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停貸潮」蔓延專家:中國可能發生次貸危機

二十大前爆發爛尾樓「停貸潮」,震驚中共當局。

中共銀保監會7月14日晚間稱,停貸事件的關鍵在於「保交樓」,強調會引導金融機構參與風險處置,確保房地產開發商按時交付房屋。

中共央行屬下的《金融時報》7月15日晚報道稱,事件引起關注後,在房地產企業及多部門共同努力下,此前披露的多個停工樓盤,有的已經正常施工,有的則傳出復工的消息。

不過,報道僅舉出四個有關項目。其中,江西贛州綠地博覽城商住小區,聲稱目前施工正常,贛州經開區政府收購綠地部份未動工的地塊,返還綠地近4億元土地出讓金用於項目建設。

河南鄭州「名門翠園」項目,多部門成立專用資金賬戶,用於翠園復工復產。廣州奧園雲和公館,合作方綠城管理集團將於7月啟動進場,以最快速度推進項目復工復產。而深圳佳兆業樾伴山項目,報道聲稱網上告知書情況不實,項目正常施工,現場有三百多名施工人員。

不過,不少大陸網民則質疑該消息的真實性,讓其「蓋好交房了再報道不遲」。

對於其他爛尾樓盤維權業主來說,中共監管部門的承諾並未能說服他們停止訴求。

路透社7月15日報道,一名鄭州業主表示,雖然地方當局保證開發商很快將恢復樓盤建設,但工地上還沒有看到任何動靜。該業主說:「我們目前沒有其它發聲的渠道,處境非常絕望。」

截至目前,全國已有21個省份捲入了停貸風暴,包括江西、河南、湖南、湖北等235個樓盤,貸款機構面臨的資金風險超過一萬億元人民幣。

澳洲的澳新銀行估計,爛尾樓涉及的房貸規模高達1.5萬億元人民幣,約2,200億美元。

近日,工商銀行、農業銀行等15家銀行陸續就停貸事件發布公告。但公告似乎沒有重視問題的嚴重性,仍聲稱停貸問題「規模較小,風險可控」。

資深媒體人唐浩在自媒體《世界十字路口》中表示,停貸讓銀行壞賬暴增,恐引爆金融海嘯。

唐浩:「如果停貸風暴擴大,銀行將陷入嚴重的壞賬虧損,有可能引爆大規模的『系統性危機』,也就是金融系統出現大規模的癱瘓,無法正常運作,不但無法借貸放款,一般民眾放在銀行的錢也可能拿不回來。」

他表示,最近,河南村鎮銀行爆雷事件,以及一些銀行陸續傳出不讓儲戶取款,表明中國的金融體系,受到這兩年整體經濟不佳的衝擊,已經開始有銀行搖搖欲墜了。

唐浩分析說,中共當局當然知道「停貸風暴」很危險,所以黨媒也發文警告爛尾樓可能會帶來巨大風險。但是黨媒提不出甚麼有效解方,只是要求各地政府自己想辦法。

唐浩:地方政府本身已經債台高築,甚至付不出公務員的薪水,還要應付動態清零,挪出資金來支付各式各樣的核酸與封城費用,還要設法在年底之前花錢投入「GDP工程」來製造經濟數據。

唐浩質疑,地方政府還能有多少精力與資源來解決爛尾樓的停貸風暴?他認為情況非常不樂觀。

唐浩:如果北京無法有效地壓住這場全國性的停貸風暴,那麼中國經濟很可能會面臨非常嚴峻的危機與衝擊。

時事評論員王劍在其YouTube節目分析事件指,房貸佔中國各銀行的貸款總比例約為二至三成,如果房地產市場出問題,相關的銀行會爆煲,包括中共六間主要銀行。

王劍表示,中國的商業銀行除了外資銀行以外,基本上都是共產黨的。

他說,中共把中國變成沒有規則的「叢林社會」。

王劍:在中國這個「叢林法則」的社會,基本上看到大家的互動方式就是拳頭,誰的拳頭大,誰的拳頭硬,誰就有優勢,誰就可以欺壓對手。你跟我交易,我實力雄厚,我就壓榨你。

他認為,中共的處理會用時間換空間,只要不是外債,就讓它慢慢過去,最後就均富。他們計劃是這樣的,一家家開發商慢慢拖死掉,就剩下國企了。

王劍:但沒想到韭菜不幹了,韭菜自己把自己剪了。你說,我本來要去剪韭菜,跑到地裏一看,韭菜自己把自己給剪了,我剪不到韭菜了。

他續指,業主用停貸對付銀行,銀行就麻煩了。

王劍:「只要任何人,只要你的人數足夠多,你(業主)對付不了你的對手,你就可以用斷供的槓桿,讓銀行去找政府,前提甚麼?前提是你的人數要足夠大。」

他認為,停貸潮對中國房地產市場有巨大衝擊力,但會否引發中國版的「次貸危機」仍需觀察。但他說,如果「次貸危機」一旦在中國發生的時候,全世界的國家都不會倖免。

王劍:大家記住,中國發生「次貸危機」,全世界沒有一個國家會倖免。大家記住這一條。

中國多地「熱死人」已連續12天高溫

近期,中國多地亦出現異常高溫天氣,中央氣象台連續12天發布高溫預警,多地出現「熱死人」悲劇。

7月16日,一年之中最熱的「三伏天」到來,前後可長達40天。17日早上6時,中央氣象台繼續發布高溫預警,預計當天白天,陝西南部、山西南部、河北南部、北京南部等地有35℃以上高溫天氣。

其中,新疆吐魯番地區、陝西東南部、河南西南部、上海西部等地的部份地區最高氣溫37∼39℃,陝西東南部、浙江東北部局地可達40℃以上。

異常高溫天氣,導致各地頻繁出現熱射病死亡案例。7月5日,陝西省西安市一名建築工人王建祿因熱射病倒在了收工回家的路上,被送醫後搶救無效,於次日凌晨去世。

據了解,熱射病是高溫引起的人體體溫調節功能失調、體內熱量過度積蓄,從而引發神經器官受損。嚴重者會導致死亡。

除了西安,上海、四川、浙江等地都出現了因熱射病致死案例。

歐洲繼續受熱浪侵襲英國召開緊急會議商討對策

歐洲繼續受熱浪侵襲,在多國引發嚴重山火。

法新社報道,近幾日來,法國、葡萄牙、西班牙和希臘消防人員持續對付森林大火,大火已摧殘數以千計公頃土地,還導致數人喪命。

這是數周來第2波吞噬西南歐洲部份地區的熱浪,科學家將這樣的現象歸咎於氣候變遷,還預測極端天氣將更頻繁且強烈。

在英國,氣象部門早前向英格蘭部份地區發出歷來首個「極熱」紅色警報,並宣布進入國家緊急狀態。政府周六(16日)召開緊急會議商討對策,警告酷熱天氣會嚴重影響交通,呼籲民眾避免不必要的出行,以及留家工作。

法國多處發生森林大火,在西南部吉倫特省的山火仍然肆虐,當局派出約三千名消防員和利用多架飛機投擲水彈,嘗試阻止火勢蔓延,當局目前已疏散了近一萬四千人。

法國38個省份已發布高溫橙色警報。西南部多個城鎮的氣溫,周六下午突破攝氏40度,埃羅省小鎮錫朗的最高氣溫更高達攝氏42.5度,氣象部門預測這個星期情況會更惡劣。

西班牙已連續多天氣溫升至攝氏40度以上,局部地區更高達45.7度,高溫天氣已造成最少360人死亡。西班牙亦發生多宗山火,馬拉加省多個村落共約三千名居民被迫撤離。

希臘克里特島,多處亦發生山火,當局出動約120名消防員協助救火。

在葡萄牙,繼14日創下攝氏47度的7月高溫紀錄後,葡萄牙民防單位藉著氣溫稍微下滑的機會,試著撲滅葡國北部剩下的一場大火。民防局長警告火災風險仍相當高。不過媒體報道指出,仍在焚燒的本土大火數量,已從稍早的20起降為11起。

華日:中共為俄羅斯提供軍用品支持

中共一直稱沒有向俄羅斯運送武器,但《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的調查顯示,廣泛用於軍事目的的中國商品,在俄烏戰後大批抵達俄羅斯。

據《華爾街日報》周五(7月15日)報道,一個由獨立公司和國有企業組成的複雜網絡隱藏了中共整體的貿易數據,這可能使其繞過美國對與俄羅斯貿易的制裁。

據中國海關的數據,2022年前五個月,中國對俄羅斯的晶片出貨量比一年前增加了一倍多,出口額達到約5,000萬美元,而印製電路等其它部件的出口則實現了兩位數的百分比增長。用於製造武器和航空航天的重要材料氧化鋁的出口量比去年高出400倍。

據路透社報道,在中共斥責西方制裁俄羅斯後,3月份,中國對俄羅斯的整體貿易額同比增長了12%。

自入侵以來,中國已成為俄羅斯最大的石油進口國,這可能是貿易額上升的部份原因。6月份,五家被指控支持俄羅斯軍隊的中國電子公司被商務部列入黑名單。

美國駐華大使伯恩斯(Nicholas Burns)告訴《華爾街日報》:「我們的政府和國家領導人從2月24日開始就非常清楚地表示,中國不應該在這場戰爭中為俄羅斯提供物質、經濟和軍事支持。」

「高級國防研究中心」(C4ADS)的研究員加西亞(Naomi Garcia)追蹤了俄羅斯和中國大型國有中央企業保利集團(Poly Group)子公司之間的交易。加西亞確認了2014年至2022年期間保利集團向俄羅斯國防部門組織進行的281筆先前未被披露的「兩用」(民用或軍用)貨物交易。

加西亞在一份聲明中說:「中國的國有企業集團與俄羅斯的國防部門進行敏感技術交易,包括向參與俄烏戰爭的公司。」並警告,中國的出口數據透明度低,以國家為主導的企業活動會掩蓋適用於國防的技術交易。

加西亞強調,無論中共是否是故意使貿易數據環境不透明,它最終掩蓋了參與軍事裝備貿易的人員和公司網絡,並破壞了全球不擴散努力。

但加西亞告訴《華爾街日報》,在俄羅斯2月入侵烏克蘭之後,C4ADS沒有發現有關中國保利集團的交易。

與保加利亞達協議北馬其頓展開加入歐盟談判

北馬其頓共和國總理科瓦切夫斯基(Dimitar Kovacevski)16日宣布,當局已與存在長期爭端的保加利亞達成協議。這讓該國在漫長17年的等待後,終於可以展開加入歐盟(EU)的談判。

由於北馬其頓與保加利亞在語言和歷史問題上存在糾紛,歐盟成員國保加利亞自2020年開始阻止歐盟與北馬其頓和阿爾巴尼亞進行入盟談判。

上月保加利亞代表同意撤消否決權,以換取歐盟保證北馬其頓將滿足保加利亞的要求。

據保加利亞國會上月通過的決議,北馬其頓必須在「與其他民族平等的基礎上」將保加利亞人納入憲法,並落實2017年與保加利亞簽署的友好睦鄰合作條約。該條約旨在終結歧視和仇恨言論。

北馬其頓總理科瓦切夫斯基在國會投票後告訴記者:「終於,在17年後,我們開始與歐盟進行入盟談判。」

針對這項進展,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在Twitter發帖,祝賀北馬其頓為迅速開啟入歐談判鋪路,形容該國抓住了這個歷史性機會。

目前,除了烏克蘭,北馬其頓、阿爾巴尼亞、塞爾維亞和蒙特內哥羅也都是歐盟正式候選國。

斯里蘭卡反對派領袖:誓言傾聽人民聲音

上周六(7月16日),處於危機、動盪中的斯里蘭卡,開始選舉新總統的程序。

候選人之一、斯里蘭卡反對派領袖普雷馬達薩(Sajith Pre-madasa)在上周五接受採訪時表示,如果他在議會選舉中獲勝,他將確保斯里蘭卡「永遠不會出現民選獨裁」。他誓言要「傾聽人民的聲音」,並追究已逃跑前總統的責任。

斯里蘭卡反對派領導人普雷馬達薩:「抓住那些掠奪斯里蘭卡的人。這應該通過適當的憲法、法律和民主程序來完成。」

斯里蘭卡前總統戈塔巴雅(Gotabaya Rajapaksa)上周三乘軍機逃離,第二天到達了新加坡,上周四(14日)正式辭任總統。

斯里蘭卡議會將在一周內選出新總統,新總統可以任命一位新總理,繼任總統的任期將於2024年結束。

前總統拉賈帕克薩的家族,過去20多年裏一直控制著斯里蘭卡,抗議者指責他們盜竊國家財政,管理不善,向中共借貸搞基礎建設,深陷債務陷阱,導致國家危機。

現在斯里蘭卡已沒有資金來支付2,200萬人口的食品、化肥、藥品和燃料等基本必需品的進口費用,經濟衰退之快令人心驚。

斯里蘭卡反對派領導人普雷馬達薩:「所有那些不明智、輕率、不切實際、愚蠢的決定……本屆政府的做法導致數以百萬計的人遭受饑餓、口渴和缺乏生計的痛苦。」

普雷馬達薩表示,斯里蘭卡必須進行債務重組。與國際金融機構合作,並與儘可能多的國家接觸。他的經濟計劃包括振興旅遊業、促進出口和吸引外國直接投資。

目前,斯里蘭卡原總理維克勒馬辛哈(Ranil Wickremesinghe)擔任臨時總統,直到選出新總統,但抗議者也要求原總理辭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