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匡到外太空找古龍、黃霑、金庸等人把酒談心,終於慶賀去到一個沒有黨國的地方了。

大家都說倪匡是「反共」作家,都在引述他的金句「共產黨是靠唔住的」、「我無講過妓女比共產黨可信,識我既人都知我好尊重妓女」,又或是《追龍》的神預言:「東方一個大城市會被毁滅」。

但我們要留意,倪匡更值得尊重推崇的,其實是「清醒」和「堅持」。

誰沒有試過反共?你看看1989年六四那個歷史時刻,跑馬地民主歌聲獻中華,數得出的天皇巨星都有獻唱,誰不在頭上綁一條白巾表心跡?電影人政壇中人中資機構負責人都悲憤莫明站台聲討中共惡行,但,今天如何?還剩幾人到今天願意談論或者承認自己有去過跑馬地?曾經的反共,只是曾經,今天是趕緊劃清界線、擁共媚共,傲骨變軟骨。

所以,倪匡厲害的地方,是他當年反共、今年反共、明年也反共,他是反共一條心到底,從未改變。

為何他會這麼堅持?我覺得有幾個原因。

第一,他是無比清醒的知道共產黨的本質。他幾乎是最早一排認識到「一國兩制」是不可行的人物,他接受媒體訪問時,面對「覺得一國兩制是否被破壞」,他哈哈一笑「從來都不可能實現,何來破壞,根本不存在」。這可不是馬後炮,他應該是看透了中共的霸權本質,是不可能和人分享權力的。「一國兩制」不就是「分享了管治權」,河水居然不能犯井水,一國居然要被兩制限制,這根不可能做到底。

於是,我們看到,鄧小平忍住了、江澤民也忍住了、胡錦濤也忍住了,到了習近平,終於不肯再忍了,一鋪清袋,推倒重來。倪匡看得真準。許多人看不到,或者一廂情願的相信,這可不能怪誰,這是無可奈何的選擇,不信又能如何?

第二,倪匡他不會被共產黨呃呃氹氹而放下戒心。統戰他的人多了去,經濟發展的美好前景也相當吸引,但他居然可以誓死不回大陸,是說到做到,誓不回國。2019後,許多香港人才有了這種覺悟,但之前,包括本人,也無法做到一刀兩斷;倪匡在許多《衛斯理》著作中也經常表現這種「不回國」的情節,我們未必可以學他這樣決斷,但至少我們要明白,祖國召喚你回去,並不是母親歡迎遊子,而只是統戰。今天政府不停要香港年青人到祖國走一走看一看,又大談大灣區發展,你看看國民黨的洪秀柱「蒙主(席)寵召」去到新疆後,說了甚麼鬼東西?

第三,倪匡是不會輕易原諒或者不會輕易替中共找犯錯的借口。當年有媒體人問倪匡,祖國60大壽喎,不能給個面子,少批評幾句嗎?倪匡笑著回答,60大壽就要原諒,咁我70係咪可以為所欲為?其實這就是所謂「祖國也有難處」的論調,中西方都有這種人,老是說「中國這麼大管理已經很不容易」、「和以前比較已經有驚人發展,多給點時間吧」,這些「原諒論」有些是真心膠,有些只是媚共的借口。倪匡告訴你,別輕易替政權找借口,也不要輕易說「原諒」,畢竟作為韮菜,又何資格原諒鎌刀呢?

第四,這也是很重要的一點,倪匡一生反共,但沒有反中,甚至他骨子裏是無比推崇熱愛中國文化。這應該和香港某女歌手突然「喜歡國樂」有所不同,倪匡在《衛斯理》中不停加插許多中國的神怪傳說、江湖幫會文化,最明顯便是那句口頭禪「我是一個受了嚴格傳統中國武術訓練的人」;這代表倪匡反共不反中,因為黨國真的不應混為一談。所以這位老人家,反共反得這麼堅持這麼清醒這麼有理智,真神人也﹗願他天上安好,江湖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