它案件已經偵破。

所以,肖建華究竟揭發提供了甚麼樣的材料,使得他這個原本至少被判處無期徒刑的案子眨眼變成了5年後即可回家的休假式服刑,我想明眼人應當都看清楚了。習近平很顯然用這些材料作為籌碼在北戴河進行了重要的政治交易,用免於對相關家族進行反腐追究,交換了對方不反對他的連任大計。

習近平付出代價 涉險過關

我們這兩天的節目連續分析了習李之間的現狀,已經談到了習近平付出的代價,和他涉險過關的情況。肖建華的輕判,可以說提供了又一個側面的佐證。

也許有朋友可能會認為,這種情況用習近平在北戴河失勢一樣解釋得通啊,習近平失去權力了,自然就是肖建華的靠山得勢了,輕判也就順理成章。

如果我們單純就這個判決結果本身來看,這種說法的確也是成立的。但正如我們此前的節目討論的,肖建華7月初秘密開庭審判的時候,媒體爆料他的罪名就是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這顯示早在北戴河會議舉行之前,肖建華將被從輕處理已經就做好了鋪墊。

也就是說,雙方的交易很可能早在北戴河會議之前就基本上談妥了。

而且,對於北戴河會議的結果、大家最關心的習近平是否連任的問題,現在至少有了3個更為明確的信息被公布出來,其效果幾乎等於習近平官宣自己將成功連任。

第一個信息來自印尼總統佐科維多多,他在昨天接受彭博社新聞總編專訪的時候,明確表示,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和俄羅斯總統普京都計劃在今年11月參加在度假勝地峇里島舉行的G20(20國集團)峰會。

這是作為東道主的印尼總統首次公開證實習近平將以國家主席身份,在20大結束後外訪參加G20峰會,這是習近平多次放風自己將連任的消息第一次得到了印尼官方的證實,也是本次峰會最大的看點之一。

不僅如此,日本《產經新聞》也剛報道說,由於今年是中日建交50周年,中、日兩國政府正在研究,準備安排習近平與岸田文雄在G20峰會期間舉行雙邊會談。這是另一個獨立來源再次證實了習近平將在連任後出席G20峰會。

而另一個極為引人注目的看點,是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也將出席本次峰會,他和普京之間將首次有機會面對面。烏克蘭並非G20成員國,但印尼總統表示俄羅斯和烏克蘭都接受印度尼西亞作為「和平之橋」。佐科總統說,他希望將自己定位為兩個交戰國之間的調停者。

習近平出席G20峰會這個消息極其敏感,外交部例會馬上就被追問了這個問題,發言人汪文斌仍然是打太極,回應了一句:全力支持印尼主持召開二十國集團峇里島峰會,願同印尼加強協調配合,確保峰會取得圓滿成功。

在此前,《華爾街日報》就曾經獨家報道說,習近平計劃出席11月的G20峰會以及隨後在泰國舉行的APEC峰會,並且有打算利用兩次峰會的間隙和拜登進行首次面對面會談。到目前為止,這個爆料至少被官方證實了1/3。但對習近平連任這個大眾聚焦的問題來說,印尼總統的說法幾乎等於習近平官宣了自己的連任。

習或親自出席上合峰會

第二個消息同樣來自最近頗為活躍的《華爾街日報》,該媒體在19日早上引述知情人士的說法稱,習辦(習近平辦公室)的工作人員向參與籌備今年 9月15日到16日在烏茲別克撒馬爾罕市舉行的上海合作組織年度峰會的人士暗示,習近平可能會親自出席該次峰會。

報道說,習辦的人提醒說習近平的計劃仍在不斷變化,但如果他出席了該峰會,他將與普京會面,同時習辦還在準備習近平可能與巴基斯坦、印度和土耳其領導人舉行雙邊會議。

知情人士的消息說,中共高層是在各種威脅各種惱怒都未能阻止佩洛西訪問台灣之後,才開始臨時計劃增加習近平的行程。

也就是說,習近平是將出席這次上合組織峰會,看作一次與非美國盟友建立更緊密的安全關係、以此作為抵禦美歐圍堵中共的一大地緣戰略依靠。

這個消息與此前英國《衛報》報道說習近平可能會出訪沙特有點類似,都是計劃在20大之前的出訪,都可能存在變數,而且也都從一個側面在釋放一個相同的信號:習近平在20大即將舉行之前外出訪問,凸顯他對連任已經胸有成竹,不怕重蹈當年趙紫陽外訪回來即被拉下馬的覆轍。

官媒高調報道胡春華

第三個消息是來自中共自己的官方報道,不止一篇而是多篇,但這些報道都圍繞同一個主角,就是已經從新聞焦點和大眾視線中消失了很久的胡春華。

北戴河會議剛結束,也就是習李南轅北轍外出考察的同一天8月16日,新華社分別以兩篇報道高調聚焦胡春華的活動。一篇報道了胡春華在當天主持2022年中國國際服務貿易交易會組委會全體會議並發表講話;另一篇報道胡春華在北京出席三季度「三農」重點工作影片調度會,並發表講話。

17日,新華社繼續報道胡春華,說他在京出席全國穩外貿穩外資擴消費電視電話會議時強調,要認真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重要指示精神,堅定信心、迎難而上,推動穩外貿穩外資擴消費取得更大成效,努力實現全年商務發展主要目標。

胡春華的高調亮相,使得他在北戴河會議結束之後幾乎成為習李之外曝光度最受關注的高層官員。與此前他「泯然眾人」的輿論關注度相比較,這一波的高調曝光來得很突然。

如果我們結合李克強這一次甚麼長江黃河不會倒流,甚麼改革開放一定堅定前行等等被封殺的講話,不妨可以做一個猜測:胡春華很有可能已經在北戴河預定了下一屆總理的位置。這當然是團派的一大斬獲,也可以合理解釋李克強高調與習不同調的原因:反正我馬上拍屁股走人,要麼去人大養老,要麼回家抱孫子,犯不著看你臉色了。也就是說,胡春華的上位,很有可能也是習近平獲得連任通過而不得不付出的一部份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