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大前爆發爛尾樓「停貸潮」,震驚中共當局。監管機構出手干預,要求房地產開發商確保按時交樓,但此舉未能說服維權業主停止他們的訴求。15日,大陸集體停貸「爛尾樓」至少達235個。日前首次發生上千西安受害業主集結陝西銀保監局,要求查辦銀行違規給開發商放貸。專家說,如果北京無法壓住這場全國性的停貸風暴,那中國經濟很可能會面臨非常嚴峻的危機與衝擊。

停貸爛尾樓增至235個

7月14日,上千業主集結在西安銀保監局抗議,直指其漠視銀行違規,卻不作為、不處罰。網上影片顯示,業主們高呼「違法放貸」,現場有大批公安戒備。

業主抗議過程中,出現過公安局長居中協調,銀保監局官員曾猶豫是否步出大門與業主代表溝通,業主們表示:「領導不要怕,我們不打你!」這宗抗議事件,大陸媒體均未報道,社交網絡也沒有隻字片語。

「強制停貸」風暴在中國範圍迅速蔓延,中共銀保監會7月14日晚間稱,停貸事件的關鍵在於「保交樓」,強調會引導金融機構參與風險處置,確保房地產開發商按時交付房屋。

中央社7月15日報道,發表「全體業主停貸告知書」的樓盤已達235個,並還在持續快速增加。不過,真實停貸爛尾樓可能遠比披露數據高。

網民「財經真相」發推文說:「雖然新增強制停貸樓盤還在增加,但是總數據卻是錯的!石家莊錦融尚御三期昨天發的通告,卻並未統計在石家莊數據內,截至發推時還是恒大的三個樓盤!」

隨後,他繼續發推文說:「GitHub上的停貸樓盤已經被封了,數據還是停留在235,有沒有誰知道最新的數據?另外似乎抖音上、微博上也看不到新的強制停貸通告,貌似已經禁止統計,誰還有新的途徑?」

不過,有網民回覆說,「是發起人的知乎被封禁了,GitHub倉庫沒封。」

這波業主集體停貸發出的告知書,已放棄追討開發商,把矛頭對準貸款銀行,直指銀行違規發放按揭貸款給開發商,未按規定把按揭存入監管賬戶,也未履行資金監管義務。

多地業主成苦主 被迫搬入爛尾樓 生活艱辛

綜合網絡消息,中央社說,西安是爛尾樓重災區之一,非正式統計多達70幾個。今年3月,近300名西安「易合坊」小區業主搬進復工無望的爛尾樓裏,在沒水沒電沒電梯的毛坯房中艱難棲身。

其後,西安高新區錦嶺公寓100多戶業主集體搬進爛尾近5年的樓房,有的打地鋪、有的睡板床。建商切斷水電,業主自建廁所。

YouTube「Bacon’s Journey 環華十年」製作的《住進爛尾樓》節目顯示,很多西安業主住在爛尾樓毛坯房中,生活極為艱難。

其中一位女士表示,孩子一歲時買了房,現在孩子都13歲了。當時他們花六七十萬舉債買房,卻爛尾10年,每月還不得不繼續還按揭。租房十幾年,實在掏不起房租,不得已半個月前搬到毛坯房中生活。

一些遭停貸的樓盤將復工

《金融時報》微信公眾號說,4個業主宣布集體停貸的樓盤已經正常施工或即將復工。如江西贛州「綠地博覽城」,房貸銀行13日下午實地調查發現,部份樓棟已有工人在施工。

報道稱,贛州經開區政府與綠地集團協商後,決定收購部份未動工的地塊,根據施工進度返還綠地人民幣近4億元土地出讓金,用於專案建設。

另外,鄭州市金水區豐慶路街道辦事處6日召集「名門翠園」各地塊業主代表開會,成立專用資金賬戶用於復工。街道辦事處稱「8月份將會看到進展」。

報道還提到,中國奧園集團與綠城管理集團14日簽署戰略合作協定。綠城將於本月啟動進場,保障項目交付、銷售。

不過,對於其它爛尾樓盤維權業主來說,中共監管部門的承諾並未能說服他們停止訴求。

若中國現次按危機 世界不能倖免

時事評論員王劍在其YouTube節目分析事件指,按揭佔中國各銀行的貸款總比例約為兩至三成,如果房地產市場出問題,相關的銀行會爆煲,包括中共6間主要銀行。停貸潮對中國房地產市場有巨大衝擊力,但會否引發中國版的「次按危機」仍需觀察。他指,如果中國真的發生「次按危機」,全世界都不能倖免。

王劍指,中國按揭首付三成,業主不會輕易斷供,一直被認為是優質資產,但現在的問題是房屋爛尾,供款可能收不回來。業主發現銀行很脆弱,停貸是對付銀行的最好辦法。停貸現在正在中國蔓延,大家都在模仿這個行為為自己爭取更大利益,甚至包括地產商的供應商,例如近日傳出,被恒大拖欠款項的供應商集體發聲明停貸停工。

王劍又指,爛尾樓的首要責任雖然在開發商身上,但部份爛尾樓的開發商已經潛逃或者破產。根據規定,預繳的按揭要存入監管賬戶,房屋爛尾都要追究監管的責任,兩個監管主體分別是地方政府有關部門和銀行。

停貸讓銀行壞賬暴增 恐引金融海嘯

資深媒體人唐浩在網媒節目《世界十字路口》中表示,停貸讓銀行壞賬暴增,恐引爆金融海嘯。

「如果停貸風暴擴大,銀行將陷入嚴重的壞賬虧損,有可能引爆大規模的『系統性危機』,也就是金融系統出現大規模的癱瘓,無法正常運作,不但無法借貸放款,一般民眾放在銀行的錢也可能拿不回來。」唐浩說。

他表示,最近,河南村鎮銀行爆煲事件,以及一些銀行陸續傳出不讓存戶取款,表明中國的金融體系,受到這兩年整體經濟不佳的衝擊,已經開始有銀行搖搖欲墜了。如果停貸風暴再帶來巨額的壞賬衝擊,真的引爆系統性的金融危機,那麼2008年的金融海嘯就很可能會在中國再次上演。

唐浩分析說,中共當局當然知道「停貸風暴」很危險,所以黨媒也發文警告爛尾樓可能會帶來巨大風險。但是黨媒提不出甚麼有效解方,只是要求各地政府自己想辦法。

他認為,地方政府本身已經債台高築,甚至付不出公務員的薪水,還要應付動態清零,挪出資金來支付各式各樣的核酸與封城費用,還要設法在年底之前花錢投入「GDP工程」來製造經濟數據。因此,地方政府還能有多少精力與資源來解決爛尾樓的停貸風暴?情況非常不樂觀。

以停貸對付銀行 前提要人數夠多

而王劍則認為,中共把中國變成沒有規則的「叢林社會」,大家的互動方式就是拳頭,誰的拳頭大拳頭硬就有優勢,就可以欺壓對手。業主過去一直無法對付開發商,開發商不理會他們,例如有人跑去恒大抗議,然後被當地政府鎮壓;民眾找銀保監維權,也遭警察鎮壓。銀行其實也在欺壓業主,「因為它明明知道這個錢放在它這裏,它轉走以後房子會爛尾,它還要讓他(業主)供樓,它(銀行)就在欺壓他(業主)」。

他續指,中共原本打算冷處理事件,但業主用停貸對付銀行,銀行就麻煩了,「你(業主)對付不了你的對手,你就可以用斷供的槓桿,讓銀行去找政府,前提是人數足夠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