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十幾年,中共通過「一帶一路」等基礎設施項目向窮國提供數千億美元貸款,批評者稱其是債務陷阱,最終將借款者變成經濟附庸國。但專家說,今天,這個說法的另一面是,北京自己卻「掉入了它為其它國家挖的債務陷阱」。而要爬出自己挖的坑,中共並沒有甚麼好選擇。

知名中國政經專家、美國克雷蒙特麥肯納學院(CMC)教授裴敏欣(Minxin Pei)近日在「日經亞洲評論」上發表文章,闡述了上述看法。

中共全球提供貸款建基建 合作國並未受益

中共目前是發展中國家最大的官方債權人,但因很多貸款不透明,因此實際數據可能比大多數估計的要大得多。

有報告顯示,隱性債務和問題項目正在成為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的特點。

美國威廉與瑪麗學院(College of William and Mary)研究中心AidData2021年9月29日公布的一份報告,揭示了中共在42個發展中國家持有的未償還貸款超過這些國家本年度國內生產總值的10%。

研究發現,有3,850億美元的中國貸款沒有包含在各借債國的官方借款中,這相當於中國用於建設公路、鐵路和發電廠所發放的海外貸款的近一半。

報告警告說,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間,因為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國家的還款能力降低,讓那些在正常時期有問題的隱性債務變得格外擔憂。

此外,靠中共提供貸款的很多基礎設施項目難產生經濟效益,也加重借款國還債能力。

路透社2018年曾爆料中共在太平洋島國的一些大型基礎設施項目,不僅令這些島國的債務飆升,還存在嚴重質量問題。

以庫克群島的一些中共主導的項目為例,這些公共項目包括法院及體育場的建設。路透社當時援引庫克群島前司法部長Mark Short的話說:「很多建築都是如此不合規,正開始散架。」

另一個例子就是由中共借款並由中企在厄瓜多爾承建的「科卡科多辛克雷水電站」(Coca Codo Sinclair)的大壩。《紐約時報》曾爆料,根據該國政府的數據,由於鋼材質量不合格和承包商「中國水電」的焊接不當,大壩投入使用僅2年,其機械設備就已經出現了7,648處裂縫。厄瓜多爾管制辦公室的一份報告說,部份建築可能必須要拆除和重建。


圖為厄瓜多爾的「科卡科多辛克雷水電站」的大壩外部景觀。(CRISTINA VEGA/AFP/Getty Images)
圖為厄瓜多爾的「科卡科多辛克雷水電站」的大壩外部景觀。(CRISTINA VEGA/AFP/Getty Images)

斯里蘭卡宣布經濟徹底崩潰 巴基斯坦和贊比亞等國難還債

除了「一帶一路」項目本身帶來的經濟效益差外,目前在新冠病毒大流行、俄烏戰、高通脹率、資本外逃和糧食短缺等因素的打擊下,低收入國家發現越來越難以償還中國的貸款。

德國總理朔爾茨(Olaf Scholz)5月27日警告說,「南方世界」(global South)的下一次重大債務危機將源於中國(中共)在世界各地提供的貸款,這確實是一個嚴重的危險,因為涉及的參與者太多,人們甚至對此沒有全面了解。

「南方世界」主要指那些欠發達國家。

斯里蘭卡是支持中共「一帶一路」基礎設施項目最早的國家之一,曾與中共簽署了一系列大交易,包括10億美元的漢班托塔港口建設和14億美元的科倫坡港口城市計劃等。

但這也讓斯里蘭卡揹上了沉重的債務負擔。2017年12月,該國因無力償還債務不得不向中共交出了漢班托塔港以及港口周圍15000英畝的土地,租期長達99年。

斯里蘭卡的外債已經達到386億美元,約佔其GDP的47%。其中約有10%是欠中國的。

由於外匯儲備銳減、債務激增、新冠病毒疫情以及商品成本飆升,斯里蘭卡總理維克勒馬辛哈(Ranil Wickremesinghe)6月22日宣布,斯里蘭卡的經濟處於徹底崩潰之中。

該國幾乎沒有錢進口汽油、牛奶、煤氣和衛生紙。2022年早些時候,斯里蘭卡無法償還到期的近70億美元的債務。在北京未能提供債務免除後,斯里蘭卡在4月選擇暫停償還部份外債,等待重組。

中共「一帶一路」的另一個旗艦國家巴基斯坦近些年來也深陷經濟困境。巴國的第一條地鐵線路「橙線」(Orange Line),是中共對巴國的620億美元投資計劃的首批項目之一。

巴基斯坦財政部長伊斯梅爾(Miftah Ismail)6月24日說,一個由中共國有銀行組成的財團已經向巴基斯坦提供23億美元貸款,以使該國避免發生外匯支付危機。


巴基斯坦財政部長伊斯梅爾(Miftah Ismail)2022年6月24日說,一個由中共國有銀行組成的財團已經向巴基斯坦提供23億美元貸款。圖為2022年6月9日,伊斯梅爾在伊斯蘭堡舉行的「2021-22年經濟調查」啟動儀式上發表講話。(Farooq NAEEM / AFP)
巴基斯坦財政部長伊斯梅爾(Miftah Ismail)2022年6月24日說,一個由中共國有銀行組成的財團已經向巴基斯坦提供23億美元貸款。圖為2022年6月9日,伊斯梅爾在伊斯蘭堡舉行的「2021-22年經濟調查」啟動儀式上發表講話。(Farooq NAEEM / AFP)

除了亞洲國家,在過去十年中,中國已經成為了非洲國家的主要公共貸款人。根據政府官方數據,截至2021年底,贊比亞的外債總額為172.7 億美元,其中57.8億美元是對中共的外債。

贊比亞在兩年多前成為COVID大流行時代的第一個債務違約國後,正在尋求170億美元的外債減免。知情人士告訴路透社,進展緩慢的部份原因是中共缺乏處理棘手的債務重組的經驗,導致其公共貸款機構之間協調緩慢,阻礙了對贊比亞的債務減免進程。

贊比亞現在的債務負擔達到GDP的120%。

裴敏欣認為,隨著全球經濟狀況必將進一步惡化,許多其它發展中國家也會像斯里蘭卡等國一樣,出現拖欠外國貸款的情況。這些發展中國家的許多已經從中國獲得了數千億美元的貸款。現在,這些巨額貸款面臨風險,將給習近平帶來巨大挑戰。

要爬出自己挖的坑 中共沒甚麼好選擇

裴敏欣說,中國(中共)幾乎沒甚麼好的選擇來爬出它自己挖的這個坑。在經濟危機中向斯里蘭卡這樣的無力償還貸款政府施壓將是徒勞的,而且會起到反作用。中國(中共)在這個過程中不僅會損失錢財,還會毀掉自己的聲譽。此外,完全註銷債務將破壞中國國有銀行的資產負債表,這些銀行提供了這些貸款,中國(中共)政府最終將不得不彌補它們的損失。

隨著世界經濟形勢繼續黯淡,裴敏欣說,北京應該為自己製造的一場債務危機做好準備。

根據路透社在5月底發布的一篇文章,一位知情人士說,雖然中國央行一直願意推動贊比亞的債務緩解,但中共財政部一直很謹慎,擔心如果中方接受了對贊比亞提供貸款的巨大損失,就會在其它地方「樹立一個昂貴的先例」。

路透社說,中國是許多規模較小、風險較大的發展中國家的主要貸款人。但北京一直保持不透明,不僅在貸款條件方面,而且在如何與陷入困境的借款人進行重新談判方面。

中共在2019年1月曾悄悄勾消喀麥隆的450億中非法郎(當時合7800萬美元)債務,但卻不願讓人知道。在《華爾街日報》對此事進行了披露後,中共政府不得不公開說出其與喀麥隆達成了甚麼樣的協議。當時的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告訴CNN,中方同意免除喀麥隆截至2018年底到期未償還的政府間免息貸款債務。

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統計,喀麥隆的總債務是5.8萬億中非法郎(100億美元),其中大約三分之一是對中共的債務。

非洲的債務早已在中國國內存在越來越大的爭議。2018年9月,中共在中非合作論壇上承諾向非洲提供600億美元的援助、投資和貸款,當時中國互聯網上出現了大量憤怒的帖子。批評者質問為何中共在本國有至少3000萬人口仍然生活在貧困之中,年收入不到2300元(約合340美元)的情況下,仍然向非洲大撒錢。不過這些抱怨聲沒能在網上停留多久,就被中共的網絡審查員迅速刪掉。

中共對喀麥隆的免債可能會促使埃塞俄比亞、吉布提和贊比亞等高債務國家也期待獲得類似的待遇。

因此,除了怕引起中國國內的民憤外,上述因素也促使中共不願公布減免喀麥隆債務。#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