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ID-19(新冠病毒)疫情尚未爆發前,每到夏季出遊人潮多時,歐洲的各航空公司通常非常忙碌。目前在疫情與航空業人力短缺的雙重影響之下,德國旅客在機場排起了長隊。

德國許多機場的旅客在辦理登機手續和安檢時排起了長龍,每周有數百個航班被取消,因為航空公司無法為其配備人員,甚至行李幾天無法順利抵達。在過去兩年航空業幾乎陷入停頓之後,其中大部份是COVID-19大流行引發的痛苦,現在航空業正努力趕上激增的需求。

儘管這種情況對旅客來說很糟糕,但航空公司和機場員工正在遭受更多痛苦,飛行員、空乘人員、安全人員、行李搬運工,甚至機場巴士司機都報告說他們前所未有地過度勞累和壓力過大。

這些現象是由於員工短缺和旅行反彈。儘管全球旅客總數仍遠低於2019年的水平,但在今年3月,乘坐歐洲航空公司的人數比上一年猛增425%。

圖片顯示,7月1日,德國杜塞爾多夫(Dusseldorf)國際機場(代碼:DUS)出現許多排隊等候的旅客。

2022年7月1日,德國杜塞爾多夫(Dusseldorf),受到COVID-19(新冠病毒)疫情及因病短缺的人力影響,德國許多機場的登機手續處理時間比平時更長。圖為旅客在杜塞爾多夫國際機場排隊等候。(Ina Fassbender/AFP)
2022年7月1日,德國杜塞爾多夫(Dusseldorf),受到COVID-19(新冠病毒)疫情及因病短缺的人力影響,德國許多機場的登機手續處理時間比平時更長。圖為旅客在杜塞爾多夫國際機場排隊等候。(Ina Fassbender/AFP)

2022年7月1日,德國杜塞爾多夫(Dusseldorf),受到COVID-19(新冠病毒)疫情及因病短缺的人力影響,德國許多機場的登機手續處理時間比平時更長。圖為旅客在杜塞爾多夫國際機場排隊等候。(Ina Fassbender/AFP)
2022年7月1日,德國杜塞爾多夫(Dusseldorf),受到COVID-19(新冠病毒)疫情及因病短缺的人力影響,德國許多機場的登機手續處理時間比平時更長。圖為旅客在杜塞爾多夫國際機場排隊等候。(Ina Fassbender/AFP)

2022年7月1日,德國杜塞爾多夫(Dusseldorf),受到COVID-19(新冠病毒)疫情及因病短缺的人力影響,德國許多機場的登機手續處理時間比平時更長。圖為旅客在杜塞爾多夫國際機場排隊等候。(Ina Fassbender/AFP)
2022年7月1日,德國杜塞爾多夫(Dusseldorf),受到COVID-19(新冠病毒)疫情及因病短缺的人力影響,德國許多機場的登機手續處理時間比平時更長。圖為旅客在杜塞爾多夫國際機場排隊等候。(Ina Fassbender/AFP)

2022年7月1日,德國杜塞爾多夫(Dusseldorf),受到COVID-19(新冠病毒)疫情及因病短缺的人力影響,德國許多機場的登機手續處理時間比平時更長。圖為旅客在杜塞爾多夫國際機場排隊等候。(Ina Fassbender/AFP)
2022年7月1日,德國杜塞爾多夫(Dusseldorf),受到COVID-19(新冠病毒)疫情及因病短缺的人力影響,德國許多機場的登機手續處理時間比平時更長。圖為旅客在杜塞爾多夫國際機場排隊等候。(Ina Fassbender/AFP)

2022年7月1日,德國杜塞爾多夫(Dusseldorf),受到COVID-19(新冠病毒)疫情及因病短缺的人力影響,德國許多機場的登機手續處理時間比平時更長。圖為旅客在杜塞爾多夫國際機場排隊等候。(Ina Fassbender/AFP)
2022年7月1日,德國杜塞爾多夫(Dusseldorf),受到COVID-19(新冠病毒)疫情及因病短缺的人力影響,德國許多機場的登機手續處理時間比平時更長。圖為旅客在杜塞爾多夫國際機場排隊等候。(Ina Fassbender/AFP)

2022年7月1日,德國杜塞爾多夫(Dusseldorf),受到COVID-19(新冠病毒)疫情及因病短缺的人力影響,德國許多機場的登機手續處理時間比平時更長。圖為旅客在杜塞爾多夫國際機場排隊等候。(Ina Fassbender/AFP)
2022年7月1日,德國杜塞爾多夫(Dusseldorf),受到COVID-19(新冠病毒)疫情及因病短缺的人力影響,德國許多機場的登機手續處理時間比平時更長。圖為旅客在杜塞爾多夫國際機場排隊等候。(Ina Fassbender/AFP)

2022年7月1日,德國杜塞爾多夫(Dusseldorf),受到COVID-19(新冠病毒)疫情及因病短缺的人力影響,德國許多機場的登機手續處理時間比平時更長。圖為旅客在杜塞爾多夫國際機場排隊等候。(Ina Fassbender/AFP)
2022年7月1日,德國杜塞爾多夫(Dusseldorf),受到COVID-19(新冠病毒)疫情及因病短缺的人力影響,德國許多機場的登機手續處理時間比平時更長。圖為旅客在杜塞爾多夫國際機場排隊等候。(Ina Fassbender/AFP)

2022年7月1日,德國杜塞爾多夫(Dusseldorf),受到COVID-19(新冠病毒)疫情及因病短缺的人力影響,德國許多機場的登機手續處理時間比平時更長。圖為旅客在杜塞爾多夫國際機場排隊等候。(Ina Fassbender/AFP)
2022年7月1日,德國杜塞爾多夫(Dusseldorf),受到COVID-19(新冠病毒)疫情及因病短缺的人力影響,德國許多機場的登機手續處理時間比平時更長。圖為旅客在杜塞爾多夫國際機場排隊等候。(Ina Fassbender/AFP)

2022年7月1日,德國杜塞爾多夫(Dusseldorf),受到COVID-19(新冠病毒)疫情及因病短缺的人力影響,德國許多機場的登機手續處理時間比平時更長。圖為旅客在杜塞爾多夫國際機場排隊等候。(Ina Fassbender/AFP)
2022年7月1日,德國杜塞爾多夫(Dusseldorf),受到COVID-19(新冠病毒)疫情及因病短缺的人力影響,德國許多機場的登機手續處理時間比平時更長。圖為旅客在杜塞爾多夫國際機場排隊等候。(Ina Fassbender/AFP)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