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也愛打扮,他們打扮起來還很酷。因為他們更迷人,所以它們更邪惡。

(一)

20世紀60年代末,整個世界都處在左傾狂飆的年代。在中國,毛澤東發動的文化大革命暴虐肆行;在歐洲,蘇聯入侵捷克鎮壓「布拉格之春」民主運動;資本主義國家則是此起彼伏的反戰、女權和自由主義示威遊行。嬉皮士、搖滾樂、毒品氾濫及性解放的烏煙瘴氣,再加上現代傳媒的吹捧,造就了一個超級魔幻偶像——切‧格瓦拉。

戴紅星貝雷帽的格瓦拉頭像,成為最具戰鬥性的圖騰,成為搖滾巨星式的大眾偶像。格瓦拉頭像更多地出現在T恤衫、背包、首飾和海報,傳奇魔幻的切‧格瓦拉長驅直入冷戰時期的西方世界。格瓦拉到底是甚麼樣的人?

1928年6月14日,切‧格瓦拉出生於阿根廷。50年代他同卡斯特羅一起在古巴進行武裝鬥爭,推翻了巴蒂斯塔政權,建立了拉丁美洲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

1960年11月,格瓦拉在北京見到了他的偶像毛澤東,他向毛澤東贈送了一本他寫的關於「游擊戰」的書,毛也回贈了一本他簽名的關於游擊戰的小冊子。受到極大鼓舞的格瓦拉,決意向世界輸出他的「游擊戰」,武裝奪取政權。但他無論在非洲還是在南美,都以失敗告終。

(二)

1966年至1967年間,格瓦拉開始在玻利維亞打游擊鬧革命。那時玻利維亞民選總統剛上台一年,玻國開始有了議會和新聞自由,當時煽動推翻新政府的格瓦拉不得人心,甚至連玻利維亞共產黨也不幫他,他只有50人的隊伍,只能靠扣押農民維持隊伍人數。他甚至還跑到村子裏燒人家房子,偷農民的糧食和雞,結果被農民舉報被捕。

玻利維亞當局為了阻斷極端組織沒完沒了的營救格瓦拉的行動,決定立即處決他。美國中情局抓捕格瓦拉行動小組的負責人羅德里格斯回憶,左派藝術家們包裝出來的格瓦拉,根本不是真實的。他親眼見到衣衫襤褸、蓬頭垢面的格瓦拉,死得也不英勇。他棄械投降並喊道:「不要開槍,我是切,我活著比死了更有價值。」

但是左翼媒體借格瓦拉之死,大力鼓吹社會主義思想,加速了拉丁美洲和其他第三世界國家的暴力革命。

(三)

格瓦拉的「游擊中心主義」思想,是現代世界左翼恐怖主義的理論源頭。秘魯有個叫做「光輝道路」的極左游擊隊組織,這個組織一點兒都不光輝,1992年上半年,就製造了近700宗暴力事件,造成4,000餘人死亡,叫做「死亡道路」還差不多,他們就自稱以「馬克思主義,格瓦拉主義」為指導。

在本‧拉登還沒出道時,委內瑞拉的「胡狼」卡洛斯是世界頭號恐怖份子。他崇拜格瓦拉,喜歡戴貝雷帽、留著絡腮鬍,刻意模仿、追求外型上與格瓦拉的相似度。

在古巴,有一座西班牙人18世紀修建的軍事監獄,叫卡瓦尼亞,那裏的牆壁很厚。1959年初,格瓦拉把它變成了「死刑牆」。格瓦拉自己承認在這裏至少處死了1,500人。令人髮指的是,他有個癖好,就是喜歡當著哭泣的母親的面,在電話裏命令處死她的兒子,然後看著痛不欲生的母親,以此尋樂。

格瓦拉不僅以觀看行刑殺人為樂,還活抽犯人鮮血賣到越南牟取暴利。在格瓦拉的授意下,這些即將被處死的人先被抽出血液,有的人在抽血過程中就血竭而死。這些血液被賣到越南,既讓古巴有了一定的外匯收入,又支持了越南的「共產主義革命事業」。

(四)

在談到共產主義戰士的作戰經驗的時候,格瓦拉總結為:「仇恨是鬥爭的一個要素,對敵人刻骨的仇恨,能夠讓一個人超越他的生理極限,成為一個有效率的、暴力的、有選擇性的和冷血的殺戮機器。」他反覆強調:一個革命者必須成為被純粹的仇恨所驅動的殺戮機器。

除了殺人,格瓦拉還摧垮了古巴的經濟。

菲德爾‧卡斯特羅在一次領導人會議上問:「誰是經濟學家?」走神兒的格瓦拉誤聽成「誰是共產主義者」,就舉起了手。在西班牙語裏,「經濟學家」與「共產主義者」的發音很相近,就這樣,對經濟一竅不通的格瓦拉,當上了古巴銀行行長。他當銀行行長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廢除貨幣,建立「不用錢的文明」,然後就是社會主義國家那一套,土地和企業國有化,謀財害命。

格瓦拉好大喜功,脫離實際。他貿然將古巴經濟命脈蔗糖業大規模減產,把一半的甘蔗田燒毀,改建煉油廠、煉鋼廠這些重工業,一連串的瞎折騰之後,古巴這個曾是拉丁美洲最富裕的國家變成了窮國。苦不堪言的民眾用腳投票,僅1959年至1962年,就有30萬人逃離古巴。

(五)

這位信奉馬列無產階級鬥爭哲學,主張徹底消滅個人主義的革命者,對自己很客氣、很個人主義。他盡情享受著被他唾棄的資產階級生活方式,住在古巴最華麗的豪宅裏,那裏面有瀑布,有類似現在的等離子電視的娛樂設施,有遊艇碼頭、桑拿浴室。他戴勞力士,抽雪茄,打高爾夫,擁有無數的情婦。

不僅古巴因他而遭殃,他輸出革命,鬧得多個拉美國家動盪不安。在1960年代,拉美總共爆發了16次軍事政變,有10個憲政政府被推翻。

這樣嗜殺又嗜血的魔頭,竟被薩特捧為「20世紀的完人」,《時代》雜誌竟把他與特蕾莎修女相提並論,他們顛倒黑白,完全搞反了!

2016年3月,奧巴馬訪問古巴,在政府大樓外牆的切‧格瓦拉壁畫前拍照,引發了美國社會的輿論爭議。殺人者的暴行早就被自由世界知道了,怎麼都到了今天,還有這麼糊塗的總統?

多年以來,始終有人打格瓦拉的旗號借屍還魂。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格瓦拉背後的共產極權依然變換著自己的模樣,統治著地球上的少數幾個國家,而共產邪靈陰魂不散,不斷蠶食全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