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詩歌,達到了中國文學史上的高峰,而詩歌與書法相互滲透、融合的藝術形式也是空前未有的完美。

唐代詩人善書、書家善詩,一人兼詩人、書家雙重身份者比比皆是。

「詩仙」李白,《書訣》云其「大字得陶隱居、梁昭明之法,而雄逸秀麗、飄飄然有仙氣,一如其豪放、俊逸的詩風。」《宣和書譜》稱其「字畫尤飄逸,乃知自不特以詩名也。」

李白〈靜夜思〉書法作品。(Susii/Shutterstock)
李白〈靜夜思〉書法作品。(Susii/Shutterstock)

「詩聖」杜甫,《書史會要》稱其「楷、隸、行、草無不工」、「書貴瘦硬方通神」之說,被後人尊為一條書法美學原則。

白居易,書風高雅,清朗瀟灑,具有「筆勢翩翩」的藝術特點。此外,劉禹錫、柳宗元、孟浩然、常建、韋莊等都是同時在詩歌和書法兩方面取得很高的成就。

有許多書法家同時又是詩人,如歐陽詢、虞世南、顏真卿、柳公權等,詩文妙古今,《全唐詩》裏都有他們的作品。

如:草書家張旭,好尋仙訪道,常棲身於山水五湖雲霞,他在〈山中留客〉詩中寫道:「山光物態弄春暉,莫為輕陰便擬歸。縱使晴明無雨色,入雲深處亦沾衣。」構思新穎,富含哲理,描繪出雲山之美,及希望同友人共賞美景的願望。而空山幽谷、雲煙縹緲……那是怎樣的意境?他必須登高山、探幽谷,身臨其境,才能領略。「入雲深處」四字,更引人無限的遐思,因為「入」之愈「深」,其所見也就愈多,但是,此「非有志者不能至也」。

在書法藝術上造詣很高的文人不勝枚舉,狀元及第的盧肇,《書史會要》云:「肇以文翰知名海內,而工於書札。」

在武將中書家也不乏其人,官至武衛大將軍的李思訓,妙極丹青,畫作超絕,尤以金碧山水著稱,常結合佛、道、神、仙題材,創造出一種煙霞縹緲之境;在用筆方面,善書隸、草,法度謹嚴,筆力剛勁,氣勢飄逸。

在僧道中書家也很多,如道士孫思邈不僅醫術精湛,而且工於書法,其書韻度不凡,清遠古雅;司馬承禎善書,皇帝曾命他以三種字體書寫《道德經》,刊正文匍,刻為石經。道士吳筠、鍾離權,僧人懷素、懷仁、寒山、高閒、辨才等人書法也很出色。

那時,書法在民間也很普及,許多人以工整的楷書、恭虔之心抄寫佛、道經典,有的人書寫過程受到經文潛移默化的影響,筆力凝練穩重,在書法上頗具功力。

在書法領域,儒、佛、道三家思想不僅豐富了書法的題材和內涵,而且直接促進了書者思想境界的提升,書作或風格高古,或樸素自然,或天真率意,或法度謹嚴。書中蘊含作者追求「道法自然」和「稟天而自強」的境界美、寧靜淡遠的心境、空明澄淨之美、包容萬物的精神。

唐代書法藝術風格

清代書法理論家梁巘(讀yǎn)在《承晉齋積聞錄》中提出「晉人尚韻,唐人尚法,宋人尚意,元明尚態」的說法,是指書法特徵在不同時代各有千秋。所謂「唐人尚法」,是指唐朝的書法藝術一如盛唐氣象,重視法度,堂堂正正。

書法講究「法度」,「合法」才能「質美」。書寫的法度即創作過程中的形式和要求,是一種規矩,指按照文字特點及其涵義,以其書體筆法、結構和章法寫字,使之成為富有美感的藝術作品。

法的美學觀要求書法創作要「納氣韻於法度,融形質於神采」,從而達到書法形式與內容的完美結合。無論是用筆、結構和布局謀篇以及格調,都形成一種基本的創作規則和方法。卓越的書家總是善於在嚴格的法度之中自由馳騁並施展其創造才能,縱筆所如,即所謂:「出新意於法度之中,寄妙理於豪放之外。」

唐代各種書體在藝術風格上追求法度嚴謹、博大精深的境界。楷書發展於魏晉南北朝,成熟於唐代。隨著科舉在唐代的制度化,善楷書成為「身、言、書、判」的四條選士標準之一,楷書也隨著社會需要的背景和自身的發展規律逐步地「法備體嚴」,成為當時社會應用最廣泛的字體之一,是文人士子必須掌握的書寫技藝。唐代楷書堪為後世楷書的典範之作,留給後人豐碑巨制。

在唐太宗的影響下,歐陽詢、虞世南、褚遂良和薛稷「初唐四家」,他們的楷書風格都是以王羲之筆勢、筆法為基礎,又兼融漢魏碑文之法,提倡「沖和之美」、「盡善盡美」的書法藝術審美標準,從而形成各自獨特的藝術風格,可謂「書至初唐而極盛」,開「唐書尚法」之先河。

盛唐時期,以顏真卿為代表,顏體楷書「正而不拘、莊而不險、博大精深、雄逸豪邁」的風格,成為正統,把唐代書法的「尚法」藝術風格推向頂峰,《廣川書跋》評「魯公於書,其過人處,正在法度備存。」

柳公權的楷書雄秀挺拔,法度完備,是繼顏真卿之後又一位唐代楷法的集大成者。

唐代「行草」書家的風格走向飛動飄逸,其書看似無序,線條與結構的空間伸縮力好像自由多變,不受約束,實際上一招一式無不法度謹嚴、規矩方正。其書不越度,處處都能體現出書法藝術所必不可少的規矩與法度,是在熟練掌握技法的基礎上達到的一種「從心所欲不逾矩」的自由境界。

唐代隸、篆能承秦、漢之遺法,並將其發揚光大,形成或嚴整緊勁或遒勁圓活的風格。因此,唐人各種書體皆筆法精熟,中正淳厚,大氣雄渾。

唐朝文化的全面繁榮,大量佛、道經典的謄抄,並且題寫碑文、寺廟宮觀名;格律詩的形成、書寫;科舉考試和官吏考核時在題材、技法等方面都有相當嚴格的規定,這些均要求遵照法度,這也為「尚法」的書風起了一定的促進作用。

唐代書法的「法度」最嚴謹,其成就也是書法史上最頂峰的時刻。◇(待續)

中國湖北省襄陽市之唐朝皇宮。(cherry-hai/Shutterstock)
中國湖北省襄陽市之唐朝皇宮。(cherry-hai/Shutter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