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聯儲局將於本周議息,外界普遍預期將再加息0.75厘,香港在聯繫匯率機制下有加息壓力。財政司司長陳茂波周日(24日)發表網誌,指隨著弱方兌換保證被觸發,利率自動調節機制會發揮作用,港元拆息會逐步上升。他提醒市民,當香港隨美國進入加息周期,供樓的按揭還款會增加,市民在置業或作其它投資決定時應審慎為上。

美國聯儲局今年以來已三度加息,累計加幅1.5厘,若本周再加0.75將累計加息2.25厘。受美國加息等因素影響,香港金管局自5月以來23次觸發弱方兌換保證,累計承接逾1,700億港元沽盤以捍衛匯價,銀行體系結餘跌至約1,650億港元水平。有金融機構估計至8月底,本港銀行體系結餘或跌至接近「零」的水平。

過去多次唱淡港元的國際對沖基金經理Kyle Bass近日又揚言要沽空港元,認為香港未必有能力固守聯繫匯率,估計未來一年會重新評估聯繫匯率制度,屆時港元將貶值三至四成。

潘焯鴻:銀行體系結餘不影響港元幣值

「銀行體系結餘」是指銀行存於貨幣發行局的儲備結餘,及各銀行之間的交易結算餘額。「中科監察」主席潘焯鴻在網台「中科媒體」節目中表示,銀行體系結餘只是金管局的「錢罌」之一,是一個「現金錢包」,金管局進行操作時可以即時從這個錢包取錢。這個錢包的數字可以去到「零」,也不會影響港元的幣值。

他指出,坊間認為香港只有銀行體系結餘來支撐港元的說法錯誤,金管局可隨時向這個錢包注資。不過,銀行體系結餘下跌代表有套息活動。例如港元和美元掛勾,當美國存款利率較高,雙方出現息差時,就會有人將不常用的港元資產透過買美債等形式變成美元資產,即是沽出港元。為穩定聯繫匯率,金管局會動用銀行體系結餘來承接港元的沽盤。

他續指,美國現時不斷加息而香港不加,兩者間出現息差,金管局需考慮何時追隨美國加息,避免息差進一步擴大,資金進一步從港元流向美元。

外國基金炒賣港元獲利機會小

對於Kyle Bass的言論,潘焯鴻指其言論的基礎是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一個方程式,這個方程式主要用在一些新發展國家的貨幣,不適用於香港這個已發展地區。加上港府有幾萬億港元的外匯儲備和海外資產可抵禦外來衝擊,「除非香港政府自己自願,否則無人可以改變香港政府恪守的聯繫匯率」。

他續指,香港經歷1998的金融危機後,應對國際基金狙擊更有經驗,在貨幣操作上相當完善。外國基金炒賣港元獲利的機會很小,他相信Bass發表言論是希望「一呼百應」,但暫時看不見這樣的情況。

對於美國聯儲局本周的議息會議,潘焯鴻估計會加0.5至0.75厘,相信美國亦不想那麼快推高息口。美國再加息後,香港會有加息壓力,即使今次不加,9月也會加。

余偉文:本港外匯儲備4千多億美元

金管局總裁余偉文上周五(22日)在金管局網誌撰文,預料本周舉行的聯儲局會議很大機會加息,隨著雙方息差拉闊,市場會出現更多套息交易。

他說,受美聯儲加息和近月本地市場對港元需求偏弱影響。截至本月21日,金管局按機制共買入1,700多億港元,銀行體系總結餘亦相應下降至大約1,650多億港元。根據聯繫匯率制度,隨著弱方兌換保證被觸發,資金流出港元體系,利率自動調節機制會發揮作用,港元拆息會逐步上升,抵銷套息交易誘因,減低資金從港元市場流出,最終令港元穩定於7.75至7.85的區間內。

余偉文指,本港聯繫匯率制度實施近40年,經歷過多次經濟及利息周期,一直行之有效。香港外匯儲備高達4,400多億美元,相當於港元貨幣基礎約1.7倍,是聯匯制度的堅實後盾。

他續指,在聯匯制度下,港元拆息水平通常會趨近美元息率,但亦會受到本地市場港元資金供求的影響,港元拆息未必會立即完全跟隨美息上調。銀行體系總結餘雖然是反映銀行體系流動性的重要指標,但港元拆息是否上升並不完全取決於總結餘的特定水平

余偉文提到坊間對聯匯制度的一些言論,例如銀行體系總結餘持續下降、大陸地產商問題等會令聯匯制度崩潰;金管局與人民銀行貨幣互換協議的規模擴大,被指會將港元送繳人民銀行等。余偉文稱,這些都不會對聯匯制度構成影響。

財爺籲審慎投資

財政司司長陳茂波周日亦發表網誌,提到受美元加息影響,港元會按機制逐步加息。他提醒市民,當香港隨美國進入加息周期,供樓人士的按揭還款負擔增加,市民在置業或作其它投資決定時,應以審慎策略為上。

資深銀行家吳明德在上周四(21日)在網台節目《珍言真語》表示,港元和美國息差擴大,金融業界進行套息操作是正常行為,但令港元的流動性收緊,經濟收縮轉弱。他指,隨著香港銀行體系總結餘下跌,銀行拆息也會加快飆高,到時香港迫不得已也要加息。

吳明德:外界瞄準大陸債券市場或人民幣流通量

對於外資衝擊港幣,吳明德認為香港的金融機構和部門經過1998年的洗禮,會打醒十二分精神。不過香港現時已變成「一國一制」,情況與1998年的不同,他認為外資真正瞄準的可能是大陸的債券市場或人民幣的流通量,吸引力更大。

另一方面,美國財政部最新報告顯示,近期有大量香港資金湧入美國股市,5月淨買入規模達88.31億美元(約688.81億港元),香港成美股最大海外買家。吳明德指,香港的市場除港人外,還有大陸權貴的資金。另外,由於香港沒有遺產稅,不少外國人會轉錢來香港投資。但在《港區國安法》頒布後,他們的信心大打折扣,會透過購買美股等方式轉移資金。

他續指,有錢人擔心政治不穩定,一旦「你關閘,好像當年馬來西亞在亞洲金融風暴那樣,有錢都變得不能用」,擔心起碼要調動資金時調動不了,故提早去調動。他說這個趨勢已經存在,例如移民的人要帶走錢,另外亦有調配資產到美股,由港元幣值的投資,變成美元幣值的投資。

吳明德又指,美國急劇加息,吸引資金回流美國。而美國經濟系統是40年來最好、最穩定的,所以美國才夠膽大步大步的加息,令持有美元資產更加吸引,不停地追逐更多的美元資產而帶動。他相信資金流入美元的情況會加劇,因為美聯儲可以控制加息周期,視乎經濟情況調節息率,「如果發覺那個衰退大,衰退對社會的政治和福利穩定,是比加息要差的,馬上就不加了」。這個機制令人對美元有信心,因為美元是世界上透明度、信用最高的貨幣。

相比之下,大陸的防疫、共同富裕等政策,就令大陸未來的經濟走勢或者金融系統的風險不斷提高,有錢人會有憂慮,因而將資金外調。

王劍:港元面臨三大風險

時事評論員王劍上周三(20日)在其YouTube節目《王劍每日觀察》中指,今次金管局承接的港元沽盤,大幅超過2016至2018年加息周期的規模,認為港元的賣盤在增加。他認為,雖然港府宣稱有超過4,000億美元外匯儲備,但仍面臨三大風險。

其一是本月初中港兩地貨幣互換規模擴大至9,400億港元,即是中共央行可以從香港換走9,400億港元,相當於可以拿走1,200億美元的外匯儲備。

他認為,此舉對市場的影響主要體現在市場信心方面,因為中共央行動用香港的外匯儲備,反映大陸的外匯儲備出了問題。

第二大風險是聯儲局加息,觸發資金流出港元系統。

第三是《港區國安法》實施後,香港政治氣氛轉差,越來越多的金融機構離開香港。他們在帶走生意的同時,也帶走了大量資金。同時在移民潮下,港人正在帶資金離開。◇

------------------
🎥【動紀元】每日有片你睇:
https://bit.ly/3PJu3tg

☑️ 登記會員享專屬服務: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