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大陸爛尾樓業主發起的集體停貸潮正在加速擴散,一些分析認為,這種情況和美國2007年的次貸危機頗為相似,可在我們看,這兩者之間還真不是一回事,而且區別非常大,那是甚麼區別呢?另外,這次的停貸潮不僅讓我們看到了中國房地產業、銀行金融業的亂局,更是把中共利益鏈條裏暗藏的黑幕給抖摟出來了,那麼,投到爛尾樓裏的那些錢,到底去了哪兒呢?而這一次的停貸危機,中共還有辦法解決嗎?在這一期影片中,我們請來了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的謝田教授,一起來和我們探討一下這些問題。

西方關注斷供潮 次貸危機會來嗎?

目前,大陸爛尾樓業主的集體停貸風波,已經持續了一個多星期,不僅中國人關注,西方媒體,包括華爾街都非常關注。

上周五,彭博社就發表了一篇評論文章,作者是彭博社的分析師任淑莉(Ren Shuli)。在2008年次貸危機發生時,這位女分析師正供職於紐約雷曼兄弟,所以是在第一線目睹了次貸危機的過程。

她在文章中提到,當年的美國,在2007年次貸危機爆發前,抵押貸款市場陷入困境的可能性是小之又小,現在,中國購房者拒絕為停工的「爛尾樓」支付房貸,蔓延速度很快,但中國以前和美國一樣,還從來沒有發生過這樣的事情。她認為,現在中國的這種情況,開始讓人感覺和當年美國的次貸危機詭異地相似。

那麼,停貸風波會演變成中國版的次貸危機嗎?一些朋友可能了解,在當年美國次貸危機時,購房者買的是貨真價實的房子,一旦有人還不了貸款,出現了「斷供」,對於購房者會損失信譽,失去房子;而對於銀行,還是可以把房子收回來拍賣的,而當這種情況大規模出現的時候,房價也會迅速下跌,當然銀行會有損失,不過,就算這樣,銀行還是手裏握有房產的。

那中國現今的情況,和美國當年相比,要說相似之處,好像只有一點,那就是都是貸款停付了。但實質上,兩者的差別很大,中國現在出現的停貸潮,完全是不同的情況,謝田教授就認為,因為美中兩國在房產的抵押運作上,存在著很大的不同點,因此,中國的情況很可能會比美國次貸危機,嚴重百倍甚至萬倍。

這一點,我們來聽聽謝田教授的具體分析。

謝田:「中國現在最新出現的,讓我們金融界、經濟界感到非常震驚的不是這個『斷供』,是這個『停貸』。這個『停貸』和『斷供』是不一樣的,『停貸』揭示了中國房地產非常大的黑幕,一個巨大的陷阱。這實際上是一個醜聞,也是一個舞弊的現象。中國的百姓名義上在支付房地產貸款、抵押貸款,每個月有這個月供,但實際上,他們不是在付房地產貸款,因為這個房子還沒有過戶,還沒有交付使用。如果房子還沒有過戶,你購買當然也可以,購買樓花。買樓花,實際上是不需要付全額,支付一個10%,付一個定金就可以。你等到房子建完了,再去購買,搬進去入住了,房子真正成為你的了,你再開始付房貸。這是正常國家,正常社會,正常情況下做的。

「中國不是這樣。我們才知道中國有這樣一個巨大的陷阱、黑洞就在於,這房子還沒有建,還處於樓花狀態,就把房子按照現房的價格賣給了買房的業主,他們也就開始付貸款。這是一個非常荒謬的事情。所有這些業主要支付抵押貸款,是要有抵押物的。對他們來說,房子還沒有建好,也沒有住進去,也沒有產權的交換,實際上是沒有東西可以抵押。沒有抵押的時候,怎麼可以給他們抵押貸款?抵押在甚麼東西上面呢?實際上是抵押在空中樓閣上面。但是這些可憐的中國業主,中國的老百姓確實是被中共這個體系給壓榨得太厲害了,非常可憐。他連房子影子都沒有看到,也沒能住進去,有些人一邊租房子,一邊付房貸。這個世界上還有比這個更可笑,更荒謬的事情嗎?你怎麼可以一邊租房子住,一邊給一個你還沒有的房子還房貸,或抵押貸款的月供呢?」

「但這件事情在中國居然就發生了,這是今天我們看到的情況。很多人、現在200多個項目的業主終於意識到這個荒謬的現象,不願意再付了。他們的房子現在停工了,他們不知道甚麼時候能蓋完,他們現在卻背上了債務、房貸,還要開始月供,可能還無限制的供下去,還不知道甚麼時候能住進去。這是非常荒謬的,這是中國房地產現在巨大的、驚天的黑洞、黑幕。」

我們看,在中國,貸款買期房簡直就是在賭博,這樣看來,這些業主們早就應該停貸了。

一天前,我們看到,在代碼託管網站GitHub上,有關「中國各省市爛尾樓停貸通知匯總」的統計數據顯示,截至7月18日的晚間,中國已有316個樓盤發布了「全體業主停貸告知書」,和12日花旗報告統計的35個停貸樓盤相比,已經上升了8倍。

不過,這個數據,現在已經被封禁了,平台頁面上還標注了幾句話,「禁止政治敏感話題⋯⋯要相信黨、相信政府⋯⋯」等等。我們也不知道中共統治下,現在還有甚麼話是能說的有甚麼事不算是政治敏感話題的。整個國家都沒有真實數據、真實報道,在每一起事件的背後,都有民眾不知道的更深黑幕,那麼,這一波停貸潮背後,誰又是黑幕背後的始作俑者呢?在爛尾項目的開發商沒錢開工的背後,業主們交的錢都去哪兒了?

謝田:「顯然這個抵押貸款發放出去了,業主在付了,銀行手上擁有這個抵押貸款,賺到他們的利息,但銀行這筆錢不一定完全付給了建築商或者開發商。我想他們拿著這筆錢,很可能付給了70%、80%、90%,剩下的錢可能又被銀行賺去了。建築商拿到這個錢,實際上這是預付的錢,按道理,你應該用這個錢把房子建完,再拿到這些利潤,顯然這些建築商拿到錢之後,把它用到其它地方去了。」

也就是說,是中共的地方政府,中共的銀行,和房地產開發商、建築商,這個鏈條上的既得利益者們,一起在合謀盤剝中國的老百姓。

其實,我們從最近的河南村鎮銀行事件就可以看出來,儲戶們把錢放銀行了,拿不出錢,只能去維權,但是去上訪維權,就讓你的健康碼從綠碼變紅碼,讓你出不了門,維不了權,我們能看到,這個健康碼明顯就是人工隨意操控的,完全沒有甚麼權威性,就像兒戲一樣,就是中共「清零」遊戲中的一個工具,那麼,能讓健康碼隨意變色的都是些甚麼人呢?他們為甚麼要幫銀行來維穩,又和銀行是甚麼關係呢?

由此也可以看出,中共從上到下,就是一個錯綜複雜的利益鏈條。我們知道,河南村鎮銀行,被拋出了一個捲款400億元跑路海外的呂奕,也就是,政府說了,那些取不出錢的儲戶,他們的錢都是被呂奕捲走了,然後,呂奕就成了承擔事件責任的「背鍋俠」,這也是中共常用的一個障眼法,誰知道背後,會有多少個呂奕呢。

謝田:「我認為全都被這些中共的高官、金融界人士,還有地產商、開發商、這些房地產老闆、公司的這些上層人物捲走了,潛逃了。這些錢顯然已經不在中國了,在中國的話,中共政府還是有辦法把它追回來,讓他們繼續完成。那錢不在中國了,去哪裏了呢?肯定都去了海外了,離開中國了。」

我們看到,目前的停貸潮,是在愈演愈烈,不同爛尾樓盤的背後又涉及到多少的資金黑洞呢,現在,很多敏感的金融界專業人士都認為,這個問題還要鬧更大,原因就是,銀行的手上,還有不知道多少數額的房貸,而關鍵的是,他們實際上是收不回來這個錢的。

我們剛才也說了,美國的次貸危機,至少還有一個實體的房子作為抵押物,但中國不一樣,在停供潮中,連一個抵押物都沒有,房子還沒有建好,完全是紙面上的,虛假的泡沫。而那些在中共利益鏈條上的人,他們通過這個巨大的騙局在搶錢,把錢轉移到海外,這些中共權貴們,官商合謀捲走了百姓的辛苦錢,而這些百姓呢,他們卻可能要背上一生的債務。

我們也可以看到,已經出來很多這方面的報道。比如在上周六,大陸媒體網易就刊登了一個故事,有一對在鄭州生活買房的年輕夫妻,用了家裏全部積蓄,還搭上了未來三十年的收入,在去年底花了102萬買了一套融創的房子。可是,在售樓處剛簽完約,爛尾的壞消息就來了。在疫情下,已經被減薪的夫妻二人,不僅要照常支付房貸,還要繼續支付房屋租金。

不過,文章帶了個「維穩」的風向,提到夫妻二人面對如此殘酷的現實,還是如約去照了婚紗照。但是,在兩人強顏歡笑的婚紗照的背後,現實卻是殘酷的。中國老百姓攢錢買個房子真的不容易。因為,在你辛苦還貸的另一頭,拿走你的錢的,是一幫官商勾結的大騙子。

大家知道,我們現在所看到的,像這種停貸潮,它還只是一個開始,或者說是一個延續,因為現在,中國各種社會矛盾已經到了一個臨界點,一段時間以來,像是房地產各種爆雷、爛尾,到銀行呆帳、壞帳、擠兌,從失業潮到公務員減薪,等等,各種危機事件噴湧而出,雖然中國社會,在表面上,仍然被中共壓制得厲害,但似乎整個社會已經是在火山噴發的當口了,那麼,這一波停貸潮,很可能還會有更多的爛尾樓業主加入,而中共還能壓得住嗎?這種覺醒的連鎖效應,又會不會引發更大的社會問題呢?

謝田:「這和村鎮銀行出現資金被盜、擠兌的現象一樣。對這些老百姓來說,他自己幾十年的積蓄,加上他父母朋友支持的錢,加上他未來二十年、三十年的錢,未來的錢全部都拿出來,早已經是負資產,全部拿出來放在這裏邊。結果現在看起來,這些錢基本上就打了水漂了。他沒辦法輕易放過。中國老百姓實質上已經是很順從、很善良的,逼到這種程度,他現在也不得不揭竿而起了。」

「我想這個事情絕對會帶來非常大的社會上的衝擊。一旦這個口開啟了以後,這個裂口撕開了之後,同樣的問題一定會在全中國各地都會爆發出來,絕對不是幾百套樓盤的事情。」

「事實上,其他那些高端房地產樓盤的業主也開始停供。因為他看到你房地產公司這樣做,房子價格都會下降,包括豪宅的價格也會下降,他會覺得他當時花太多的錢,花冤枉錢,他也不想付下去。會影響到這些人,會影響到整個中國房地產業。我們說中國房地產的泡沫已經非常非常的大。現在很可能由這件事情把整體泡沫給破滅。房地產泡沫一旦破滅,中國的金融體系也一定會被拖下來。」

看來,這種停貸潮,很可能涉及的還不只是爛尾樓,很有可能會觸發整個房貸市場,中國房地產業的危機,還有可能會演變成連鎖反應,很快涉及到整個金融體系甚至政治體系,這種情形,有點像八九六四時的學生罷課、工人罷工,這一波停貸潮,也說不定最終會演變成一場民主運動。但我們也知道,在中國,每一次民眾發起的維權也好、民主運動也好,最終都被中共或是欺騙、或是拋出替罪羊、或是通過暴力給鎮壓了,那麼,這一次的停貸潮,中共當局還能摀住銀行體系的危機嗎?如果按照中共慣用的做法,它很可能會製造出另一個危機,來轉移百姓的視線,那麼這一次,它還能做得到嗎?

謝田:「這一次恐怕不會成功,因為它可能暫時地把注意力轉移,老百姓的注意力過了兩天會回到現實,因為他的房子沒了,他的存款沒了,他下半輩子生計都沒了,所以這個東西是揮不去,抹不掉的。中共肯定沒有辦法可以輕易逃脫的。下面問題越來越大,越來越多的時候,人們也會互相激勵,互相鼓勵。」

我們知道,在中共壓制下,現在很多中國百姓,都是明哲保身的心態,但現在不同,自己的利益完全充了公,自己的積蓄都是在給中共權貴做嫁衣,而中共也決不可能真正為民眾解決問題,最終都是在解決提出問題的民眾,那麼,很多人就意識到,自己的順從只能讓中共的利益鏈變本加厲地明搶,怎麼辦,退無可退了,那只有大家抱團反抗了,這樣大家還能在互相的支持中獲得抗爭的勇氣,那這種對維權經驗的學習和傳播,也很可能會演變成一種社會的反抗力量。

那麼,在二十大之前的關鍵時刻,中共會讓這件事情繼續發酵嗎?

在7月18日,中共喉舌人民網發了篇文章,提到了中共銀保監會又在強調,要千方百計「保交樓」,做好「保交樓」的金融服務。這個時候,用官媒報道傳遞這樣的信息,這明顯又是來維穩了,也就是表明了,現在這個停貸風波的炸彈,要儘量摀著,不能爆,要爆也要等到二十大之後。

那麼,這個炸彈,中共有沒有可能拆除呢。剛才,謝田教授分析說,他認為那些開發商、銀行消失的錢,都已經不在大陸了。如果是這樣,那麼,中共要拆去這個炸彈,就要出錢來補洞,但是這個錢從哪裏出呢?如果從財政支出,沒有名目、沒有合法的理由去出這筆錢。如果要印鈔票來填補這個巨大的窟窿,中國的通脹就會沖天了,人民幣就可能變成金元券。

當然,中共一定知道這個歷史教訓,但是不拆彈,接下來就可能會激發出更大的社會動盪,不過,我們也說了,中共也會用暴力、恐嚇、欺騙來拆彈,但是,不知道這一次還靈不靈驗。

所以,不管怎樣,這個炸彈,在二十大之前都成了隨時可能引爆的危險品,一旦真的爆發了,這對二十大來說就成了最要命的事兒,說不定真把中共給炸飛了。那麼,對於百姓來說,沒有了中共是好事還是壞事呢?

謝田:「首先對中國老百姓來說,首先澄清一個概念,他的錢不是中共給他的。因為你去打工,打工是你公司的老闆給你,去哪裏工作是政府和財政給你,他不是中國共產黨,中共不會生產,也不會創造價值,它是吸在中國人身上的吸血鬼,它是一個蛀蟲,它沒有給你錢。要是中共垮了,我倒覺得這個問題可以解決。」

從河南村鎮銀行這件事上,不少中國老百姓們也終於看明白了。他們原來會認為,只要把錢放銀行了,那是國家銀行啊,那是中共做背書的,那就最安全了,但不是,中國哪裏還有安全的地方呢?現在銀行也不安全了,可我們應該明白的是,在中國,最不安全的根源,其實就是中共。

所以,一旦中共垮台了,對中國人來說,在精神和財務上,也都會是一種解脫。

謝田:「現在,他們通過停貸、斷供這些事情,他們也會意識到,背後造成他們財務上災難的背後原因,就是共產黨和與共產黨勾結的奸商們。通過經濟上的泡沫破滅,我想中國老百姓會有一個覺醒,知道他們的苦難、災難背後的原因是甚麼,更多的真相,比如八九六四的真相,99年鎮壓法輪功的真相,還有以前中共怎麼在過去70年間,在和平時期傷害的那8,000萬中國人。所有的這些真相都會隨著人們的不滿,人們的憤懣一一地被披露出來。所以為甚麼我說很可能從房地產,金融,到經濟、到真相,到社會真相,讓人們有一個全面的覺醒。中國的老百姓全都覺醒了之後,可能中共的末日就不遠了。」

非常感謝謝田教授的分享。中國目前的情況,相信很多人都會感受到了中共正在崩塌的節奏中,不管中共這一次能不能摀住停貸潮這顆炸彈,中國房地產乃至整個金融體系,都已經是千瘡百孔,無法修復。不過,我們也相信,最黑暗的時刻也是最接近光明的時刻了。@

財商經濟研究所
策劃:宇文銘
撰文:李沺欣、蔚然
嘉賓:謝田
編輯:宇文銘
粵語配音:Ada
剪輯:曲歌
監製:李松筠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