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定12場的MIRROR紅館演唱會昨晚(28日)發生大型屏幕墜下事故,過去多晚亦傳出舞台安全問題。有業內人士指今次事故或與吊掛方式有關。有工程師估計,舞蹈員事發時或承受高達1,800磅力,足以造成嚴重傷勢,亦有工程師認為事件涉及人為疏忽,或與控制吊掛屏幕的系統有關。

康文署角色未明? 勞福局長「潛水」後交代

目前康文署現行規定,租用人須與署方達成協議,詳細列出雙方的責任,以及租用人舉辦活動時所需的工作,租用人須自行委聘經康文署核准的合資格專業人士,在場監督舞台安裝工程,並在工程完成後按場館租用條款規定,由負責在場監工的註冊工程師向署方作出書面確認,證明舞台的搭建、安裝及器材均安全穩固。

文化體育及旅遊局長楊潤雄今午見記者時,沒有回應康文署等部門的監督角色,稱現時說哪個環節出錯或誰要為事故負責,乃是言之尚早,已要求康文署成立工作小組調查事件。而事發後一直沒有發出新聞稿的勞工及福利局長孫玉菡,表示勞工處已於昨晚派員通宵搜證。會根據《職安健條例》徹查事故原因,處方今日已發出暫時停工通知書,要求主辦單位暫停所有於懸掛裝置下的工作,並著令主辦單位向當局匯報。據報,九龍城警區重案組介入調查,正了解是否涉及人為因素。

有業內人士指,康文署於演出前不會檢查如吊掛屏幕等大型器械,會要求租用人提供安全報告。如涉及場地電源,機電署亦會檢查電力裝置是否安全。據了解,今次演唱會的搭布景工程出現嚴重延誤,亦不肯定何時做勘測,懸掛布景的鋼纜及鋼碼扣,使用上均有明確指引,故不排除事故與吊掛方式有關。

ITP認提供涉事屏幕 拒回應有否包安裝

至於今次有份參與MIRROR演唱會的工程公司,主要有四間,演唱會製作總承辦商是藝能工程,次承辦商分別是協興隆舞台工程及菱藝廣告製作等。藝能工程員工拒絕接受查詢。菱藝凌晨已發表聲明,澄清與今次意外無涉及他們負責的範圍。另一間負責視像器材的「In Technical Productions」(ITP),屬行內龍頭之一,業務涉提供及搭建巨型屏幕,有傳媒向ITP求證查詢,對方職工稱公司只提供器材,對方沒有負責安裝,僅稱演唱會涉及多個部份,「啲嘢都分得好細」。至於藝能工程員工拒絕接受查詢。

而負責當中機械工程的協興隆,據報有三個辦公室地址,有傳媒今早分別前往查詢,均無人應門。翻查報道,協興隆2016年黎明原訂在中環海濱舉行戶外演唱會,協興隆是當時的承包商,後因蓋建舞台的中國製帳篷布料不符合消防條例,不獲食環署發牌,最終演唱會需要取消,黎明當晚更親自向4千名受影響觀眾致歉。

協興隆公司於2016年7月被中建富通收購。其業務主要為香港、中國、澳門及東南亞的現場流行曲演唱會及其他活動,提供舞台機械工程服務。及後有網民翻查付中建富通的2021年年報,顯示該集團的「舞台音響、燈光及工程業務」錄得7,800萬虧損。據報協興隆的母公司中建富通職員今天較早時表示,將發聲明交代今次事故,惟未有進一步消息。

工程師:屏幕墜地仍有千八磅力

理大機械工程學系前工程師盧覺強形容,事件屬「不幸之中的大幸」,他解釋指墜下的屏幕約重600公斤,由舞台上空跌落至墜地需時約1.5秒,估計高度為10.8米,落地速度約為時速52公里。如果舞蹈員被屏幕的尖角撞到,將產生4,900磅力(即約2.2噸力),實死無疑,而事發時屏幕先是撞到地面,所產生的力量只有原本的三分一,舞蹈員即使只被屏幕長邊壓中,但仍然承受高達1,800磅力,足以造成嚴重傷勢。

盧覺強指出,影片中大屏幕疑只有兩條鋼纜固定在半空,當其中一條鋼纜斷開時,會形成一道「擢力」,故承重力須是屏幕重量一倍以上,即每條鋼纜應能承受1,200公斤重量的物件,才不致另一條鋼纜一併斷裂。他認為高空懸掛的物件應設有一個保險機制,例如加設安全鏈等,以免同類事故再生。

香港工程師學會機械、輪機、造船及化工分部代表司徒家成估計,意外涉人為疏忽,或與控制吊掛屏幕的系統有關。他相信主辦單位每天都會在啟用固定裝置前檢查,但如果涉及移動式裝置,高度或會配合音樂升降,當輸入系統數據時,有機會輸入錯誤高度,當機架升至最頂時,而所接收的信號是繼續向上升,便會扯斷鋼索。他又說,人為錯誤很難避免,最重要是做好預檢及覆檢,但非每間製作公司會這樣做。@

------------------
🎥【動紀元】每日有片你睇:
https://bit.ly/3PJu3tg

☑️ 登記會員享專屬服務: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