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4間河南村鎮銀行無法提款,7月10日,來自全國各地有約三千存戶在中共央行鄭州分行集體抗議,遭到警方暴力維穩。存戶遭強制寫保證書後被遣返。當局拋出部份存戶先行墊付的方案後,有存戶認為是拖延和分化手段,表示會繼續維權。之後中共官方一方面出面「安撫」,企圖消除負面影響,一方面卻對抗議民眾進行「秋後算賬」。

引發維權的河南4間村鎮銀行,包括禹州新民生村鎮銀行、上蔡惠民村鎮銀行、柘城黃淮村鎮銀行及開封新東方村鎮銀行,涉及約40萬存戶、400億元(人民幣,下同)存款。

儲戶遭暴力維穩 強制寫保證不維權

7月10日,二三千名來自全國各地的河南村鎮銀行受害存戶在中國人民銀行鄭州支行前維權抗議,遭到大批白衣人、黑衣人暴力毆打,執勤警察剛開始是在現場觀望,隨後加入白衣人、黑衣人圍困和毆打存戶。

有被打存戶告訴《大紀元》,他們只是討回合法的存款,他們中有婦孺老幼以及殘疾人。這些白衣人和黑衣人不分對象一律毆打,甚至坐輪椅的殘疾人、孕婦都被暴力捉走。過程前後,沒有任何一名官員過來詢問情況,更談不上解決問題。

這些影片在中國國內網絡上引發熱議,「河南人民銀行幾千名儲戶被圍」還一度登上微博熱搜,雖然很快被刪除,但還是有網民不斷重複上傳相關圖片,並表示「#鄭州710打人事件#詞條黑得掉,毆打群眾的暴行抹不掉」。

7月10日,河南村鎮銀行受害存戶在中國人民銀行鄭州支行維權,11時左右,一些沒穿制服的白衣人(便衣)開始捉人、拽人、踹人。( 影片截圖)
7月10日,河南村鎮銀行受害存戶在中國人民銀行鄭州支行維權,11時左右,一些沒穿制服的白衣人(便衣)開始捉人、拽人、踹人。( 影片截圖)

7月10日清晨5時,二三千名河南村鎮銀行受害存戶,前往中國人民銀行鄭州支行維權,高呼還錢。現場來了許 多黑衣人、白衣人,11 時左右開始抓人,不分小孩、孕婦被強行帶上車。( 影片截圖)
7月10日清晨5時,二三千名河南村鎮銀行受害存戶,前往中國人民銀行鄭州支行維權,高呼還錢。現場來了許 多黑衣人、白衣人,11 時左右開始抓人,不分小孩、孕婦被強行帶上車。( 影片截圖)

在美使館微博留言求救

隨後憤怒且無助的存戶及網民在美國大使館微博官方帳號下留言,希望獲得外國媒體的關注。

有網民求救說:「能不能幫我們報道一下河南警察打銀行存戶的事件。國內媒體被封殺了,只能指望你了。」

分析認為,中共一向把美國作為敵對國進行宣傳,教導民眾反美仇美,但普通中國民眾在遭遇不公、無處申訴時,選擇將求助訊息發到美國駐華機構的平台上,說明民智已開,黨的洗腦教育在現實面前不堪一擊。

河南省鄭州發生大規模暴力毆打村鎮銀行存戶事件後,無奈下,網民紛紛在美國駐華大使館的微博官方帳號 下求助。( 網絡截圖)
河南省鄭州發生大規模暴力毆打村鎮銀行存戶事件後,無奈下,網民紛紛在美國駐華大使館的微博官方帳號 下求助。( 網絡截圖)

《大紀元》記者聯繫到維權存戶,得知參與集會的存戶事後被送到學校、賓館、村委會等地點關押,他們被要求刪除照片、影片,並被強迫簽署保證書後遣返。

內蒙古一位女存戶黃英(化名)7月12日對《大紀元》表示,她自己存在鄭州村鎮銀行的錢有十四萬,丈夫存了十萬。

她介紹當天維權遭暴力維穩的情況說,當時婦女也被打,但主要打的是男存戶,黃英也被推擠、打頭,「當時衝過來的白衣人有三波,主要打的是那些男存戶,很多人受傷,有個吉林人的眼睛傷特別厲害,頭部輕微腦震盪,鼻樑骨折。」

7月10日清晨5時,二三千名河南村鎮銀行受害存戶,前往中國人民銀行鄭州支行維權,高呼還錢。現場來了許 多黑衣人、白衣人,11 時左右開始抓人,不分小孩、孕婦被強行帶上車。( 影片截圖)
7月10日清晨5時,二三千名河南村鎮銀行受害存戶,前往中國人民銀行鄭州支行維權,高呼還錢。現場來了許 多黑衣人、白衣人,11 時左右開始抓人,不分小孩、孕婦被強行帶上車。( 影片截圖)

7月10日警民衝突當中, 一名存戶被打到頸部骨折, 目前在鄭州市第二醫院,昏迷未醒。( 受訪者提供)
7月10日警民衝突當中, 一名存戶被打到頸部骨折, 目前在鄭州市第二醫院,昏迷未醒。( 受訪者提供)

黃英被送到青龍山莊,要強制登記資料,存戶們被要求趕緊訂票離開當地,誰訂票誰先出來。
「他們(警察)態度特別不好。就像對待犯人,上廁所都是有人跟著的。」

黃英最後沒辦法還是寫了保證書,和大多數人一樣被遣返。

官方墊付方案是拖延和分化戰術

河南省銀保監局及地方金融監管局11日晚上公告稱,根據案件查辦及資金資產追繳情況,會向4間銀行賬外業務客戶分類分批先行墊支,15日起先向金額5萬元以下的存戶墊支。至於金額5萬元以上的存戶,墊支安排另行公告。對於從額外渠道獲取高息或涉嫌違法及犯罪的資金,暫不墊支。

該公告遭到了一些中國社交媒體用戶的批評。一位網民說,「公告沒有提供明確計劃。他們只是不想還我們的錢。」

還有網民說,「5萬以下的存戶是『最革命者、無產者』,真可能拚命,如果斬死幾個政府工作人員,會影響習近平連任。先安撫好這些人再說。」

賬外業務指按照現行會計準則和制度規定,不能或不需要在資產負債表中加以確認的項目,例如一般負債擔保。

黃英對記者說,首先第一條是說單個機構、單人,總金額在5萬以下的先墊付,但其實這種人好像不是很多,這一部份人也沒有參加維權。

官方被批想用最少的錢解決問題

「我覺得官方是用最少、最低的成本解決掉很大一部份存戶。因為政府看到了這次來的人確實比上次多了一倍不止,可能被嚇到了,想用最少的錢解決。」

第二點,說賬外資金5萬以下。那麼賬外資金怎麼界定,由他來說了算,可能確實可以兌付一部份,但究竟墊付用多長時間、用多少錢,誰也不知道。「我認為是在拖,可能再往後排幾個月,5萬以內的,他們就會耐心的等待。」「政府可以兌兩月說還沒有兌完,你也不能去查賬。

第三點,說那些利息不合法的,不予兌付。黃英說,這種人可能不是很多,但是金額應該是相當大。

「人家大戶,就是說幾百萬以上的、幾千萬的,那一定是要跟銀行經理面對面的,當面算的一個錢。我認為那個很難查,一定不會走在賬裏。但是實際上在各個銀行都有這種操作。誰還會再走一個對公賬戶?」

她認為,當局可能懷疑那些大額存戶一定是吃了回扣,一定拿了除息,但是他們沒有證據,之所以這麼說,是想把這些大錢拖到最後,拖得更久。

「墊付方案」是當局一種分化手段

黃英還認為,當局這就是一種分化手段。「比方大夥兒們說集體去,就很難組織了,因為有人真的徹底想等待了,馬上就輪到(給)他(付款)了,為啥要把這個局攪了。這就變成了我們之間有了新的矛盾。」

她認為,這種做法應該是得到了中國銀監會、央行,包括國家層面的點頭示意的,包括打人和封殺事件。「你看7月10號打人事件是相當惡劣,但是現在已經刪帖全部完畢。」

黃女士說:「總之我第一感受就是5萬設得是有點少,實際上就是有一種糊弄的行為。另外最重要一點,這麼急匆匆地出了這個方案,是想用這個事遮蓋他7月10日打人那個事。他想轉移一下視線,同時用這辦法拖一拖。拖過暑假,因為這次是暑假,女人帶著孩子特別多,這次(抗議)是人最多的一次。」

當地銀保監會和公安局最近指,河南等地個別村鎮銀行網上交易系統被河南新財富集團操控和利用,涉案犯罪嫌疑人被捕,並「依法查封、扣押、凍結一批涉案資金、資產」。不過,河南新財富集團實際控制人呂奕,早前已外逃。

存戶表示不會放棄維權

黃英說,按官方這個兌付方案,可能第三批就能輪到她。但是還不是很樂觀,因為可能第一波就會拖上兩三個月,甚至會拖半年。她相信大家肯定又要去維權,到時她還會跟上。

「他們還可以這麼無賴、無恥,就這麼反反覆覆。他們就是甭管費多大力氣,就是想賴錢,他們不想解決。」

「(通過這件事)就是三觀盡毀,我就感覺(未來)孩子就儘量利用考學之類的都改改國籍,出去留個學,選擇多一點。你像這次唐山(打人事件)都不是單獨事件,河南、河北這不都這個樣子嗎?這是整個大環境的問題。」黃英說。

有一位男存戶存款在鄭州村鎮銀行存了五六百萬元拿不出來,他12日對《大紀元》記者說,官方的公告讓人難以理解、憤怒。

「他們(政府)臉皮太厚。照這個公告,跟我沒甚麼關係。少於5萬的能佔到百分之十五到二十。看看處理完這一批,會不會還有公告,到時候再應對。他們要是太過份的話,我們還得去(維權)。通過這件事情,我的目標很明確,就是要回我的存款,要不回來不行,是我的存款。」

目前維權存戶們變得越來越勇敢,紛紛接觸外媒。有存戶向路透社反映,警察、村裏的共產黨幹部和僱主在最近幾周向他們和他們的家人施壓,要求他們不要進行抗議,包括威脅要失去工作。其中一位在政府財政部門工作的人,在他試圖參加抗議活動的行為被曝光後,被迫辭職。

多位抗議者遭到「秋後算賬」

另外,在河南省當地監管機構11日表示,將從15日開始,分批向被幾家農村銀行凍結資金的客戶發放資金,存款5萬元以下的存戶「先行墊付」,5萬元以上的將「陸續墊付」的「安撫行動」之後,多位存戶被秋後算賬。

路透社7月12日報道,一名抗議的婦女說,自己當天被保安人員暴力驅散後,繼續面臨騷擾。

這名32歲的耿姓女子說,自己的前心和後背被中共打手踢傷,周二(12日)早上她被大聲敲門聲吵醒,有男人說她的公寓「漏水」,她知道那些人是警方人員,現在找上了門。

「我不知道他們是怎麼找到我的,這個房子在我媽媽名下。」耿威脅那些人說,如果他們企圖闖入,她就要跳窗戶,然後她躲在自己的房間裏3個小時之久,之後從另一側樓梯離開,她發現兩個不認識的黑衣男子在公寓大樓外站著把守。

自4月以來,存款被凍結的四家河南省小銀行的其他客戶,也報告了受到騷擾的情況。

「很多投資者都遇到過這種情況——它們(中共)想抹掉我們的手機上的訊息,它們想拿走影片和證據。」耿女士說,她和母親在其中一家銀行存了11萬元人民幣。

還有存戶告訴路透社,警察、村官和僱主最近幾周找到他們和他們的家人,向他們施壓不要抗議,包括威脅讓他們失去工作。

「村支書會去你家,和你家人說你在『鬧事』。」一位陳姓先生說,他說他因與外國媒體談話而被指控為「海外間諜」。

一位幫助存戶建立微信群的先生表示,當局指控他非法集會,給他造成「巨大的痛苦——他們(中共)騷擾我生病的媽媽、我的妻子,他們(中共)甚至去了學校找我的孩子,要我關閉聊天群」。

根據路透社看到的辭職截圖,另一名在政府財政部門工作的人在試圖參加抗議活動曝光後,被迫辭職。

其他人說,當他們前往抗議目的地時,警察、COVID-19預防工作人員和其他人多次打電話給他們,詢問他們在哪裏並要求見面。如果他們拒絕,這些電話將全天糾纏。

其中兩人說,在被警方拘留後,客戶已被要求簽署不抗議的保證書。

不過許多存戶表示,他們計劃繼續抗議。◇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