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玉玲與其他記者製作《721未完的案》

又到7月21日啦,3年前發生的事大家應該都還歷歷在目,許多香港人都覺得,到現在真相仍然未得到彰顯。前港台編導蔡玉玲就聯同其他獨立記者,一齊製作了一條影片叫《721未完的案》,訪問當日受襲的市民及提供CCTV的人追尋真相。

有提供CCTV的店舖說,受訪之後,時不時就被一班人跟蹤和騷擾,嚇得他曾經去酒店住了幾個月。他形容現在有種不安感籠罩著整個香港,雖然他在片段裡面受訪時說,真相最後會水落石出,但是現在他就沒有那麼樂觀啦。他又說,最終是多久呢?10年?20年?還是30年呀?

另外,準備在8月份與太太離開香港、當日在現場目擊721事件的Galileo說,現在敢於評論721的人不超過10個。他說,原因之一可能是怕被政府告他們暴動。而那些提供了CCTV的店舖說,他們不得不離開香港,他說不想真相沉沒,至少他也叫試過將真相展示給大家看。在片段的最後,製作團隊向至今仍然敢評論721的受訪者致敬,同時表示,追尋真相的人無論是留下還是離開,都會等待真相大白的一日。

樂湖刀削麵事件 情侶事主稱道歉但未履行

CCTV除了對721來講是很重要的之外,對大家日常生活也很重要。天水圍新北江的樂湖刀削麵,早前就由於男店員因為環境狹窄,撞到一位女士的背脊三次,而被這位女士放上網公審,說他用下體佔便宜,更加說已經就這件事報了警,說不想再有下一個女性受害。

之後樂湖刀削麵就公開CCTV片段,力證男店員無辜,更加在Facebook表示,因為地方狹窄,有一點撞到很正常,對事件感到抱歉,但是因為這位女士與她男朋友的指控非常嚴重,老闆有責任搞清楚真相。在網上不少討論區,都因為店主公開片段,而批評這位女士和她的男朋友小題大做,亦有人說,男事主應該與女事主調位才是。

事件在網上越鬧越大,這對情侶亦透過網媒向店員道歉,希望平息這件事,又說自己每晚都受到不同的電話滋擾。而女事主的公司亦炒了她魷魚,男事主借開的飛髮店舖頭,亦沒有再安排位置讓他做生意。

大紀元的記者昨日(20日)就去了樂湖刀削麵採訪,老闆娘說,本身女事主說會打電話向他們道歉的,但是還未收到他們的電話。老闆娘還說,如果女事主來道歉,他們是會接受的。而被指性騷擾的男店員就回應今次這件事說:「專心做事無端端被人說性騷擾、非禮,之後見到網上的人講,就算現在知道是他們(情侶)的問題,自己現在也很怕與人有身體接觸,害怕鏡頭,很不自在,好大壓力。」「如果沒有這條片,現在可能要道歉,現在應該是社會性死亡,畢竟非禮這麼嚴重的罪行,我還是一個男性呢。」

網上輿論都是講證據,如果沒有證據,在輿論之下,男店員真是很不利呀。幸好店舖公開了CCTV片段,否則這位店員將有多大的麻煩。可見公開CCTV片段,對還原真相是有多麼的重要。

中五男生向平機會投訴學校

在中學時期,女同學的頭髮有長有短,不過就不可以剷青,而男同學就一定是短頭髮。這個概念對大家來講,應該是由幼稚園到中學都沒變過。雖然出來做事,不少男士留長頭髮,亦有不少女士剷青,變化大了好多,不過在中小學階段,這麼嚴厲規範學生的儀容,到底有沒有人想反對這個規定呢?

上個月,一名就讀東華三院黃芴南中學的中五生,就因為這個問題,去向平等機會委員會投訴,質疑校規不准男同學留長頭髮,是違反《性別歧視條例》。可能大家會想,這個不是傳統嗎?年年都是如此啊?平機會會不會受理呢?誰知平機會最後受理了這個投訴,而且這個投訴亦到了調停階段。

有記者在幾日前就訪問了這名叫林澤駿的中五學生,他覺得現在學校規定男生一定要短髮的規定,是不合理亦過時的。他又說,男生留長頭髮不會影響到校譽,又認為學校不准男生留長髮是一種歧視,亦是漠視男生想留長頭髮的原因。所以,他就決心要推動全港學校廢除與頭髮有關的校規。

林澤駿又在Instagram說,他這個想法是因為前立法會議員「長毛」梁國雄之前就政府對男性囚犯的規定進行司法覆核而開始的,他當時就想,學校不准男同學留長頭髮是否違法呢?學校經常以不乾淨做理由,去禁止男同學留長頭髮,但是好多女同學都是長頭髮,不是一樣好好的。他又說,如果男同學的頭髮長了一點,過了耳朵和眼眉,學校就會要求剪短,如果不肯就會被學校警告,或者是記他缺點,給男同學造成壓力和不滿。

而林澤駿又提到,他一個半月之前被校方威脅說,如果不肯剪短頭髮的話,就不會讓他參與校內的歌唱比賽,甚至是停學。在這些壓力之下,他被迫剪頭髮,之後他說回到家裡就大哭了一場,亦不想在鏡子裡面見到自己,而將房裡面的鏡子暫時拿走了。他又試過有不太熟的代課老師以為他是因為經濟問題而不剪頭髮,令他有一點覺得被人冒犯了。

雖然學校有社工,但是社工就只是對他講,因為不剪頭髮而不能上學,其實很沒有必要,還反問他「你想不想中五有缺點record」?他認為,社工這樣做是在情緒勒索自己。而學生會亦只是搞活動,在校務方面做不到與校方溝通這個角色,令學生失去話語權,只能遵照這些規矩。雖然他曾經對學校講過自己的想法,校方也說明白他的想法,有老師勸他,等到畢業之後再爭取改校規,以免傷害大家感情。最後,訓導主任及副校長就以影響學校聲譽,去跟他解釋為何不讓男生留長頭髮。當他想找校長去談的時侯,就被校長拒絕啦。

他現在站出來,是希望公眾反思,學校要求男生剪短頭髮是否不合理,是否不合時宜?亦希望透過這樣做,可以有輿輪壓力,令全港學校都認識到這其實是一個很嚴肅的話題,不可以是一句「影響學校聲譽」就算數的。他又希望有一樣煩惱的男同學,一齊向平機會求助。

東華三院黃芴南中學就說,現在事件已交給平機會處理,所以無進一步回應。而校規的目的在於協助學生建立良好的生活習慣及健康形象,為培養學生在未來投入社會做好準備。學校會根據這個宗旨,去檢視學生在儀容及服飾方面的要求。而平機會就沒有回應學校不准男同學留長頭髮是否違例,只是說會遵守保密原則,所以現在不會透露是否收到某一類的投訴及查詢。各位觀眾你們看麼看這件事呢?

深圳精神科門診急升

林同學因為被人剪頭髮而令他不開心、情況低落,在深圳亦有許多人的情況差到要看醫生,不過就不是因為頭髮的問題,而是因為在疫情衝擊下的經濟呀。早前大陸微信公眾號「每日人物」就有一篇文章說,深圳的老闆現在是湧入去深圳唯一一間三級甲等的精神專科醫院看醫生。這間醫院已經有42年的歷史啦,是專做精神科及心理科的,而深圳那些老闆去這間醫院的原因,就是因為經濟搞得他們焦慮、抑鬱及失眠。

深圳市康寧醫院臨床精神病研究室主任王永軍就說,2020年疫情開始之後,門診要應付的病人越來越多,而找他們的病人亦越來越多是老闆,好多都是30多歲、40歲的,就算是很貴的特快頭等籌,也一樣供不應求。在正常情況下,平時每個星期二的下午都會有5個病人,現在就有6個,多了20%。

他舉例說,有一個病人是一間上市公司的董事長、40歲,他患有焦慮症,與人說話時聲音是顫抖的,就算坐下也會不斷換坐姿,不可以長期保持一個姿態。他患上焦慮症的原因是因為家人突然病了,而且公司長期處於運營壓力。另一個病人是50歲的潮汕人,全家都是做出入口生意維生的,因為疫情及國際貿易的關係,生意當然一落千丈啦。這名潮汕男子面容憔悴,一坐下就擰手指,講話時無論是手還是腳都在顫,他亦失眠了3、4個月,每日要吃3至4粒藥才可以睡著,以及控制自己焦慮的情緒。

除了門診之外,重症的患者亦不斷上升,深圳的坪山及羅湖,加起來只有大約1,300張床位給精神科病人,但是今年開始,每日的住院人數就長期維持在1,600人,搞得他們硬是要分一些房間出來,由兩人房變成四人房,才勉強夠用。

雖然這篇文章講的事情完全不涉及國家機密,亦不涉及國家安全,但是這篇文章一樣被下架了。這類消息雖然不是直接地講大陸的經濟有多差,不過這麼多位中小企的老闆都有情緒問題,也可以反映出內地的經濟不景氣。看來,大陸的情況比大家想像中的更加差。

臨近二十大 北京酒店禁擺婚宴

而大陸經濟差,也是不難理解的,主要也是因為中共的封城措施。北京的確診數字慢慢下跌,不過北京市政府前日(19日)就發出了一份新的指引,要求酒店控制聚集活動,如非必要都不可以搞團體聚餐。即是說,北京市民不能去酒店擺酒、不能搞生日party等等。除了不准大家擺酒、搞Party之外,酒店亦不准搞會議或者是論壇,而展覽和培訓也不可以。

這個指引一出之後,大陸市民即刻在討論區發火啦。有市民說,所謂的「非必要」即是禁止,他們認為是中共為了二十大而加強封城措施,寧願犧牲市民聚餐的權利,也要這麼做。亦有人說,結婚擺酒、生日擺壽宴很必要的,誰結婚不擺酒呢?這些是傳統嘛,無人有資格禁止的。

馬上就是二十大啦,到時至少有2,000多人會在北京的酒店住宿,看來中共的官員也真是好害怕會有甚麼意外出現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