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官吳重儀前年裁定前小學教師楊博文於反送中運動期間的一宗襲警罪成後,無故下令其還押小欖精神病治療中心,事後被公眾投訴立場偏頗及質疑被告心智。司法機構專責法官小組前日裁定投訴不成立,但對吳重儀的做法「極不認同」,認為她是「錯誤行使司法權力」。已停運的囚權組織「石牆花」創辦人、前社福界立法會議員邵家臻認為,報告僅屬「高高舉起,輕輕放下」,批評專責法官小組「講就兇狠」,缺乏具體懲處。

時任港隊沙灘排球代表兼小學教師的楊博文被指於2019年反送中運動「大三罷」期間駕車上班時車速太慢,遭警方截查時被控襲警。雖然其中一名警長供詞前後不一,現場兩名警員亦供稱看不到被告施襲,時任粉嶺裁判法院裁判官吳重儀經審訊後仍判被告罪成。

吳重儀在聆訊期間多番質疑被告精神狀態,斷言被告感到警員想將他丟下橋說法荒唐,懷疑被告人格和心智有潛在障礙,質問被告「是否適合教書」,最終駁回辯方保釋申請,將被告還押小欖精神病治療中心候判,並要求索取精神科報告,直至被告7天後向高等法院申請保釋候判獲准後始可離開。

根據司法機構專責法官小組調查報告,針對吳重儀的3項投訴全數不成立,但是對她下令撤銷被告保釋及索取精神科報告做法表示「極不認同」,命令導致被告羈押在小欖精神病治療中心,顯然屬於「錯誤行使司法權力」。

專責法官小組又指,被告從沒表示精神狀況出現問題,亦沒以此作為求情理由,認為吳重儀受其固有但錯誤的看法所誤導,同時指出她認為被告當時的想法荒唐,並不足以在客觀上構成懷疑被告心理或精神狀況的事實基礎。儘管吳重儀在事後承認批准保釋較為理想,似乎意識自己犯錯,總裁判官仍有必要嚴詞提醒。

一直關注囚權的邵家臻昨日接受商業電台節目訪問時認為,報告內容僅屬「高高舉起,輕輕放下」,批評法官專責小組「講就兇狠」,但是缺乏具體懲處,即使對裁判官仕途或會有所影響,但是已對當事人造成不能彌補的傷害,直言一旦進入小欖,就會留下畢生陰影。他又提到,法官專責小組指出裁判官「嚴重犯錯」及「錯誤行使司法權力」,結論很嚴重且罕有,希望能真正對法官作出提醒。

當被問及楊博文是否有其它方法申索,邵家臻就表示雖然楊可透過民事索償,但斷言「絕對做不到」,因為提出民事索償往往要賠上時間和金錢,「倘成功就沒事,倘失敗後,就連律政司的開支、堂費都要一併償還,當中動輒過百萬元」。

邵家臻補充,他曾提出不少具體改善方法,例如還押人士可否利用自己資源索取獨立精神科報告及意見,但是建議不被接納。他透露現時小欖只由兩名衛生署醫官決定,「想像犯人加上病人,這樣一個雙重弱勢及隱蔽的身份,其實是會令職員及醫官擁有更大權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