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66歲許姓老翁上周三晚(20日)倒臥在港鐵紅磡站內的殘廁內,5個小時後才被港鐵清潔工發現,送院搶救後不治。家屬今日(24日)在民主黨協助下召開記者會,指他們當時多次與紅磡站職員聯絡尋人,但港鐵職員報稱已尋遍站內洗手間但沒有發現,家屬批評港鐵沒有盡力協助尋人,若及早現或有機會救回性命。

許太提到事件時非常激動,「點解果日一齊好地地飲茶,之後夜晚就冇咗」,需要家屬從旁安慰。(袁康妮/大紀元)
許太提到事件時非常激動,「點解果日一齊好地地飲茶,之後夜晚就冇咗」,需要家屬從旁安慰。(袁康妮/大紀元)

許太提到事件非常激動,表示很難接受老伴離去,「點解嗰日一齊好地地飲茶 ,之後夜晚就冇咗」,許太一度懷疑許生只是「跌咗電話」,但表示先生從來不會沒有交帶,見愈來愈「唔對路」就致電3位兒子尋人,她就繼續留在朗屏月台等候。

幼子(左)及長子(右)要求港鐵道歉,還爸爸一個公道。(袁康妮/大紀元)
幼子(左)及長子(右)要求港鐵道歉,還爸爸一個公道。(袁康妮/大紀元)

死者幼子提到整個過程時亦難掩傷痛,指當日爸爸跟媽媽兩人外出購物及探望朋友,約下午4時45分由馬鞍山前往朗屏站其間,許先生表示想去洗手間而在紅磡下車,媽媽因行動不便而先繼續行程,但至5時40分媽媽到達朗屏仍未收到爸爸的電話。接近傍晚6時,家屬致電港鐵職員,告知父親的外表特徵及去洗手間等情況,其後兩次再致電查詢搜索進度,港鐵向家屬強調已搜遍整個站內廁所,過去兩小時內車站無發生過事故需要報警或召救護車。

到晚上7時,家屬親自到紅磡站搜索,幼子表示因為車站環境複雜,曾向職員詢問有關站內廁所的位置,但數位職員都表示不清楚,再強調已搜遍站內廁所,車站亦曾發出廣播,反建議家屬擴大搜索範圍。三名兒子分頭在家、紅磡站及旺角東附近搜尋,及後到紅磡警署報案,直至晚上11時許,家屬收到伊利沙伯醫院通知父親正在搶救中,但最終仍返魂乏術。幼子複述醫生指,「如果爸爸早啲搵得返送醫院,係有機會被救得返」,但港鐵到凌晨12時才致電家屬告知事件,即已距離爸爸被發現個多小時後。

長子表示,父親生前熱愛運動,亦沒有長期病患,醫生建議解剖以了解真正死因。作為家屬也有責任,就是錯信港鐵的危機應變能力,指如果當初港鐵收到求助時有立即去翻看閉路電視,哪為何會發現不到父親的身影,他們要求港鐵道歉,還父親一個公道及徹查事件。幼子亦指,覺得港鐵很不重視事件,甚至港鐵所謂的「深切慰問」都是傳媒刊登後,隔兩日家屬才收到,而父親昏迷的殘廁位置都是由其他人口中得知,港鐵亦沒有向家屬交代過。

朱子洛指港鐵有責任調查當中有否涉及人為疏忽。(袁康妮/大紀元)
朱子洛指港鐵有責任調查當中有否涉及人為疏忽。(袁康妮/大紀元)

民主黨油尖旺區議員朱子洛表示,港鐵有責任調查當中,有沒有涉及人為疏忽,人手不足或者分工混亂等問題;亦應該加快設置智能洗手間,例如每個獨立廁間都有動態感應器,如果使用者在廁格十分鐘都沒有動靜,會通知車站職員,可以預防同類事件再發生。@

------------------
🎥【動紀元】每日有片你睇:
https://bit.ly/3PJu3tg

☑️ 登記會員享專屬服務: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