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糕,遇熱即化,要放到雪櫃裏保存。然而,中國有一款雪糕卻燒烤都不化。由此引發人們對食品安全的擔憂。

「鍾薛高」是中國一款很貴的雪糕,價格直逼Haagen-Dazs在中國的銷售價格。今年6月25日,有消費者發了一個短片。影片中,把剛剛打開塑膠包裝的鍾薛高椰椰海鹽口味雪糕,放在31度高溫環境中1個小時,雪糕看起來都沒怎麼融化,形狀保持良好。之後很多人在相同條件下對不同口味鍾薛高雪糕做了相似實驗,發現這個品牌的雪糕最難融化。

還有消費者把雪糕直接放入熱油中多次炸,炸到手拿的塑膠柄都完全融化變形,雪糕還有一部份沒有融化,而炸過雪糕的油已經完全變黑。

有人拿其它品牌的雪糕與鍾薛高的雪糕做比較。結果發現,其它兩個品牌的雪糕在火燒試驗中,立即或很快開始融化並有液體往下滴。但鍾薛高的雪糕,不但沒有液體流出,且有煙霧產生並伴有焦糊味,外觀的融化程度也不明顯。

雪糕燒不化的現象有悖人們的認知,高溫怎麼融化不了雪糕呢?它裏面到底添加了甚麼?食用安全嗎?

對此,該公司公開發聲明回應稱,並不存在不融化的雪糕。並解釋說,固形物含量高、水少,完全融化後自然就為黏稠狀,不會完全散開變成一攤水狀。且該產品除部份原料本身含少量水外,配方未額外添加飲用水,僅使用極少量的食品乳化增稠劑,均嚴格按照國家相關標準添加,民眾可放心食用。

鍾薛高難融化事件,已引起該公司所在地上海市市場監督管理局注意,該局稱已關注到此事,並已告知相關業務科室。

Häagen-Dazs也在中國被熱炒

有趣的是,美國品牌冰淇淋Haagen-Dazs兩個批次的產品6月21日被台灣食藥部門檢出有毒成份「環氧乙烷」。同一天,Haagen-Dazs母公司通用磨坊(General Mill)中國公司發表聲明,表示這兩批在法國生產的產品,被檢出含有極微量(0.071 ppm)疑似環氧乙烷,但涉事的兩個批次並沒有在中國大陸銷售。

中國媒體把Haagen-Dazs的環氧乙烷事件拿出來熱炒的時間,正好是在鍾薛高不融化事件熱度不減的時間。多數討論主要集中在環氧乙烷的毒性,以及廣泛用於低溫消毒或某些農藥中的環氧乙烷,進入Haagen-Dazs冰淇淋中的可能途徑——可能由消毒設備或包裝時的殘留造成,也可能是來自原材料的農藥殘留。

不過中國媒體對哈根達斯問題的炒作,似乎並沒能阻止民眾對鍾薛高的各種極端「試驗」活動。而且很多討論,都把這兩種品牌放在一起對比著說,稱Haagen-Dazs在中國的高價,包含了進口稅和專賣冰櫃的成本;而宣稱自己是「中國的雪糕」的鍾薛高(諧音「中雪糕」),根本問題在於它的價太高。

有人還專門把這兩種品牌的香草口味冰淇淋的成份列出來對照。發現Haagen-Dazs冰淇淋沒有使用任何化學添加劑,使用的是天然香草豆莢,並且只用雞蛋黃作乳化劑和增稠劑。

而鍾薛高的香草口味冰淇淋,不但使用了食用香精(香草豆莢提取物),還使用了1種乳化劑、3種增稠劑和1種著色劑。

中國媒體引述快消品研究員文賢的話表示,在雪糕中添加卡拉膠等增稠劑,其它中國品牌也都有,但這次鐘薛高含膠量問題引發如此大爭議,主要還是消費者對其昂貴的價格不滿所致。

鍾薛高引領中國冰淇淋漲價潮

鍾薛高雪糕從2018年開始在中國網絡上躥紅,走的是高端消費路線。一隻78克的鍾薛高雪糕,最初就從十幾元起價(約2美元),後隨著不斷推出新產品,價格也不斷上漲,最高賣到一隻66元(約9.9美元)。此前,中國普通民眾日常雪糕的價格,最多只需幾塊錢(不超過1美元)。

在鍾薛高的帶領下,不但蒙牛、伊利等中國乳業巨頭也紛紛加入高端冰淇淋大潮,就連中國最著名的白酒品牌茅台,也跨界推出含有茅台酒(3%)的冰淇淋,一勺(scoop)品鑒價為每份39元(5.8美元)。

北京Daxue Consulting資訊公司的消費者分析師艾莉森·馬爾姆斯滕(Allison Malmsten)表示,儘管牛奶等原材料價格確實上漲,但鍾薛高等一些中國雪糕/冰淇淋品牌的價格上漲速度,已經超過了通貨膨脹的速度。

Häagen-Dazs冰淇淋在美國普通超市和食品店都有售賣,但在中國卻屬於高端品牌,在中國大城市的較大的超市中,Häagen-Dazs都有自己的專賣冰櫃。Häagen-Dazs在京東網購平台出售的69克朱古力脆皮士多啤梨雪糕,每隻39元(5.8美元)。@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