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預測香港的前景,參考內地是最好一面鏡。看多了你會發現,現實不算太糟,政權比我們想像中可笑。

譬如《知了》新詩案,上海記者因天熱有感而發,寫了一首所謂新詩《知了》:

閉嘴!

說你呢

高高在上

一片聒噪聲

平添幾分燥熱

自以為聰明

肥頭大耳

土堆裏

蟄伏

5年以上

才爬出陰間

卻只會用屁股

唱夏日裏的讚歌

不知人間疾苦酷暑

結果要刪文道歉,最重要的是,這等於間接承認自己的打油詩有侮辱諷刺國家領導人的嫌疑。

這宗新聞看到幾個重點:第一,國內環境表面一片繁華、處處在主席掌握之中,實際上人心浮燥不安,官員自己也是步步驚心,名符其實的驚弓之鳥,總是覺得有人要對朕不利。

其實,之前日本安倍遇害後,國內網絡突然禁止「可惜不是你」這首歌,已經可見端倪。若非內部環境危機四伏,誰會從一個外國政治人物遇害,聯想到自己的國民也會有此殺意呢?

所以,香港擦鞋官員天天歌頌祖國偉大,一口一個「強大祖國」,都是自欺欺人;就問一句,草木皆兵,是形容戰勝一方,還是敗軍之將的心境?

第二,從《知了》以及《可惜不是你》兩個案子,也可以看出,當解讀權由政權掌握,人民的權利和自由是何等脆弱。

你說《知了》是講蟬,政權說你是「諷刺」,於是你就是「諷刺」;你說《可惜不是你》只是一首歌,政權覺得會讓別有用心的人利用,於是你就只能認栽。

同樣道理,香港現在許多案件,都是以「煽動罪」來起訴,不論是羊村案還是網上的言論、傳單、法庭上拍掌,都是「煽動」。

以後的23條立法也是如此,所謂「煽動仇恨」和「善意批評」,其實都是政府一念之間的定義,看看內地,對一首《知了》也可以解讀為「煽動」,你對香港的將來,還能抱甚麼希望呢?

你說是否一片灰暗?從另一個角度,政權也在教育人民,你看,說那個人「自以為聰明/肥頭大耳」不就是某某領導的特徵嗎?當然不能說。

你再看,「卻只會用屁股唱夏日里的讚歌/不知人間疾苦酷暑」,不就是當下人民的心情嗎?當然也不能說。於是,本來以為「歲月靜好」的屁民,突然醒悟:原來我們的處境這麼惡劣?知了知了,現在我們終於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