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心出行」程式或要實名登記,並考慮參考中國大陸「紅黃綠碼」做法,當局聲稱要防止確診人士「周圍走」。翻查報道,大陸「健康碼」已經成為政府打擊異己的工具,多宗事件顯示公民「被紅碼」限制出行,從而達到維穩目的。

醫務衞生局局長盧寵茂昨日在無綫電視一個節目中指,已與創新科技及工業局檢討「安心出行」程式,希望能在市民強制檢測前,通知其不要往高風險地方,或使有風險人士不可進入高風險場所,其中一個考慮方向,是參考大陸的「紅黃綠碼」的做法「動態管理」。

至於「安心出行」要否加設追蹤功能,盧指非首要,更重要的是實名登記,以有效通知市民有關風險。他又說,政府不希望增加社交距離措施,認為居家令、不讓市民去外出用膳等措施不夠精準。

大陸「健康碼」
成監控和打擊異己工具

大陸因應武漢肺炎疫情,在2020年初推出「健康碼」,只有持綠碼的人才有可能通行。持其它色碼的人,例如黃碼、紅碼,則需要自我隔離或滿足一定核酸檢測等要求,等待所持的碼轉成綠碼。

然而,「健康碼」的顏色轉變,並不只因為國民的健康情況。歷來多宗個案顯示,當局已經利用「健康碼」,限制公民人身自由,例如中國維權律師謝陽在2021年11月,準備飛往上海看望公民記者張展的母親,結果在機場發現他的「健康碼」為「紅碼」,意味著不能自由出行,只能回家。然而,第二天他的健康碼又變成綠色。

自今年4月起,河南有村鎮銀行存款被凍結,存戶無法取款。當數百名銀行存戶上月計劃參加在鄭州的抗議活動時,卻發現他們的健康碼由綠碼被變成紅碼,從而無法參加抗議。很多存戶說,他們的核酸檢測為陰性,健康碼卻突然「被紅碼」。

大陸媒體「財新」當時報道,這些存戶「被紅碼」的原因,與疫情本無關聯,僅僅因為他們是河南村鎮銀行取款難的受害人。部份存戶到河南的原因,是想在6月13日到監管機關、辦案機關、相關村鎮銀行了解最新進展,從而觸及了當地的維穩行動,有警察告訴儲戶應「合法維權、不要聚集」。

另外,河南鄭州之前有不止一個停工樓盤的多名業主披露,他們在上訪或反映樓盤問題後,突然「被紅碼」;當中有人表示「我們3個和開發商溝通比較積極的都被賦了紅碼」,不過打電話「溝通」後翌日早上,就變為綠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