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學友:為何「香港加油」變禁忌

「四大天王」之一的張學友,早前接受黨媒央視訪問時講了句「香港加油」,就被小粉紅罵得不得了,央視之後更是刪除了有關片段。張學友昨晚(3日)就回應說,他聽過「北京加油」、「武漢加油」等等,但是「香港加油」變成愛不愛國的標準,他就不理解啦。

網友就提醒張學友說,其實2021年,國安法生效後的第一個馬拉松,就有許多選手因為衣服印有「香港加油」而被拒參賽,還被警方要求出示身份證及搜身。大會更加以「穿著政治服飾」為由,要求選手換衫後才可以參賽。就算當年香港田徑總會亦曾經明確表示過,「香港加油」這四個字無問題,結果也是一樣。所以「香港加油」變成愛國標準,已經不是今年才發生的事啦。

聽起來,張學友和香港人的想法好像呢。等一下,他在回應裡面說,他的原則是藝人不涉及政治,更加說香港之前幾年是經歷過「黑暴」等等的事,所以才會百業蕭條、人心惶惶。網友說,「黑暴?」這個詞明明是中共抹黑香港市民抗爭的形容詞來著,說好的「不涉及政治」呢?

其實,這幾年都已經有許多人清醒地知道,理不理政治,是看黨的需要。黨要你表態,而你又不出聲,就會說你政治意識不夠強;當它不需要你的意見,而你又表態,就會說你搞政治。所以,很多人就會說「我不參與政治」,去逃避一些大事大非的議題。許多名人、藝人都會用這句話去避開表態,不過也有不少公眾人物敢於發言。

著名作家倪匡逝世

其中一位就是昨晚大家都有討論的人物,香港「四大才子」之一的著名作家倪匡,於昨日下午逝世,享年87歲。在最開始是由作家沈西城在Facebook公開這一個消息的,之後亦有大量網民留言悼念倪匡。而時事評論員陶傑就貼出他與倪匡的合照,又說他是全球華人70年來大腦最清醒的人。

回顧倪匡過去,他曾經寫了不少膾炙人口的小說,包括衛斯理系列、原振俠系列等等。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可以說是與黃霑和蔡瀾一齊主持亞洲電視的清談節目《今夜不設防》。

倪匡在1935年的上海出世,1950年代曾經在大陸的勞改農場做過公安,又經歷過大饑荒,為了生存而吃過四腳蛇、蟻卵和棉花等等。他在1957年就由大陸偷渡到香港,之後在工廠工作時再讀夜校進修。後來他投稿去《真報》及《工商日報》,不僅投稿被採納,亦成為了《真報》的員工。他之後慢慢成為一名作家,「衛斯理」、「沙翁」等都是他曾經用過的筆名。

他在1990年代曾經移民去了美國,亦在2005年決定封筆,在2007年就因為太太適應不了美國的生活而返回香港。在2012年,他獲頒香港電影金像獎的終身成就獎。3年前,他曾經接受港台節目《鏗鏘說》訪問,當時訪問他的是前香港大律師公會主席石永泰。倪匡說,自己以前偷渡來到香港之後,自食其力換食物,吃的就是叉燒,所以之後就喜歡吃叉燒啦。在節目訪問裡面,他又說,因為他對以前中共鬥地主的時候印象最深刻,所以他寫的第一部短篇小說《活埋》就是描寫當年中共的土地改革運動。

大家對倪匡的作品,最為熟悉的莫過於家傳戶曉的衛斯理系列當中的《追龍》,故事裡面講述一個東方大城市會因為命運,本身的優點被消失,然後滅亡。倪匡在訪問時說,《追龍》裡面指的「東方大城市」就是香港啦,更加說共產黨的話甚麼時候靠得住過?幾十年來,沒有一句話實現過!他又說,如果自由消失,香港的優點就會被毀滅。他亦認為,言論自由是一切自由之母,沒有言論自由,就沒有其它自由。當時,他以DQ立法會議員做例子說,政府不願意聽,就取消立法會議員的資格,是違背自由社會的原則。

可以見到,被譽為香港「四大才子」之一的倪匡,同樣是公眾人物,所取的政治觀、態度是完全截然不同,他的離世令人傷感,傷感的除了是一代才子消失,再一個是清醒、敢言的人又少了一個。敢言的人越來越少,或者這也是香港人越來越悲觀的原因之一。

近半港青年對香港悲觀

有一項調查發現,香港的年輕人差不多有一半人,對香港的未來都感到悲觀,而感到樂觀的只有不到兩成。這個調查的全名叫「青年對香港未來的願景」,是由一個名為「青年創研庫」的團體做的,它是由香港青年協會青年研究中心成立出來的。

他們今次的調查是在今年的5月13日至29日,用網上問卷訪問了1,054位15至34歲的會員,看下他們的想法。調查發現,超過六成的受訪者都認為,房屋短缺的問題最為優先,當中有45%的受訪者希望新政府可以解決青年的住屋問題,35.3%的人希望新政府可以聽年輕人的聲音。

另外,對於現在的移民潮,不知他們又怎麼看呢?差不多有20%的受訪者認為10年之後會移民,而認為會留在香港的人也不到一半,只有48.7%。新政府上場,許多人都對香港未來還有多自由抱有疑問,年輕人亦不例外。有38.3%的人希望10年之後,香港仍是自由之都,而他們最希望香港實踐的核心價值是自由、民主及法治。

有人說,現在香港社會撕裂,世代對立明顯,不知他們又怎麼看呢?結果顯示,有67%的年輕人都不覺得香港政府信任他們,亦有64%的受訪者表示自己不信任政府,顯示出兩者可以說是沒有甚麼互信的關係。不過就算是如此,調查亦發現,接近六成的受訪者認為,香港未來的建設與自己息息相關,而有32.4%的人希望自己可以在教育及人才培育方面,做些事令香港更加美好,亦有32.2%的人想參與醫療及公共衛生的範疇。

青年創研庫成員林景輝認為,近年的社會事件及疫情等,給香港政府的管治帶來前所未有的挑戰,而社會亦缺乏互信。他呼籲政府要把握新成立的契機,為社會塑造願景,為年輕人、市民及社會帶來希望。

工聯會麥美娟現在作為民政及青年事務局局長,不知她怎麼看這個結果呢?網友說,不知她會不會又在閉門會議時用粗口罵政府呢?不過港府罵得醒的話,就不會有今日這個結果啦。

美國資助翻牆軟件 助俄羅斯突破封鎖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之後,一直都對獨立媒體加以限制,如果有記者批評俄方的行動,或者是以「戰爭」來形容普京的所謂「軍事行動」的話,更有機會被俄羅斯政府告上法庭。就算告不到你,也會搞得你麻煩纏身。同時,俄羅斯政府亦對市民瀏覽互聯網有一定程度的封鎖,比如BBC、美國之音及自由歐洲電台等,在俄烏戰爭之後,俄羅斯人在一般情況下都上不去這些網站。美國政府及部分科技公司就一齊幫俄羅斯人突破這個「網絡長城」啦,讓俄羅斯人可以自由上網。

美國政府支持的開放技術基金會(OFT)就提供不少資金給部分的美國公司,讓他們可以免費地提供俗稱VPN的虛擬私人網絡服務給幾百萬俄羅斯人。俄羅斯人可以透過這項VPN技術,去瀏覽那些被俄羅斯封鎖的網站。今次有份幫手的代表Lantern說,主要都是那些想瀏覽獨立媒體的俄羅斯人,才會用他們的VPN。

另外有兩間IT公司亦不斷在幫俄羅斯人做反審查的程式,一間是Psiphon,另一間是nthLink。OFT就估計,大約有400萬名俄羅斯人都是靠這兩間公司而得到VPN服務的。Psiphon資深顧問Rodenburg說,他們發現俄羅斯用戶正在急速上升。在普京入侵烏克蘭之前,每日只是不到5萬人用VPN服務,但是到3月,每日就有100萬人在用啦。現在僅是靠這間公司上網的人,就大約是每日150萬人左右。

另外,雖然早前有烏克蘭的高層就認為,要切斷俄羅斯的互聯網去制裁俄羅斯。不過,亦有人認為,互聯網對俄羅斯反對派來講更加重要。維權組織Access Now的技術法律顧問Natalia Krapiva說,有完整的互聯網,可以令反抗運動繼續下去,因為不同類型的社會運動及反抗,無時無刻都在發生,而互聯網正可以維持住這些行動。雖然現在俄羅斯已經慢慢學會怎樣加強封鎖,令以前行得通的方法不再有效,但是Lantern的發言人就說,Lantern與Psiphon會繼續堅持運作下去。

在香港曾經也是一樣,可以無限制地上網,不過現在已經有部分網站被禁止瀏覽啦。雖然現在香港的情況仍然未到好像大陸和俄羅斯一樣嚴重,不過看來這也是遲早的事,所以大家都可能要學會用VPN,令自己可以繼續接受不同的資訊。

羅馬尼亞為擺脫對俄依賴開發天然氣

講起俄羅斯,大家都知道歐盟各國多次制裁俄羅斯,但是俄羅斯同時又是歐盟大部分成員國的能源供應國。為了不讓俄羅斯拿能源來要脅,不同國家都不斷開發不同的能源。羅馬尼亞就是其中之一。

羅馬尼亞黑海石油及天然氣公司,在6月28日就啟用了一座位於當地東南部的煉製廠。羅馬尼亞總理尼古拉丘卡為煉製廠致辭時就說,國際天然氣供應受到俄烏戰爭威脅,目前羅馬尼亞正採取行動,確保國家的能源安全。

雖然羅馬尼亞在海上及陸地都有大量天然氣儲備,但是在冬季的時候,天然氣仍然要由俄羅斯入口,來滿足大約20%的能源需求。今次黑海石油及天然氣公司,在美國私募基金凱雷投資集團及歐洲復興開發銀行的支持下,就在兩個星期前,開始開採黑海的海底天然氣。這一次是近30年來,第一個在黑海的離岸開採計劃。今次的計劃用了4億美金,目前的天然氣開採量是每日300萬立方米,預計在未來10年,可以發展到每年10億立方米的開採量,到時侯就可以滿足整個羅馬尼亞一成的需求量。

黑海石油及天然氣公司執行長Mark Beacom說,他希望公司可以用最先進的設備,放到黑海未來的天然氣開採計劃或者是再生能源計劃上。說是這麼說,但是羅馬尼亞在烏克蘭旁邊,有沒有受到波及呢?Beacom說,雖然羅馬尼亞不在戰場上,不過與戰場的距離也很近,所以怎樣都有些影響。例如在開採平台附近發現有水雷,或者是時不時有軍艦接近,以及有飛機在開採平台上空盤旋等等。

幸好羅馬尼亞是北約成員,相信俄羅斯現在連烏克蘭都未能征服,應該也不敢再多招惹北約。但是,歐盟那麼依賴俄羅斯的能源,如今要擺脫依賴,相信也要有一段時間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