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即將到來的中期選舉的預測顯示,美國可能會出現政治上的「紅州浪潮」。同時,隨著更多的公司和企業從藍州湧向紅州,經濟領域已形成多年的「向紅州大遷徙」浪潮正越演越烈,而且看不到浪潮的盡頭。

與政治上的黨派分界線一樣明顯的,是美國的50個州,現在似乎正在分為繁榮、高增長的、共和黨人執政的州,以及正在遭受長期衰退的、民主黨人執政的州。

但民主黨人執政的州似乎也正在「醒悟」,尋找出路,並認為他們的擁護墮胎權政策,將成為能夠吸引企業回流的關鍵因素。

在6月份,財富500強公司之一的主要經營工業、農業設備的Caterpillar公司和被稱為「對沖基金之王」的Citadel公司宣布,將離開民主黨人主導的伊利諾伊州。而它們只是最近決定離開高稅收、高監管州的眾多公司之一。

很多大公司,如Tesla、惠普、甲骨文和雷明頓,都是搬離加州、伊利諾伊州、紐約州和新澤西州,湧向德薩斯州、佛羅里達州、亞利桑那州和田納西州等商業友好地區的數以百計知名企業之一。加入「大遷徙」浪潮的公司涉及的行業很廣泛,包括了科技、金融、媒體、重型製造業、汽車和槍械等。

德州商業協會(Texas Association of Business)主席Glen Hamer對《大紀元時報》(The Epoch Times)表示:「(美國)正在進行一場大遷移,我預計它的速度還會加快。當Caterpillar公司和馬斯克(Elon Musk) 的公司搬來這個州時,這對整個國家、甚至整個世界來說,都是一個廣告。它表明該州正在發生一些積極的事情。而且還有一種乘數效應。」

根據在2022年對700名行政總裁的調查,對企業來說,最適合做生意的州是:德薩斯州、佛羅里達州、田納西州、亞利桑那州和北卡羅來納等紅州。對企業來說,經商環境最差的州是:加利福尼亞、紐約、伊利諾伊、新澤西和華盛頓州等藍州。

就連蘋果這樣的、沒有把總部搬到德薩斯州的公司,也選擇在德州建立其第二大員工園區。亞馬遜選擇了侯斯頓(Houston)作為其主要中心樞紐之一。福特、大眾和日產選擇田納西州作為其主要的新製造設施的所在地。

而在某些情況下,整個行業,如槍枝行業,都在整體地向南遷移。這些行業通常是藍州立法和訴訟的目標。

美國立法交流委員會(ALEC)負責政策的副總裁Lee Schalk告訴《大紀元時報》:「這個趨勢涉及的範圍很廣泛,我們在過去15年裏一直在追蹤這一趨勢。」

在其年度報告《富州窮州》中,美國立法交流委員會追蹤了各州的經濟趨勢。

Schalk說:「你不會看到有公司遷往紐約、加利福尼亞和新澤西等州,而只會看到有公司從這些州搬到其它臨近的州,因為那裏的政策會好一點。或者它們會乾脆大舉遷往德薩斯、佛羅里達、北卡羅來納等地。」

Hamer說:「德薩斯州是最早恢復了在疫情期間失去的所有工作的州之一。現在我們州的勞動力處於歷史最高水平,經濟具有多樣性和實力。無論是能源、製造業、醫療保健、技術、金融,只要你能想到的,德薩斯州的經濟都在全面啟動。」

他說,自2015年以來,德州已經吸引了250個知名大企業在那裏建立新總部。

當工作機會離開時,人們也隨之離開。

根據美國人口普查的數據,在2010年至2019年期間,民主黨人執政的加州、紐約州、新澤西州、密歇根州和伊利諾伊州共失去了400萬人口,即所謂的「左翼人群」。在同一時期,人口流入最多的州是佛羅里達州、德薩斯州、田納西州、俄亥俄州和亞利桑那州等等,由共和黨人執政的州。

各州都在通過減稅、減少繁瑣的審批章程和保護工作權利等政策來吸引公司。2013年,北卡羅來納州通過了一項具有里程碑意義的稅收改革方案,以削減企業和個人所得稅。那裏的企業所得稅現在是2.5%,並將在未來幾年內完全取消。

與這樣的州會因減稅而破產的預期相反,即使稅率降低了,由於公司和新居民的湧入,也往往會使州政府在財產稅、銷售稅和個人所得稅方面的收入增加。

僅在2020年,佛羅里達州就吸引了62.4萬名新居民,同時隨之而來的還有超過400億美元的收入,以及相當於約237億美元的新的稅收收入。佛羅里達州已經享受了20年的移民淨流入,總收入增加了1970億美元。

Schalk說,北卡羅來納州的最新預算中,已經包括了一項逐步取消企業所得稅的協議,同時還將給教師加薪,甚至補充了他們的「雨天基金」(Rainy day fund)。

他說:「北卡羅來納州之所以能夠做到這一點,是因為他們不僅大膽地降低了稅收,而且還控制了支出。」

而當有公司不斷進駐時,它們也帶來了無形的好處。

Hamer說:「任何居民社區都喜歡聽到,像Caterpillar這樣的藍籌公司搬遷到我們州的消息。因為這意味著,這些公司的高管們也將在各種不同的董事會、當地的藝術博物館、歌劇院或商會中任職。而當公司安置他們的員工時,他們也會深深地紮根於這個社區。他們會為那些能夠使社區更有活力的活動,貢獻自己的時間和財富。」

對於那些正在失去企業和人口的州來說,道理也是如此,但情況卻恰恰相反。那裏會形成一個惡性循環。他們在不斷地提高稅收,卻不但不能帶來更多的收入,而且因為稅基被耗盡,居民的生活質量也會受到影響。

根據伊利諾伊州經濟研究機構Wirepoints基於美國國稅局(IRS)的數據所做的報告,對於伊利諾伊州這樣連續21年人口減少的州來說,失去公司和人口的代價是非常明顯的。

自2000年以來,該州居民收入總共損失了5350億美元,這相當於在此期間損失了250億美元的稅收,僅在2020年就損失了40億美元稅收。伊利諾伊州所面臨的問題包括:2021年流失11.4萬居民;連續21年出現州預算赤字;公共養老金出現3,130億美元的赤字;以及全國第二高的財產稅率。

減少暴力犯罪也會有幫助。據報道,犯罪率上升是Citadel公司決定離開芝加哥,搬遷到邁阿密的因素之一。該對沖基金的行政總裁Ken Griffin曾是伊利諾伊州最富有的居民之一,並為該州的教育、文化、醫療和公民事業提供了超過6億美元的慈善捐款。

Schalk說:「這正是我們這個民主國家的魅力,50個州就是50個實驗場。我們能夠迅速看到,在所有領域的問題中,哪些解決方法是有效的,哪些是無效的。不幸的是,我沒有看到那些實施了高稅收和高支出的州,在試圖改變他們的方式。」

然而,最近,藍州似乎也正在「警醒」,並尋找提高其競爭力的方法。

加州州長Gavin Newsom最近公開表示:「一些企業可能已經離開了本州,請回來吧!我們歡迎你們回來,這是一個值得驕傲的地方。」

新澤西州的民主黨州長Phil Murphy向紅州的50多家公司發出了私人信件,呼籲他們搬來新澤西。康涅狄格州州長Ned Lamont也做了類似的嘗試。

這些民主黨州長正在強調一個他們認為會使自己比保守派執政的州更有優勢的監州監管優勢:他們對墮胎的寬鬆政策。

Murphy在給佐治亞州的公司的信中寫道:「對婦女身體自主權的推翻不能被忽視。這一決定將對你們在一個拒絕承認婦女生殖自由的州,去吸引和留住頂級女性人才的能力方面,會產生的寒蟬效應。」

Murphy的新聞秘書Alyana Alfaro Post對此表示:「Murphy州長鼓勵那些希望與員工站在一起的企業關注新澤西州。在這個州,他們可以確信婦女、LGBTQIA+社區和選民的權利,將始終受到保護。」

Lamont在一個影片推介中說:「我們是一個對家庭友好的州,尊重婦女。我知道你們中的一些人所在的州,如德薩斯州,正在取締婦女的(墮胎)選擇權。我們已經編纂了法律,我們正在保護婦女的選擇權……任何正在考慮搬離的企業主,給我打個電話。我很樂意聆聽你的意見。」

(原文

#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