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因為修例風波而令社會氣氛驟然繃緊,6月9日百萬人上街之後,林鄭月娥面對來自四方八面的攻擊,連建制派議員也用粗口痛罵她。

到6月12日警方以不成比例的武力對付包圍立法會及政府門外的示威者之後,孤立無援的林鄭月娥似乎已經被紀律部隊騎劫。

當時一直在她身邊傳遞北京指示,也許對林鄭月娥如何面對當時的處境出謀獻策的,顯然也只有一個前武官,即當時出任行政長官辦公室主任的陳國基。

到後來北京制定了香港版的《國家安全法》,2020年7月正式生效之後的第二天,國務院便根據林鄭月娥提名,委任陳國基成為首任「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的秘書長。

可見陳國基是得到北京中央高度信任的關鍵人物,否則沒有可能讓他一人同時兼任特首辦主任及這一個至關重要的職位。這樣的任命顯然不是偶然,也令人難以相信這是林鄭月娥自己的選擇及提名。

到林鄭月娥不獲支持連任,而一直毫無表現,甚至可以說是表現差勁的李家超,竟然是唯一獲得北京支持的人,這種黃袍加身予窩囊廢的策略,背後的目的可以說是呼之欲出。

由這種人出任特首,還說什麼「一國兩制、港人治港」!既然李家超的水平是這麼清楚,他這五年任期是否能夠平安做到尾,這可能才是現屆特區政府予香港社會的最大懸念。在這樣的情況下,政務司長這個選擇就顯得更關鍵了。

政務司長就是特首的後備車軚,李家超如果有什麼頭暈身㷫、行開行埋,政務司長就會署任特首一職。

甚或如出現與當年董建華相似的情況,李家超練了25年的氣功突然失靈,腳痛腰酸不能視事,被「准許」離職,由政務司長頂上也顯然是最佳的接任安排。

因此,陳國基能夠成為政務司長,絕對不是黑馬跑出。他的背景、他與中共的淵源,看來絕對不會低於曾經一度被視為政務司長熱門人選的鄧炳強及曾國衛。

現在這個武官冶港的格局已經很清楚。陳國基一直以來比較克制低調,所以暫時仍未暴露出他的能力。但作為特首辦主任,難道林鄭月娥的決策,他真的完全沒有責任?

林鄭月娥暗示李家超等官員解釋政策不力,但當時在他身邊的陳國基,顯然也是對林鄭月娥的決策及定位產生過重要作用的關鍵人物。

因此,造成香港現在這個局面,陳國基不會沒有責任,對此人的能力與品格,香港人不應該有不切實際的幻想。

至於鄧炳強及曾國衛這些虎視眈眈,隨時峙機上位的,都是武官出身。鄧炳強的品格已是有目共睹,他擔任警隊高層及一哥期間發生的7.21事件、8.31事件,及多宗警暴事件,他都要負上無可推卸的責任。

至於曾國衛,大家除了記得他在辦公室擺上多張習近平的磁碟相片來表忠擦鞋這一戲劇性一幕之外,他當了局長兩年,曾經有一句半句令人有印象的談話嗎?

現在於特區管治團隊內的幾個武官出身的人物,予人的印象就是惡形惡相,一朝得志,就語無倫次,毫無親和力可言。加上他們長期只在紀律部隊工作,對香港社會施政的各方都不會有經驗,甚至可能觀念貧乏。

李家超做了一年政務司長,一句似樣的說話都未講過,也完全沒有任何功績可言。競逐特首過程中,他的語言能力、演說能力、及思維能力都令人大開眼界。

擔任了半個月特首,在立法會的答問大會中,也可以說是一貫地表演窩囊。

這就是香港今天的管治團隊,其間也大致可以想像到一段時間之內的未來管治團隊,如果還說「證明一國兩制成功」,或者「一國兩制的成就獲得舉世公認」,講的就算繼續面不紅耳不赤,聽的也可能會覺得有點哽耳。

當年吳三桂開關引清兵入關之後,被滿清王朝封為「平西王」,後來派遣他坐鎮雲南,實際上有貶謫之意,清廷對他也充滿戒心。

吳三桂是一介武夫,沒有多少政治頭腦,當時得到洪承疇獻計,建議他如果想保住自己為滿清所用,就要「不可使雲南一日無事也」。

吳三桂接受了這個建議,於是天天就在他管治的雲南攪風攪雨,興風作浪,為自己繼續坐鎮偏遠之地製造理據。鄧炳強、曾國衛之流的咀臉,就是吳三桂的當代香港版。

武官管治的一個必然後果,就只會為暴政推波助瀾,更甚者可能會興風作浪,指羊為虎,指鹿為馬。在一個文明社會,以警務頭子或由情報系統背景的人做領導人,從來都不是正常。

上邊講到這些人,從他們已經表現出來的能力和品格看,可以想像他們為了鞏固自己的權位,極有可能會以「不可使香港一日無事」態度來做事,來為他們那個集團繼續操持權力製造依據。

看來,過去幾年出現於香港的不幸局面還會延續一段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