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的一個多星期裏,中共高層忽然爭相露面。中國大陸屢屢爆發民生危機,中共高層們卻繼續悠閒地視察、喊口號,誰也不願意觸及這些棘手的難題。

習近平刻意示軍權、不忘「清零」

7月15日,中共黨媒故意延遲習近平的報道,晚了3天才報道習近平7月12日至15日在新疆的考察活動,終於打破了習近平7月1日訪問香港後的隱身狀態;考察新疆似乎比訪問香港更小心。

新華社報道,7月13日,習近平在新疆生産建設兵團八師石河子市參觀新疆兵團軍墾博物館,又前往八師一四三團考察,稱「要堅持兵地一盤棋」。7月15日,習近平還在烏魯木齊接見了駐新疆部隊官兵代表,強調了「新時代黨的強軍思想」,也強調了「穩定和長治久安」。

習近平刻意展示軍權,應該在為北戴河會議做準備,向政治對手發出警告。

7月12日,習近平在烏魯木齊考察時,沒忘叮囑當地官員,堅持「動態清零」;但新華社僅報道了一句,也沒有再重複「寧可暫時影響一點經濟發展」。6月29日,習近平考察武漢市時,新華社的報道曾專門大篇幅談論「清零」。兩周後,「清零」仍然被重複,但內容卻嚴重縮水,後面還跟了一句話,「但防疫工作要力求精準、力求方便群眾」。

「清零」應該絕不允許被否定;但在具體做法上是否可以鬆動,卻又留一個活口;一旦出了問題,還可以繼續推卸到地方。各地疫情再起,若為了「清零」繼續封閉,再次衝擊經濟、造成更多次生災難,恐怕誰都不願擔責。

7月10日,村鎮銀行受害存戶在河南鄭州大規模維權,遭到警察和疑似黑社會的鎮壓和暴打,轟動中外。前段時間,習近平在多次會議上都曾強調金融安全,但此次在新疆露面,卻隻字不提;陪同的官員和黨媒只會阿諛奉承,也沒人會提。

2022年7月10日,約3000名存戶到河南鄭州維權,並高喊「李克強查河南」。(Handout / Courtesy Of An Anonymous Source / AFP)
2022年7月10日,約3000名存戶到河南鄭州維權,並高喊「李克強查河南」。(Handout / Courtesy Of An Anonymous Source / AFP)

李克強沒有回應「查河南」的呼籲

7月7日至8日,李克強在福建考察,主持了沿海5省市經濟座談會,承認「當前經濟正在恢復,非常不易」,「但恢復的基礎不穩固」;李克強還強調穩就業、穩物價。7月11日,李克強主持國務院常務會議,不再重複穩物價,只強調穩就業,並再次提到「2億多靈活就業人員」,要求「抓好高校畢業生、農民工等重點群體」就業。

今年的大學畢業生應該已經全部離校,現在還在強調畢業生就業,顯然有大量畢業生沒有找到工作。

新華社的報道還稱,會議強調,「確保零就業家庭至少有一人儘快就業」;「嚴禁在就業上歧視曾經新冠病毒核酸檢測陽性的康復者」。

中國大陸有多少人處於失業狀態,已經一目瞭然,艱難的求職過程中還不時有各種亂象。

新華社的報道還稱要「擴消費」,全然不管失業者沒錢消費,也不管存戶取不了存款如何能消費。河南村鎮銀行的受害存戶高喊「李克強查河南」,但李克強並未有絲毫回應。

7月19日,李克強在面對外國企業家的視像會議上介紹中國經濟形勢,稱「今年二季度,受新一輪疫情等超預期因素衝擊,經濟下行壓力陡然加大,4月份主要指標深度下跌」;「推出和實施穩經濟33條所有政策措施,5月份主要經濟指標下滑勢頭放緩,6月份經濟企穩回升」;但「經濟恢復的基礎還不牢固」。

李克強沒有提到金融爆煲,沒有談爛尾樓斷供,對「清零」防疫也不置可否,更沒有解釋為甚麼疫情不只發生在中國,卻只嚴重衝擊了中國經濟。

2022年7月6日,廣東清遠遭遇洪災。(STR/AFP via Getty Images)
2022年7月6日,廣東清遠遭遇洪災。(STR/AFP via Getty Images)

栗戰書過洪水而不視察

6月29日,習近平考察武漢;6月30日至7月4日,栗戰書率人大常委會執法檢查組,也到湖北檢查長江保護法實施情況。新華社的報道還煞有介事地稱「依法守護一江碧水向東流」。

值此期間,南方各省相繼發生洪災,包括臨近湖北的湖南、江西、廣西、廣東、雲南等地。中共高層們都假裝不知情,沒有一人趕赴災區,甚至沒有做出專門批示。

6月28日,新華社曾引用水利部的信息報道,「入汛以來,全國降雨量總體偏多,江河洪水多發頻發。有21個省區市417條河流發生超警以上洪水,較1998年以來同期均值偏多八成」。不過,中共黨媒至今未報道過各省洪災的總體災情損失,各地方也只透露了一些隻言片語,如廣東省6月下旬「近50萬人受災,緊急疏散超過20萬人,倒塌的房屋達1,729間」;江西「48.5萬人受到洪水影響,經濟損失4.7億元」。

黨媒忽略洪災報道,也不在意滾滾熱浪,一味地宣傳糧食豐收。

7月12日至7月15日,栗戰書與習近平同時外出考察,習近平到新疆,栗戰書到西藏。

7月16日凌晨,臨近西藏的四川省多地遭遇暴雨,綿陽北川縣突發山洪,13個鄉鎮2.23萬人不同程度受災,部份房屋被沖毀,交通、電力、通信中斷,至少造成6人死亡、12人失聯。有網民爆料了第一手影片,並質疑可能因為水庫泄洪所致,因為「水來得太急了,幾分鐘就漲起來了」。網民發影片說,北川縣從7月12日開始就有山洪,直到7月15日、16日爆發大山洪。栗戰書7月15日結束西藏的考察,返回時卻沒有順道去四川災區。

7月14日至15日,甘肅慶陽遭遇大洪水,道路、通信、電力一度中斷,有農戶田地裏的西瓜全部被洪水沖走。大紀元記者採訪的災民說,「洪水很嚴重,爆發了山洪,房子都被沖走了」;「沒有地方住,現在我們在這裏搭建帳蓬,急需吃的和物資,正在組織自發行動,我已找政府了,但是還沒有解決。」

習近平7月15日結束新疆考察,返回途中應經過甘肅,但也沒有順便視察災區。2022年中國大陸的水災,就這樣被悄無聲息地掩蓋了,災民們只能自救了。

2022年6月22日,北京的一處建築工地。(Wang Zhao/AFP via Getty Images)
2022年6月22日,北京的一處建築工地。(Wang Zhao/AFP via Getty Images)

其它常委同樣迴避民生問題

近段時間,汪洋多次主持政協的各種會議,7月14日還到廈門參加海峽論壇,但也沒有談到任何民生問題,卻每每把習近平的講話擺在前面。他或許正期望在二十大上留任常委,儘量與習近平靠攏。

王滬寧近日只在7月7日參加了抗戰紀念活動,更不會對各種民生問題表態。他主抓宣傳,一面唱讚歌,一面要求掩蓋洪水和重大民情的報道,更指使了輿論封鎖,試圖扼殺真相的傳播,禁止受害人和正義人士發聲。

趙樂際6月28日至7月1日也曾到新疆調研,談所謂的反腐敗;但村鎮銀行和各地爛尾樓背後的腐敗,趙樂際似乎不敢真正去查,還眼看著多宗金融大案的一個關鍵涉案人物呂亦外逃。

韓正今年已經68歲,二十大上篤定退位,但應該不會安分。他主抓住房屋和城市建設部,爛尾樓、斷供應該脫不了干係,當然不願意自揭傷疤,也不能排除他背後操縱、製造亂局的嫌疑。他7月14日至15日到西藏、青海調研,大談生態、環保,同樣沒有涉及老百姓關注的民生問題。

中共高層們真正關心的還是二十大的權力爭奪,對真正的民生問題並不在意,他們公開露面或外出考察,或是為了樹立權威,或是空喊口號,或是遊山玩水,對當前的經濟困境、民生災難和外部孤立局面都沒有良策,也極力迴避一系列社會惡行事件和種種難題。

二十大無論誰上誰下,老百姓其實都指望不上;一個個危機令人們越來越清醒地認識到,改朝換代已經迫在眉睫,深受中共禍害的老百姓們也越來越敢於說真話,並奮起抗爭了。中共貌似要壓制一切、控制一切,如今眼看處處失控,卻沒有破解之道,隨時都可能步前蘇聯和東歐共產政權的後塵,在一夕間就土崩瓦解了。

大紀元首發#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