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戴河之後習李露面,表態不同。經濟大盤要垮,李克強憂心忡忡。(大紀元製圖)
北戴河之後習李露面,表態不同。經濟大盤要垮,李克強憂心忡忡。(大紀元製圖)

《有冇搞錯》。8月18日。

北戴河會議開完了。這個表面上是現任和前任的國級和副國級領導人度假,實際上是重要的內部權力爭奪的所謂「會議」,結束的日期推測應該是8月15日。原因很簡單,中共最高層的公開活動,最後一天是7月30日,重新亮相的日期是8月16日。所以這兩個多星期,中共最高層的大約一百多人,或者說一百多個家族,應該是雲集在北戴河進行秘密的內部討價還價。

北戴河是個黑箱子,沒人知道他們今年如何運作未來權力分配,如何進行討價還價的。但之後的未來兩個月,大概可以看出結果。

8月上旬,也就是北戴河度假期間,中央媒體大規模總結「過去十年」的「偉大成績」,也高調宣傳習近平思想。這些其實不說明甚麼,中共歷屆領導人都這麼做。但其中報道習近平的一次講話,透露出某些玄機。

習近平在省級領導幹部學習習近平講話研習班上的講話,稱要對「新時代」的思想應該「準確、完整、全面」地理解和執行。聯繫到習近平「疫情要防住,經濟要穩住,發展要安全」的講話,「準確、完整和全面」的表態就很有意思了。

現在中國的問題是嚴格清零防疫和經濟的對立,要嚴格清零,就要封城封區封路,經濟必然受影響,防疫不力的官員會被追究。但如果因此經濟受到影響,則是下面的官員執行中央指示沒有「準確、完整和全面」,那也是地方官員的責任,不是中央政策問題。

用笑話舉個例子,太太要求先生又要努力工作又要花時間陪她,先生基本上怎麼做都不對了。工作太努力,上班時間長,就沒有時間陪太太;花大量時間陪太太逛商場買東西,恐怕工作時間會受影響。反正怎麼做可能都錯了,怪你沒陪她,或者嫌你賺錢少,都是沒有「準確、完整和全面」理解和執行太太的意思。

上面這個例子還不是太恰當,因為真的有人能夠兼顧的。如果在十字路口要求你既要左轉又要右轉,否則就是沒有「準確、完整和全面」,那可能就沒有人能夠做得到了。

所以我理解這個「準確、完整和全面」,恐怕更多的是一種下台階的藉口,如果有任何不滿,那是地方政府的責任,不是最高當局的問題,也算是緩和「嚴厲清零防疫政策」的一個前奏。

因為現在中共真正面對的巨大問題,不是疫情,而是經濟。

北戴河會議一結束,李克強立即在16日到深圳開主要經濟大省官員會議,廣東、浙江、江蘇、山東、河南和四川六省官員參加了會議。因為會議開得急迫,所以除了廣東省長和書記外,其他各省官員都沒有現身會場,而是通過影片參加。

李克強的講話很清楚,六個省佔中國經濟四成五,財政上繳佔六成,企業數量佔四成,就業佔四成,所以要發揮作用來穩住中國經濟大盤。怎麼穩住呢?地方政府要多發地方債,多增加投資,想辦法增加本地消費,多買汽車多買房子,而且要減少政府開支,「過緊日子」。

李克強提到了習思想,提到防疫,但都是輕輕帶過,重點是講經濟。以前李克強講經濟,習近平講防疫,現在李克強還是講經濟,習近平卻開始講「準確、完整和全面」了。用上面十字路口的例子說,就是以前李克強講向右轉,習近平講向左轉,現在李克強還是講向右轉,習近平卻說既要右轉又要左轉,要「完整和全面」。

因此基本上看,北戴河會議通過了習近平連任的議題,但同時也形成了現在要面對經濟失速失控是主要問題的共識了。

那麼中國經濟到底如何呢?其實我們可以看數據。

1至7月,城鎮固定資產投資同比增速為5.7%,比去年下降0.4%;全國房地產開發投資同比增速為-6.4%,比去年下降1%;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同比增速為-0.2%,下降0.5%。

7月,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同比增速為2.7%,下降0.4%;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速為3.8%,下降0.1%。如果考慮實際通脹的因素,中國的經濟2022年上半年顯然是負增長。

失業率也是一個嚴重的問題。7月的失業率是5.4%,稍有降低。但16至24歲人口失業率在增長,5月的為18.4%、6月是19.3%、而7月的數據已高達19.9%,也就是16至24歲的年輕人裏面,每五個人就有一個既沒上學、也沒工作,處於失業狀態。

要知道,16歲到24歲的年輕人,還有很多在上大學和讀研究生,除去這些人,失業率更高,也就是說沒在大學裏面的年輕人中,可能兩三個人就有一個失業無所事事。這是社會穩定的一大隱憂。

地方財政就更是慘不忍睹。中國31個省市自治區,2022年上半年只有內蒙古、山西、新疆、陝西、江西5個財政實現增長,因為它們都是賣石油、煤炭和資源的,今年大漲價了,其它省市都是負增長。最慘的吉林省,地方財政收入下降四成。

李克強召集的六個經濟大省,地方財政全數都陷入負增長,而且全部都是入不敷出,就是財政赤字了。六省加起來,上半年財政赤字達到1兆5,800億人民幣。這是甚麼概念呢?四川2022年上半年GDP 2兆6,000億人民幣,財政赤字有3,600多億,財政赤字佔GDP比例高達14%。

外貿的情況呢?中國外貿仍然有不錯的增長,其中出口13.3兆人民幣,增長14.7%,但是結匯數字是8.6兆人民幣,也就是有接近5兆人民幣的貨物出口了,但沒有結匯。當然這其中可能涉及多個因素,其中資金外流的因素,恐怕不小。也就是說,不少企業用這個方法,把資金轉移到海外去了。

資本項目的問題也很大。因為國際環境的變化,中國在美上市的企業接連退市,返回上海或者香港上市。這是資本項目的脫鉤。

美國華爾街歷來是最親中的,但這個趨勢正在發生變化。

美國橋水基金(Bridge Water)的創始人雷‧達利奧(Raymond Thomas Dalio),可能是華爾街最看好中共的投資專家了。過去幾年,即使美國社會廣泛對中共持批評態度,達利奧仍然看好中國經濟,並為中共辯解。但今年,他賣掉了所有中國企業的股票,包括阿里巴巴748萬股、嗶哩嗶哩110萬股、網易37萬股、京東210萬股和滴滴820萬股。有報道說,他擔心台海出現戰爭,有了烏克蘭的例子,一旦發生戰爭,他持有的中概股可能變成廢紙。

達利奧在北京有非常多的「老朋友」,他的行動,很可能和中共內部對台灣海峽戰爭的態度有關。

另外一位就是摩根大通行政總裁傑米‧戴蒙(Jamie Dimon),他也是中國經濟的大好友,摩根大通過去十年從中共那裏賺了大錢,因此也是北京和華盛頓台下溝通的一個「地下橋樑」。

2021年中共建黨一百年,戴蒙在一場活動中開了一個玩笑,說打賭摩根大通會比共產黨更長壽。這個講話當然引起中共極度不滿,後來戴蒙為此還發了道歉聲明。

不過最近,他的講話更大膽了。在最近的一次客戶電話會議上戴蒙表示,美國政府不應試圖緩解緊張局勢,而應表明立場,站起來對付中共。這個表態和佩洛西訪問台灣有關。他的意思是,美國應該讓緊張局勢升級,而不是降溫。

戴蒙說,中共對進口的依賴程度遠遠超過美國,能源和糧食都面臨「嚴重問題」,如果現在不對中共施加地緣政治壓力,美國將失去重大的貿易機會。他指的是在亞洲、非洲和拉美等地,美國應該發揮更大影響力,和中共進行軟的硬的實力競爭。

戴蒙還指,美國大部份都正確的一個領域是軍事。要知道,過去30年,美國唯一堅持對中共採取強硬立場的機構,是五角大樓。

拜登總統上個星期簽署了「晶片法案」。這個法案最關鍵的,不是撥出多少錢去支持美國半導體和高科技的發展,而是形成了一個高科技西方聯盟。所有的聯盟都是排他的,否則就沒有必要聯盟了。這個高科技聯盟,美國已經籌劃超過五年了,針對的目標包括中共和俄羅斯。

過去20年中國經濟發展有兩個外部環境的前提條件,一個是市場,一個是科技合作和轉移。未來,外部市場仍然開放,但科技合作和技術轉移,無論是公開合法的還是私下不合法的,都將被很大程度地被切斷。這涉及到中國未來20年到30年的發展。

中國經濟問題很嚴重。在國內是經濟危機和金融危機,疊加了市場經濟環境受到體制向左轉的巨大壓力,在國外則遇到了過去40年所沒有的高科技脫鉤。前者影響中國的短期經濟健康,後者則大大限制了未來的發展,問題不可謂不嚴峻。

中共體制不是沒有遇到過這樣的情況,比如上世紀六七十年代。但中共解決問題的工具都是專制體制屬性的,如何在一個現在體制之下面對如此嚴峻的經濟困境,其實根本就是一個未知數。其中一個方法,就是用老舊的方法,也就是毛時代的政策工具,但那就需要整個體制轉回到封閉專制。

現在中共正在進行這個「制度倒退」的工作。

石山角度: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_x4TYTL7Ibhs0JPuHVQY1A #

------------------
🎥【動紀元】每日有片你睇:
https://bit.ly/3PJu3tg

☑️ 登記會員享專屬服務: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