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反送中運動中中槍的曾志健,與涉及反送中運動案件的3名男子共4人,因缺席審訊被法庭通緝。他們上周三(13日)在西貢北潭涌被捕,據報4人當時正打算逃往台灣。但他們被捕後警方種種安排卻有別於過往。有學者和時事評論員懷疑,當局的目的是恫嚇、分化抗爭、反對力量。另外,兩大左報亦將曾志健案與其連日砲轟的民主黨扯上關係。

曾志健等3人被捕後,周四(14日)由警車押到法院應訊。不過,是次傳媒卻罕有地近距離拍攝得被告的容貌,並廣泛報道。現場所拍得的片段及照片,能見到3名被告被鎖上手銬、腰纏鐵鏈、長髮披肩,由警員押解。

《明報》報道,當日的安排有別於以往懲教署的押解安排,警車沒有直接駛入法院羈留室,而是在羈留室前安排4名被告下車步入法院。案件另有一名被告被送到東區裁判法院審訊。

以往傳媒要拍攝被還押者出入法院,只有在囚車出入法院時,隔著其深色玻璃將相機貼近拍攝(行內稱「吸囚車」),記者從未可以與被還押者擦身而過。

另外,警方國家安全處高級警司李桂華在法庭開審前詳細披露案情,更形容有組織遊說4人潛逃及安排「窩藏」,並利用4人拍片講述生活情況並眾籌,是「立心不良」和「吃人血饅頭」。

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前助理教授鍾劍華反指,是警方國安處食「人血饅頭」,整個安排就是要突出網上有人騙錢,意圖分化社會上的反對力量。

時事評論員桑普則認為,警方公布的案情中,李桂華聲稱4人如何匿藏,包括4人為免被發現,被藏於紙箱中轉移,又付上40萬元離港等說法,都是警方一面之詞。他認為警方試圖以此製造輿論,分化抗爭陣營,所謂「立心不良」、「吃人血饅頭」,都是搞分化。

桑普:警方處理手法相當邪惡 警方可被控告妨礙司法公正

桑普形容警方國安處的處理手法是「獨特」、「相當令人意外」、「相當邪惡」。他形容,警方將被告押上法院明顯是要給傳媒見到他們,「明顯有羞辱意味」,「顯然是故意為之」;但另一方面卻假裝同情他們,「這樣的做法相當可怕」。

警方亦不同於以往用低調、隱藏的方式處理一切細節。律師出身的桑普指出,刑事案中一個人未被判有罪,應被推定為無罪,不戴頭套展露疑犯的做法,完全違反司法公正原則,「分分鐘警方可被控告妨礙司法公正」。

他解釋因為在審理案件時,應該要由檢方提供證據證明一切。「你說在北潭涌抓到他,你說這幾個人就是嫌疑犯,我怎麼知道你當日是否真的在北潭涌捉到他?你只是將他們展示給傳媒看,而這個展示並無任何的證據,確證所有事。」

他批評,警方現已不守無罪推定原則,「已經當每一個審訊是sham trial(假審判),每一次的拘捕是show」。

他質疑,警方之後公布的案情的動機是要將「逃亡者」與「協助逃亡者」區分開來,定性「逃亡者」是可憐的、被騙的;「協助逃亡者」是邪惡的、貪婪的、賤格的。他形容這種做法是分化、抹黑、恫嚇,「這就是共產黨做這場戲的目的」。

民主黨被牽涉 鍾劍華:集中火力令其「跪低」

同時,兩大左報《大公報》及《文匯報》在此事中,亦將案件與其連日砲轟的民主黨扯上關係,說協助曾志健等人潛逃的海外組織「Friends of Hong Kong」,曾經同民主黨國際事務委員會主席劉慧卿及袁海文、梁翊婷等民主黨中委,於2020年連線直播節目。

報道又揚言曾協助曾志健的「升旗易得道」,則與民主黨在「佔中」和反送中時為「同夥」。

兩大左報自上周起已經每日砲轟民主黨,接連以多篇大篇幅報道、刊登評論文章等形式,攻擊民主黨舉行宴會籌款及勾結外國勢力,又翻舊賬稱其過往行為「反中亂港」等,又批評疫情反彈時民主黨仍然舉行籌款宴會,是「籌款至上」,不符合公眾利益。

鍾劍華分析,觀乎兩報近日「搞到佢地(民主黨)連籌款晚會都搞唔成」,似乎都是想集中火力,令民主黨最終要「跪低」。

至於民主黨是否是繼支聯會和教協之後的最終目標,鍾稱要視乎形勢。「北京都是想留返一些民主花瓶在這裏做裝飾,其中當然最好就是民主黨啦。」

他分析在民主派中,公民黨「班大狀佢地信唔過」(那群大律師他們信不過),民協則太小。不過民主黨「首先要認錯、要跪低、要肯埋線先」。

警暴受害人 情況一度危殆

2019年的10月1日,當時仍是中五學生的曾志健在荃灣被警方開槍射中左胸,子彈距離心臟只有3厘米,曾志健情況一度危殆。他曾嘗試入稟向開槍警員索償,唯法援署認為警員開槍「合理」,拒絕他的法援申請。

事後曾志健被控告一項暴動及兩項襲警罪。他在前年12月未有出庭應訊,遭法庭發出拘捕令。當時有消息傳他已流亡,但沒交代身在何處,直至曾志健等4人上周三在西貢北潭涌被捕。

曾志健等3人在日前在區域法院提堂,他們沒有申請保釋,控方亦反對他們保釋,還押至9月13日再訊。餘下的被告王愷銘則在東區法院提堂,還押至8月31日再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