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記梅姐70多歲,近日接受心臟通血管手術。因早前在私家診所檢查心臟時,她曾四肢抽搐及一度停止呼吸,我和她的一位朋友也特別關注這手術。加上梅姐面對手術感害怕,兩名子女待她又像是愛理不理的樣子,我和朋友也替她擔心。她朋友信奉佛教,我信基督教,大家也祈求上天保佑她。梅姐所屬的教會也為她禱告,結果集合念力成功,感恩上天厚待她,手術順利,數天後已回家休養。梅姐的女兒總算孝順,她送梅姐入醫院及接她回家。手術費用也是由她繳付,女兒挺負責任及愛惜梅姐呢。

手術後,梅姐致電我報平安時我才鬆一口氣。雖然她只是我的朋友,但感覺是要好的親戚般。我和朋友連忙到她家探望她。她的家距離我家約兩小時的車程。初時打算等她復原在彼此方便的地方會合。但將來太不確定,要及時行樂。朋友提早到達和梅姐四周逛逛。我中午到達。在她家附近買了糕點及已煮熟的送菜。甫到梅姐家,她正烹調海蝦。然後,她取出從超市買回來的日式食品:鰻魚飯、照燒牛肉、章魚燒、及日式薄餅。另外,她前一天已製作雜菜沙律及準備了果汁。哇,太豐富,太感動了!這些都是我喜歡的食物。她誠意地提早準備食物,使我感到參加節日大食會的興奮。最窩心的是她挑選我喜歡的日菜和海鮮。她手部留有深刻的瘀痕,鮮蝦會導致傷口敏感,她又怎會不知。正在患病的她仍記掛著我,記得我喜愛的食物,有時連家人也沒這般細心。「但願你健康地活著,我已心滿意足了。」我內心的回應。

我們太投入傾談,臨離開時我打開手袋才醒覺送給梅姐的禮物。「差點忘了,是小夜燈。到了晚上你便知道它的用途。」梅姐看見這可愛的擺設,凝望我一會,彼此心領神會,原來大家心裏都存放著對方。

(文章觀點來自作者,與本報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