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保衛戰」勝利後,明英宗被瓦剌釋放回國。景泰帝一直對英宗深懷戒心,將他軟禁在南宮。景泰八年(公元一四五七年)正月十六日,石亨和徐有貞等人趁景泰帝病重,率軍隊撞開南宮迎接英宗復位,史稱「奪門之變」。

遭陷害 于謙冤死 害人者 下場淒慘

景泰帝對待英宗的方式給人感覺十分苛刻,但景泰帝為人做事其實非常優柔寡斷,這就決定了他既做不了大好事,也做不了大壞事。他雖然對英宗很不好,但他不敢殺英宗。英宗復位後,徐有貞想報復于謙和內閣大學士王文。英宗很猶豫,他說,于謙有功於社稷。徐有貞問道,如果不殺于謙的話,陛下怎麼解釋「奪門之變」呢?

為了殺掉于謙,他們想了個主意,說于謙和王文謀反——他們兩個準備迎接仁宗的孫子親王朱祁鏞來繼皇帝位。審這個案子的時候,王文為自己辯護說,這完全是栽贓陷害,如果要去迎接親王的話,必須有內府的金牌,如果要迎接親王進京的話,必須要調儀仗隊,包括軍馬,這需要兵部的馬牌。我金牌也沒有,馬牌也沒有,你去查吧,你看兵部和內府有沒有這種紀錄。審案子的人為了討好皇帝,就在他們調親王入京這個罪名前面加了兩個字「意欲」,這就跟岳飛當年的「莫須有」差不多了。

王文為自己辯護的時候,于謙回頭看著王文說,不要再說了,他們本來也不是想弄清楚事情的真相,他們就是想找一個藉口殺掉我們,你說這些還有甚麼用呢?就這樣,于謙和王文都被殺了。殺掉于謙後,官府抄他家時,發現他家徒四壁,只有一個房間鎖得非常牢,打開一看,裏邊都是原來皇帝賜給他的衣服、劍還有禮器,可見他對皇帝非常忠誠。

于謙死的時候,烏雲密布。老百姓都知道他是冤死的。參加「奪門之變」的宦官曹吉祥有一個部下名叫朵兒,朵兒覺得于謙死得冤,就跑到于謙被斬首的地方哭泣、拜祭。曹吉祥跟于謙有矛盾,就把朵兒痛打了一頓。第二天,朵兒又拿著酒去哭泣拜祭。可見公道自在人心!都督同知陳逵將于謙的骸骨收葬於于謙的家鄉杭州。岳飛也是埋在那裏。太后知道于謙被殺後,嘆息了很久。英宗對此也很後悔。

參加「奪門之變」者的下場都很不好。徐有貞誣陷于謙,導致于謙被殺,結果他自己被曹吉祥誣陷,僅半年之後就被貶到金齒(今雲南)。石亨捲入了一個謀反案被殺。石亨是一個恃功而驕的人,他覺得幫助英宗奪了皇位,功勞很大,就推薦了一個名叫陳汝言的人做兵部尚書,接替于謙。結果陳汝言才當了一年的兵部尚書,就因為貪墨被免官,在他們家抄出大量金錢。英宗責備石亨說,你看于謙當了那麼多年的兵部尚書,家裏那麼窮,你推薦的人當了一年,家裏就有這麼多的錢,你怎麼淨推薦這些貪墨之徒呢?

明朝後來又出現很多邊患,有少數民族騷擾大明,對大明構成威脅。這時有人跟英宗說,如果于謙還活著的話,那些人是不敢來騷擾我們的。英宗聽到這種話就默然,他也覺得于謙確實是死得太冤了,自己這個事做得很不對。

其實,英宗在「奪門之變」後不久,就對當時策劃此事的人有了不好的想法,因為那時候景泰帝已經病得很重了,「奪門之變」後大約一兩個月就病死了。有一次,大學士李賢對英宗說,只要這些人再等一等,等到景泰帝駕崩,又沒有太子,大臣們自然會把太上皇迎回來復位,到時候您當皇帝名正言順,現在鬧了這麼一齣「奪門之變」,又是宗室之禍。幸好這事辦成了,如果當初沒辦成的話,陛下今天會在哪裏呢?顯然那個事兒不成的話,英宗就死定了。李賢接著說,石亨、曹吉祥這幫人做這件事,無非是想把一個必成的事情變成他們自己的功勞而已,但是卻讓陛下冒了這麼大的險。所以從那時起,英宗就對這些人有了負面的想法。後來石亨又那麼囂張,並捲入了一個謀反案,所以英宗乾脆就把他殺了。曹吉祥的侄兒曹欽也參與謀反,曹吉祥被凌遲處死,曹家被滅族。

天順八年(公元1464年)英宗駕崩,他的太子朱見深即位,史稱憲宗,年號成化。憲宗在位二十三年。憲宗駕崩後,他的兒子孝宗即位,孝宗在位十八年。

受寵信 劉瑾弄權 太囂張 害慘眾臣

公元1505年,孝宗駕崩,太子朱厚照繼位,改元正德,廟號武宗。武宗即位時年方15歲,他寵信以劉瑾為首的八個宦官,當時人稱「八虎」。劉瑾篡權成為司禮監掌印太監,掌握政務大權。此外八虎還掌握了西廠和內行廠等特務機構。

劉瑾非常囂張。據《明史·劉瑾傳》記載,他幹的壞事很多,因為時間關係,我們就講三件事。一是劉瑾是怎麼弄權的。當時有兩個內閣大學士參與彈劾劉瑾,一個是劉健,一個是謝遷。彈劾劉瑾失敗後,他們兩人就辭職了。之後劉瑾任命吏部尚書焦芳到文淵閣做大學士。焦芳是一個沒有任何原則的人,凡事諂事劉瑾。另外一個內閣大學士李東陽基本上不管事。

劉瑾怎麼弄權呢?他一直派人跟著武宗,每次武宗玩一個東西玩得特別高興時,他就把奏章遞上去說,皇上,這兒有這麼多事要處理。皇上一看,就揮手說,去去去,我正玩得高興呢,這事你們自己看著辦吧,不然要你們幹甚麼呀。從此劉瑾以此為藉口,很多奏章就不再給皇帝看了。他是司禮監大太監,他是可以用璽的,只要用璽,就跟皇帝的詔命沒有任何區別。他知道武宗愛玩,就用聲色犬馬誘惑他,讓他看摔跤的遊戲,給他養各種珍禽異獸,這樣劉瑾就掌握了朝廷奏章批答的權力。

劉瑾不學無術,可能連字都不認識。他把奏章都拿回家裡,和他的妹夫以及一些奸滑之徒一起商量,這些人都不怎麼讀書,所以做的批示文辭非常粗陋,而且廢話連篇。批完後,內閣大學士焦芳為他們潤色,按他們的意見用文雅的文字再表述一遍,之後再蓋印。《明史》記載,李東陽「俯首而已」,別人愛怎麼幹怎麼幹,他不管。

第二件事是正德三年夏天,在皇帝走的御道上發現了一封書信,信中揭露劉瑾幹的那些壞事。劉瑾懷疑有大臣在背後害他,於是命令所有大臣跪在奉天門外。他不過是一個太監,讓所有大臣從早一直跪到晚上,讓他們交代到底是誰幹的。那天天氣酷熱,三人中暑而死。我們可以想像,能夠做到京城大員的那些人,都是有幾十年資歷熬上去的,都是年齡很大的人,大太陽底下跪一天,流著汗,哪裏受得了。當時太監李榮覺得大臣們太可憐了,弄了一些冰鎮的西瓜給大臣們吃,結果被劉瑾免官。太監黃偉當時也很生氣,他說,這封信上寫的都是為國為民的好事,到底是誰寫的,不如就承認吧,不要讓那麼多人都受牽連。這話被劉瑾聽到後,把黃偉也免職,趕到外地去了。當天晚上,調查沒有結果,劉瑾囂張地下令將所有五品以下官員全部關進監獄。後來李東陽為大臣們說了一些好話,劉瑾也隱隱聽說,信實際上是一個宦官寫的,才把那些大臣們放出來。

都給事中許天錫寫奏章彈劾劉瑾,他知道皇上不可能看到奏章,於是把奏章寫好之後,揣到自己懷裏上吊而死。

第三件事就是,一般來說大臣們給皇上寫奏章,寫一份交上就完了,而那時大臣要寫兩份,稱之為紅本和白本,一份先給劉瑾看,劉瑾同意了之後,再寫一份交給通政司,好像當時的明朝有兩個皇帝一樣。

現在我們再回到正德元年,當時內閣大學士劉健和謝遷與司禮監大太監王岳一起彈劾劉瑾,這兩個大學士一看扳不倒劉瑾就辭職了。辭職後,有一個名叫戴銑的人給皇帝寫信說,皇帝請您把這兩個人留下來,這是國之棟樑、憂心國事的人,又是有才幹的人。結果信被劉瑾看到了,劉瑾將戴銑廷杖致死。戴銑的死激怒了一個人,這個人就是後來大明的一個傳奇人物,也是心學的集大成者王陽明。(待續)

編注:本文根據章天亮博士的大型講史系列節目《笑談風雲》之《隋唐盛世》視頻版整理而成。

《笑談風雲》是新唐人電視台製作的視頻版中國通史,目前已出版《東周列國》、《秦皇漢武》、《隋唐盛世》和《兩宋繁華》四部,第五部《大明王朝》也已於2019年底面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