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2月,當烏克蘭領導人澤連斯基號召外國志願者幫助擊退俄羅斯軍隊時,台灣導遊Chuang Yu-wei第二天就報名參加。

烏克蘭外長庫列巴(Dmitro Kouleba)3月6日表示,全球約有2萬人已抵達該國,他們自願與入侵烏國的俄軍對抗。

《華盛頓郵報》7月3日報道,51歲的Chuang Yu-wei來自台灣桃園。他說:「台灣不能是一個哭著求救卻不願意幫助別人的巨嬰。」

Chuang於3月抵達烏克蘭,他在哈爾科夫前線附近參加巡邏、幫助做飯、運送物資和挖掘戰壕。

中華民國國防部長邱國正也多次表示,「自己的國家自己救」。

「如果你想讓人們幫助你 你首先必須幫助他們」

中共和西方國家的分歧越來越大,並持續發展軍事建設。自從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以來,台灣人更加警惕中共是否入侵台灣。中共頻繁派遣軍機侵擾台灣,還時不時在台海附近軍演。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也曾表示在必要時以武力奪取台灣。

Chuang在1990年代曾在台灣軍隊服役,他是一小群前往烏克蘭參與抗擊俄軍的台灣志願者之一,對他們來說,戰爭是一個機會,可以將戰場經驗帶回台灣。

「我想讓全世界看到,我們不是那種坐等獲救的人。如果你想讓人們幫助你,你首先必須幫助他們。」Chuang對《華郵》說。

目前尚不知道有多少台灣人在烏克蘭作戰。接受《華盛頓郵報》採訪的台灣志願士兵估計,他們的同胞中約有10人參加了俄烏戰爭。

赴烏克蘭台灣人:回家後教台灣平民如何自衛

中共對台灣的軍事壓力越來越大,再加上在烏克蘭發生的衝突,在台灣激發了如何加強防禦的辯論,台灣正在權衡是否延長義務兵役制。

對於曾在台灣特種部隊和法國外籍軍團服役的一名26歲新竹潘姓(Pan)志願戰士來說,這些擔憂促使他在4月加入了烏克蘭國際軍團。

「烏克蘭戰爭爆發時,我第一時間趕了過來。」潘說,出於安全考慮,他只透露了姓氏。潘希望回台灣後開個新兵訓練營,從烏克蘭請來一些戰友,教台灣平民如何自衛。

台灣一家戰鬥技能培訓公司的官員告訴路透社,自從三個月前烏克蘭戰爭開始以來,有關如何用軟氣槍或可發射非金屬彈丸的低功率裝置進行射擊的課程,預訂量幾乎增加了三倍。

導遊Chang Yu對路透社說,在烏克蘭戰爭打響之後,「迫切」需要學習更多關於防禦性武器的知識,他和他的妻子一起參加了入門課程。

「烏克蘭-俄羅斯戰爭使來自海峽對岸的威脅成為現實。」Yu說,「這讓我們想到,如果那種情況發生在台灣,我們應該如何準備。」

最重要的技能是在真正戰爭中學會的

一些在烏克蘭的台灣士兵告訴《華郵》,最重要的技能是在真正戰爭中學會的。

27歲的Chen Ting-wei曾在台灣被稱為「蛙人」的精銳兩棲偵察巡邏部隊接受訓練,今年4月他被派去保衛哈爾科夫附近一個村莊。

他對《華郵》講述了一次死裏逃生的經歷:有一天,他和自己的小隊躲在戰壕裏時,一輛汽車從後面飛馳而過。他的一名隊友是美國海軍陸戰隊老兵,他建議他們應該離開,以防汽車被俄羅斯監視。不到一分鐘,他們所在區域就被俄軍轟炸,他們團隊一名沒有及時逃脫的成員遇難。

「我獲得的最重要的經驗是在戰場上的敏捷。」Chen對《華郵》說,「沒有經驗,你將無法迅速做出反應。」

烏克蘭外籍戰士:如果中共侵台 我們將在台灣見面

當Chen告訴其他外國士兵他來自台灣時,這些外國士兵承諾會在需要時來幫助台灣。「來自波蘭、美國、澳洲、巴西和烏克蘭的人都告訴我,如果中國(中共)襲擊台灣,『我們將在台灣見面』。」他說。

對Chuang來說,他覺得應該感謝烏克蘭。「如果烏克蘭在兩周內被(俄軍)擊敗,那麼習近平就會襲擊台灣。」他說。

Chuang感謝烏克蘭抵禦住了俄軍入侵。

5月23日,美國總統拜登和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召開聯合記者會,拜登明確表示,讓俄羅斯總統普京為在烏克蘭的野蠻行動付出沉重代價之所以重要,一個原因是為了阻止中共攻擊台灣。

拜登在講話中利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例子向中共明確了發動戰爭所面臨的嚴重後果。「他(普京)必須付出代價,俄羅斯也必須為已經實施的制裁付出長期代價。」他說。#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