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餸啦⋯⋯」兒時回到家中,最開心就是看到爸爸媽媽提著一包燒味回家,撲鼻的香味瀰漫開來,幾個孩子爭相撲向父母擺在桌上的燒味紙袋,好奇有哪些美味在其中,是叉燒、油雞還是燒鴨?在當年物質貧乏的年代,能夠吃上一塊肉,都是莫大的幸福。然而這種簡單的幸福,在物質日益豐富的今日,已漸行漸遠,因為膠袋的盛行,年青一代或連燒味袋都沒有見過。設計師葉宣恒(Ronno)希望透過懷舊設計的生活用品和珠寶首飾,將昔日香港的美好點滴重新回味。

Ronno嘗試在本地文化中汲取靈感,將香港風景珠寶手信,給訪港旅客留下永恆的回憶。(受訪者提供)
Ronno嘗試在本地文化中汲取靈感,將香港風景珠寶手信,給訪港旅客留下永恆的回憶。(受訪者提供)

原本從事首飾設計及生產行業的Ronno,在十年前創立了自己的公司——香港猿創,諧音「香港原創」,嘗試在本地文化中汲取靈感,搖身變成設計師,從珠寶設計到生活用品設計,將抽象的「香港」化身成一件件趣味紀念品,將帶不走的美味和風景變成珠寶手信,給訪港旅客留下永恆的回憶。帶上自家設計到世界各國做推廣時,Ronno感到這些特色的設計是一個很好的溝通橋樑,可以推廣香港本地文化。

香港並非文化沙漠 特色手信讓世界認識香港

Ronno很早開始接觸珠寶行業,常常有外出交流的機會,他發現外國的設計師好多都會用到他們當地的特色文化去做相關的產品,推廣他們的城市。反觀香港十幾年前,其實並不太多特色紀念品。「很多人來香港旅行,想帶一些手信回去送給朋友,但是不知道送甚麼。我就想做一系列的產品,可以推廣香港的特色和文化。」

Ronno設計的港式雞蛋仔首飾。(受訪者提供)
Ronno設計的港式雞蛋仔首飾。(受訪者提供)

遊客訪港,總是從食物開始認識香港的特色,例如港式小食的菠蘿油、蛋撻、雞蛋仔、缽仔榚等等,但是這些食物都未必能帶得走,所以Ronno就想到做一系列的首飾設計給外國人帶回去,至少在看到這些紀念品的時候,會回想起當年的旅程:「我設計的雞蛋仔吊墜,是分件式的,有一個紙袋造型的配件可以抽出來,而菠蘿包的造型,就好像有個盒仔可以打開,很多外國朋友就覺得很有特色,很喜歡!」

Ronno設計的港式蛋撻首飾。(受訪者提供)
Ronno設計的港式蛋撻首飾。(受訪者提供)

Ronno和團隊2018年到訪東京表參道開期間限定店展示香港特色的作品。(受訪者提供)
Ronno和團隊2018年到訪東京表參道開期間限定店展示香港特色的作品。(受訪者提供)

Ronno(右)展示鹹魚造型環保吸水雨傘套。(受訪者提供)
Ronno(右)展示鹹魚造型環保吸水雨傘套。(受訪者提供)

近年來除了首飾外,他有了更多的生活用品設計的嘗試,例如鹹魚造型環保吸水雨傘套,用的是周星馳的一句電影經典台詞「做人如果無夢想,同條鹹魚有咩分別呀?」

在灣仔皇室堡「港設計」展示的香港猿創產品。(受訪者提供)
在灣仔皇室堡「港設計」展示的香港猿創產品。(受訪者提供)

這兩年世紀大疫席捲全球,來港旅行不再便利,Ronno將設計轉向本地市場,藉由一系列香港本土情懷的設計,留住昔日香港的特色。他開始與許多本地小店合作,展示這些頗具港式情懷的設計,也收到了不少好評。尤其在移民潮下,這些獨具本地特色的生活用品和首飾,都將成為彌足珍貴的回憶載體。

在灣仔皇室堡「港設計」展示的香港猿創產品。(受訪者提供)
在灣仔皇室堡「港設計」展示的香港猿創產品。(受訪者提供)

珠寶首飾恆久遠 加入本土元素見證時代記憶

Ronno多年來從事珠寶設計,對世界各國的首飾發展歷史有些研究,他認為珠寶類的物品,其實是一個重要的時代證物,後人會透過考古發現的古人配戴的首飾樣式和圖案,去研究當時的社會文化、技術和生活水平。相比其它的物件,首飾能夠保留的時日更長。他將一些香港飲食文化,如雞蛋仔、蛋撻、缽仔榚等造型設計到吊飾、耳環中,「就算100年後挖掘返出來的時候呢,大家都會知道香港曾經有蛋撻、雞蛋仔呢!」

昔日的愛丁堡廣場碼頭鐘樓。(維基百科)
昔日的愛丁堡廣場碼頭鐘樓。(維基百科)

音樂報時後,「噹——噹——」皇后碼頭的鐘聲響起,為維港的夜色增添了肅穆的氣氛。這是伴隨Ronno成長的鐘樓,在修讀設計期間,皇后碼頭是他的避風港,每當遇上難題或者不開心的時刻,總會到海邊吹吹海風,聽聽鐘聲,遙望繁華的夜景,煩惱就會煙消雲散。熟悉的鐘聲隨著2006年碼頭的清拆已不復存在,Ronno卻一直將這段記憶埋在心底。到了有能力自己開公司做設計的時候,他就想把這段港人的集體回憶融入設計中:「我設計了一個維港系列的首飾,用『波波吊墜』(圓球體造型吊墜)360度展示維港兩岸的風景,吊墜內部做了幾個層次,只要你拿起來搖晃,就可以聽見類似皇后碼頭迴盪的鐘聲⋯⋯我會將這些開始慢慢消失的本土文化特色,用珠寶的工藝保留下來。」

360度展示維港兩岸的風景的圓球體造型吊墜。(受訪者提供)
360度展示維港兩岸的風景的圓球體造型吊墜。(受訪者提供)

懷舊當時興 撕不破的「燒味袋」設計

「燒味紙袋都是我們本地的一個特色,在1950、1960年代的時候,當時還沒有膠袋,通常就用雞皮紙袋來裝盛燒味!還有一些小食啊,雞蛋仔和格仔餅都是用紙袋裝的。」Ronno展示近期榮獲年度最喜愛智營設計大獎及HKSDA節日禮品組别銅獎作品——「燒味紙袋」主題的單肩袋與斜肩袋,以傳統燒臘店紙袋字體和圖案元素為設計靈感,連質感都是雞皮紙袋的感覺。

Ronno(中)設計的「燒味袋」單肩袋與斜肩袋榮獲年度最喜愛智營設計大獎及HKSDA節日禮品組别銅獎作品。(宋碧龍/大紀元)
Ronno(中)設計的「燒味袋」單肩袋與斜肩袋榮獲年度最喜愛智營設計大獎及HKSDA節日禮品組别銅獎作品。(宋碧龍/大紀元)

「燒味袋」單肩袋與斜肩袋以傳統燒臘店紙袋字體和圖案元素為設計靈感,連質感都是雞皮紙袋的感覺。(受訪者提供)
「燒味袋」單肩袋與斜肩袋以傳統燒臘店紙袋字體和圖案元素為設計靈感,連質感都是雞皮紙袋的感覺。(受訪者提供)

他細述設計概念由來,原來昔日的雞皮紙袋的設計大有乾坤:「當年的雞皮紙袋的設計還牽涉到香港的印刷業和宣傳方式,因為以前沒有太多宣傳渠道,所以通常商家就會將他們最好賣的東西印在紙袋上,給一些人見到的時候就順便宣傳自己的店舖,就可以吸引多一些人前來消費。」在他的印象中,兒時父母外賣叉燒、燒鵝回家,在膠袋未能盛行的年代,紙質堅韌的雞皮紙袋就是最佳容器,當時的人沒有特別講環保,但已經在默默踐行著環保的概念了。但隨著時代變遷,膠袋、膠盒越來越便捷,雞皮紙袋就慢慢淡出了眾人的視線。

兩個不同尺寸的「燒味袋」容量背後亦有意思。(宋碧龍/大紀元)
兩個不同尺寸的「燒味袋」容量背後亦有意思。(宋碧龍/大紀元)

以「燒味袋」為概念設計的單肩袋與斜肩袋材料方面,為了耐用起見,不能使用真的雞皮紙,Ronno選用無紡布作為材料,是製作口罩的一種布料,這種材質一來密度高,二來抗菌、耐磨耐撕,經過反覆測試,覺得這種材料最能還原當時燒味袋的效果。甚至在設計上,他用了兩種不同的尺寸,也跟昔日裝盛燒味的容量相關:「我們設計了兩種尺寸,小的尺寸就是可以容納當時5元叉燒的容量,大的尺寸可以容納一斤燒肉加一隻雞!」如今Ronno採用仿真度極高的方式還原昔日雞皮紙袋的樣子,最想做到「講故事」的效果:「我希望可以好像講故事這樣告訴新一代聽,我們以前爸爸媽媽斬料的時候用的就是這種袋,我們就想將這件事保留下來,呈現給新一代認識。」

*********

這些日子許多港人移民外國,Ronno也在積極尋覓新的發展方向,希望作品可以走向世界:「疫情前我不時都會去日本、台灣開一些期間限定店,但現在因疫情很多工作暫停了,我希望疫情緩和一些可以繼續到訪不同的城市推廣我們的原創設計。而且我都想找一些外國的平台可以直接賣我們香港設計的產品,給更多人認識到香港的特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