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七十年代香港的製造業蓬勃,帶動百業興旺,激發不少香港人創業的念頭。做生意的都希望業務興隆,對上一輩人來說,創業是一件非常嚴肅的事,就像親生子女一樣:「不怕生壞命,最怕改壞名」。由公司的名字、字型、招牌的外觀都很重要,從構思設計開始,到選料切割,直至掛上招牌的一刻,都有著老闆的執著。

香港手製招牌林立,狹窄的街道上縱橫交錯卻亂中有序,配合繁體字書法的結構美學,這些字海成就了本土獨有的街景文化。(耀華製作室提供)
香港手製招牌林立,狹窄的街道上縱橫交錯卻亂中有序,配合繁體字書法的結構美學,這些字海成就了本土獨有的街景文化。(耀華製作室提供)

香港手製招牌林立,狹窄的街道上縱橫交錯卻亂中有序,配合繁體字書法的結構美學,這些字海成就了本土獨有的街景文化,這就是香港。手製招牌就好像是香港的名片,見證著整個城市的變遷,盛載著幾代人的故事,記載著大家走過的日子。既然手製招牌堪稱結構美學,一個招牌的誕生背後當然不只是工程學。

北河街保留著碩果僅存的招牌字。(Paul Hung提供)
北河街保留著碩果僅存的招牌字。(Paul Hung提供)

手製招牌老字號耀華製作室 李威伯伯的入行故事

今次我們找來香港碩果僅存的手製招牌老字號「耀華製作室」的創辦人李威伯伯,漫談他入行六十年以來手製字體招牌的變遷。同時與李威伯伯一對子女談談二人承繼父業,接管了「耀華製作室」後如何發揮創意,以新技術保育「耀華製作室」專屬的「李漢港楷」。

當年,李威伯伯是一位年輕上進,頭腦英明的小伙子,在水電工程處掛牌工作的他已有著一份安穩的工作。有一天,已是招牌店老闆的大哥來電求救,要弟弟回公司拯救一項新接回來的訂單。原來這個招牌是要購置一部相當昂貴的機器才能製成,如果未能如期交貨,要賠償巨額的款項!李威伯伯一看圖樣,滿有信心的保證可以手製完成,而且如期交給客人新張之用。

年青時的李威。(耀華製作室提供)
年青時的李威。(耀華製作室提供)

就這樣,李威伯伯因為親情而放棄「鐵飯碗」,回家為大哥打江山。直至李威伯伯婚後為了養妻活兒,才恩准自立門戶!在當時的香港,製作大型招牌必定能夠賺取可觀的收入,但李威伯伯卻選擇在黃大仙做街坊生意。麵包店、士多辦館、髮廊等,都是李伯伯的客戶。

李威伯伯和「寫字佬」李漢

招牌的手寫字體大多由另一位「寫字佬」負責,在九十年代,緣份令李威伯伯和「寫字佬」李漢遇上了,兩人非常投緣,加上同姓三分親,二人情如兩兄弟。李漢直稱李威「細佬」,李威亦曾收留李漢在店舖居住及工作。一九九二年,六十餘歲的李漢告老還鄉,卻擔心退休後沒有人為李威寫字做招牌。於是,他用自己一對老手,花了一年多時間翻開中華字典,執起毛筆,按部首順序寫了五千多字。他又從廣州出來香港,專程把兩疊大字送到李威店中,讓他將來隨手有字可用。然而,字寫好的時候,世界已踏入電腦字的年代。

一個招牌的誕生背後當然不只是工程學,李威娓娓道來當年故事。(Paul Hung提供)
一個招牌的誕生背後當然不只是工程學,李威娓娓道來當年故事。(Paul Hung提供)

李漢港楷「造字」工程

作為香港人,看到街道招牌不以為然,但隨著城市規劃,許多舊式樓宇面臨清拆,隨處可見的招牌亦逐漸消失。為了保育舊香港街道文化,李威的兒子健明用另類方法將手寫字體招牌重新演繹,在相隔了二十年後,將父親亡友的墨寶轉成電腦字體。

「寫字佬」李漢留下的招牌手寫字。(Paul Hung提供)
「寫字佬」李漢留下的招牌手寫字。(Paul Hung提供)

雖然李漢先生已經身故,但健明將如兵馬俑般珍貴的李漢港楷,展開「造字」工程,他的努力最終為李漢字體帶來一個很踏實的名份。看到這些字體,你會感受到一份莫名的親切感,因為在香港街道上抬頭可見的古舊招牌,大多都是出自李漢的手筆,都是李漢港楷。健明透過導賞團、展覧,甚至寫書,把李漢港楷(你看港街)推得更廣,成為屬於香港人的字體。

Sasa以十二年熟普洱茶與李威伯伯以茶會友,談談他的人生。(Paul Hung提供)
Sasa以十二年熟普洱茶與李威伯伯以茶會友,談談他的人生。(Paul Hung提供)

這次我以十二年熟普洱茶與李威伯伯以茶會友,談談他的人生,他的半退休生活,以及他對子女繼承這個式微行業的想法,當然還有他對茶的喜好!問他喜歡甚麼茶,他說:普洱,我怕其他茶會令我難以入睡。(待續)◇

Sasa簡介

廚藝導師、攝影導師、手沖咖啡師、茶藝愛好者、自由作家及攝影團領隊,俗稱斜槓族。現居香港,喜歡拿著相機看世界。現職「INARI Tea HK」負責人,職責是將好茶帶給愛茶的人。以茶會友,探索香港人香港事!

作者電郵:contact@inarit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