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4月,中共領導人習近平發表了《全球安全倡議》,並向全球推廣。但三個月過去,國際上應聲寥寥。分析認為,該倡議本身有自相矛盾之處,而且可能成為中共試圖修改國際秩序的重大計劃。

習提《全球安全倡議》中共外交官賣力推廣

今年4月在博鰲論壇上,習近平再次為全球「指方向」,提出包含「六個堅持」的《全球安全倡議》。此倡議一出,中共外交部和智庫紛紛撰文,稱此為「當今世界之變、時代之變、歷史之變」的大變局中,習近平為人類挑戰提出的「中國智慧、中國路徑、中國方案」。

中共外交部網站上的「駐外使館來稿庫」一欄,隨即刊登了很多中共駐外官員在當地媒體發表的文章,賣力推廣習近平的《全球安全協議》。僅5月中旬頭幾天,記者就看到幾例:

5月23日,駐赤道畿內亞大使亓玫在赤幾媒體發表署名文章《全球安全倡議——守護世界和平安寧的中國方案》;

5月23日,駐伊拉克大使崔巍在《晨報》發表署名文章《落實全球安全倡議 共促世界和平發展》;

5月23日,駐肯雅大使周平劍在肯媒體發表署名文章《全球安全倡議:通往持久和平與安寧的必由之路》;

5月22日,駐伊基克總領事傅新蓉在智利媒體發表署名文章《全球安全倡議》;

5月20日,駐印度大使孫衛東在印媒體發表署名文章《踐行全球安全倡議,維護亞洲和平穩定》;

……

分析:取代當前世界秩序 做勢力劃分

美國之音7月19日報道,三個月過去,這個重新包裝北京外交事務原則的口號式宣示並未在國際社會引起很大反響,應者寥寥。

報道分析,在俄烏戰爭上,《全球安全倡議》提出的六個堅持還互相矛盾,如「重視各國合理安全關切」與戰前中俄合作戰略「無上限」相一致,卻與其它堅持「尊重主權」、遵守「聯合國憲章」和平解決爭端等相悖。

不過專門研究習近平「安全觀」的美國學者指出,該倡議有可能成為中共從根本上修改國際秩序的重大計劃。

「它透露的就是要搞勢力範圍的均衡,並不是尋求全球安全。」原美國律師協會法治項目中國主任虞平對美國之音說,「或者是全球安全繫於各國實力,軍事也好,政治也好,這樣一個現實劃分和平衡,這樣一來,《聯合國憲章》就被架空了。」

虞平說,「那就不是一個全球安全問題,那就是它定了一個新規則,就是勢力劃分。」

麥克‧蘇曼(Michael Schuman)在《大西洋》雜誌撰文指出,「《全球安全倡議》更有可能成為新的以中國(中共)為中心的、主要由非自由國家和中國(中共)的客戶組成的圈子的意識形態基礎的一部份。」

「美國和許多其它民主社會似乎極不可能支持北京的原則」,他說,也不要它取代當前的世界秩序。

「該倡議也可以稱為獨裁者宣言。」蘇曼說,「它的原則和實踐將帶來一個比當前以民主理想為基礎的秩序,更適合專制政權的全球體系。」

分析:中共只關心自己的安全 測試國際社會

德薩斯大學奧斯汀分校林登莊遜公共事務學院副教授希娜‧格雷騰斯(Sheena Chestnut Greitens)對美國之音分析,這個「政治安全又被定義為中國(中共)的社會主義制度、中共領導,特別是以習近平為核心的中共中央領導的安全」。

「很明顯,這確實是一個黨國和一個政權的安全觀,所以我們看到的是這樣的想法正在國際上進行測試,我認為重要的是要記住,它正在向海外擴展。」格雷騰斯日前在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的一場討論會上說。

虞平也表示,北京確實在不斷測試國際社會。「它要試,一點點試,過去它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也是這麼試出來的,試圖改變人權的概念。」

實際上,中共用詞有很大靈活性。美國麻省理工學院政治學教授傅泰林(M. Taylor Fravel)認為,習近平的《全球安全倡議》翻成英文後,「倡議」這個原本在中文裏僅為「建議」、「提案」的東西,卻翻譯成了Initiative——「計劃」。

《全球安全倡議》究竟為何現在還「言之過早」,傅泰林認為,要看看「在即將召開的(二十大)黨代會上的工作報告中是如何描述的」。#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