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方菲訪談】。

近日,中共提出台灣海峽非國際水域的說法,同時習近平發布「非戰爭軍事行動」軍令引發關注。外界分析,中共似在二十大前人為提升台海緊張局勢。另一方面,中共國內重大社會事件頻發,從唐山打人到河南銀行爆煲,顯示社會危機四宗。

本期節目我們專訪資深時評人士桑普先生,來解讀台海局勢以及中共政局。桑普先生您好,非常感謝您再次上我們節目。

桑普:方菲女士你好,各位觀眾朋友大家好。

中共稱台灣海峽不是國際水域:對內強勢 對外試探

主持人:好的,謝謝。桑普先生,我先請您來解讀一下,中共說的這個台灣海峽非國際水域的說法。因為之前中共一直也說,說台灣海峽是它的甚麼專屬經濟區,每一次美國的軍艦通過的時候它都要抗議,但是好像並沒有明確地把法律地位提出來。那它現在開始明確說台灣海峽不是國際水域,您覺得這個背後的意圖是甚麼呢?

桑普:背後的意圖是雙重的,第一個它要求美國的軍艦不得未經解放軍,即中共的允許下通過台灣海峽。這個是恫嚇台灣之外,也是恫嚇南韓跟日本。因為一旦台灣海峽內海化,台灣內國化之後,台灣海峽就變成是中共掐住的咽喉,南韓跟日本的能源跟補給也是成為問題。美國在全亞太、全印太的策略就崩了一大塊,整個國際和平就受到非常大的威脅。

所以它的目的是要試探美國在現在拜登政府的領導下,會不會說真的是硬起來,強硬起來去對抗中共。同時第二方面,也是在二十大前,跟很多不同的敵對勢力有一個叫買帳的情況。就是你知道很多人都是慫恿習近平一定要對台灣強硬,那他一定要擺出一副非常強硬的態勢。一旦他軟弱,就會被政敵亂箭齊發。所以在政爭跟國際局勢不妙的情況下,習近平會採取這一種非常荒謬的做法。

當然習近平這樣的做法是經不起考驗的,因為無論從中共所簽署的這一個國際海洋法公約來看,所謂的專屬經濟區是在領海以外的地區,就是在臨海,臨海界限是12海里。12海里之外還有個臨界區12海里。那其它的區域就是到200海里為止,就是專屬經濟區。

專屬經濟區基本上即使中共能擁有部份,但只能夠去做一些專屬經濟的行為,包括捕魚,包括大陸棚、大陸架上面的開採行為。不包括去禁止外國的商艦、民用航空飛機,還有軍艦,還有軍機去飛越跟通行。

所以美國最重視的是一個自由航行權,這個是非常重要。第二方面,國際海洋法公約,中華民國台灣跟美國都沒有簽署,都不是簽署國,那它們守的是國際慣例。即使要守國際慣例,也沒有一個說這是內海,從來舉世無雙的一個說法。所以看得到美國五角大樓發言人邁納斯中校說,台海大部份的地區都是國際水域,經常派遣海軍軍艦通過,實現自由航行權。

海軍第七艦隊的發言人萊普特也說過,共軍一定是不能夠這樣子輕舉妄動,聲稱所有都是它的。因為按照國際慣例,美軍是確守國際法,利用台海穿越南海跟東海,而且外國很多的軍艦經常性地去穿梭、互動,所以這個地位是不能夠質疑。

而且2018年7月以來,從特朗普政府時代對外公開反制中共軍隊的是非常多。但是去年2021年12次以上去巡弋台灣海峽,可以看到自由航行權跟日本、南韓的生命線、運輸線非常重要,所以中共不能造次。

中美台海交鋒 中共只能說不能做

主持人:是,我們看到現在美國已經拒絕了這種說法。國務院就說台灣海峽是國際水道,受國際法保護,我們還是會時不時的,我們的軍艦會穿越台灣海峽。那麼如果說美國方面它還是照例,軍艦仍然會穿越台灣海峽的話,那麼一旦發生,外界就在關注說那你中共能做甚麼?所以您覺得中共它真的會用行動來支持它這種新的說法嗎?

桑普:我認為它表面上非常凶悍,但實際上不敢造次,你就看得到。中共如果用實際行動很容易擦槍走火,主動權會給美軍。它以為這個是逞英雄的說法,其實不可能。它希望在這個論述上面能夠去佔盡優勢。比方說它是從大陸沿岸推12海里,那也由台灣的地方往外推,就變相地希望美國漠視,承認台灣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主權的。但美國沒有這麼笨,口舌之爭,美國也不會落人的口實。

但中共也不敢在二十大之前輕舉妄動,因為很簡單,它一旦發動這個戰爭,整個主動權就讓給自由世界。因為中共的軍力跟所有的實力,跟自由世界,尤其以美國為首的自由世界,你根本不可比較。一旦發生戰爭,中共根本是吃不了兜著走。所以它在二十大之前,尤其要顧全的時候,是只敢大聲地吶喊,但不敢實際採取行動。

習頒布「非戰爭軍事行動」軍令 彰顯中共野心

主持人:是,很難想像中共會做出甚麼樣的行動。那我們再來看看另外一個事情,近期中共一些強硬的舉動。習近平他是在6月十幾號發布了一個非戰爭的軍事行動的軍令,他聲稱以後我們非戰爭軍事行動,就以這個軍令為依據,從6月15號開始實行。那麼它這個發布以後就有很多的解讀。那麼兩種,一種認為它主要是針對內政,另外一種,認為它主要是針對台海,甚至南海。您怎麼看呢?

桑普:我認為兩種都有。內政可以分為兩個,一個是防政變,因為防其他政敵去搞垮他。另外一個是防民變,尤其是防89「六四」的情況。當然我們講到就像中國現在風起雲湧,不只是香港的問題,上海封城封那麼久,還有鐵鏈女的問題、河南爆煲的問題、健康碼轉紅的問題,還有最近唐山發生那個非常聳動的事件。你看到全世界都在關注中共的民變會不會演變成更龐大的衝突。

但這個可以說是10年,習近平執政以來最風起雲湧的時候。所以他有防止內部的變亂,所以有六章59條,沒有公布全文。寫的詞非常聳動,他講這個非戰爭軍事行動綱要,要著眼有效防範、化解風險挑戰,但他們有定義。應對處置突發事件,創新軍事力量運用方式,跟規範軍隊非戰爭軍事行動的組織實施。所以對內,裏面的政變跟民變它可以去處置。

對外也分兩頭,一個是對於台灣,它可能懂得學普京那個說的,是特殊軍事行動,不說是戰爭,也不說是侵略,去用戰爭的方式去傷害烏克蘭,侵佔人家1/5的領土。這個地方也是可以有樣學樣,先把台灣內國化,台海內海化,再做侵略行動。另外,對全世界,所羅門群島的問題、南太平洋群島的問題,柬埔寨雲港的軍事基地的問題。去涉外的非戰爭軍事行動也有可能。

以前有個羅援,中國軍事科學院的世界軍事研究部前副院長羅援就說過,在12年前,2010年的時候,提議一個涉外的非戰爭軍事行動法要訂立。可以看到中共對外面繼續擴張,野心勃勃,而且希望通過軍演、反恐、維和等等藉口,去向外爭取海軍的基地。從商業發展到軍事發展都會有。所以看到這是二乘二,二加二,四方面都會產生這樣的一個效果,大家注意。

中共表面強勢內在無安全感 面臨生死抉擇

主持人:那您覺得為甚麼中共近來在台灣問題上表現這麼強硬,甚至似乎是在人為地這樣去提升台海的緊張局勢呢?

桑普:一個是為黨內的政爭去立威,尤其不能退不能讓,樹立一面非常強硬的旗幟。那當然也是順著有一些反對他勢力的人,不斷地讓子彈飛的一種情況、一種態勢。另外一個情況可以看得到,它是要彰顯它不能輸,它對在自由世界的抗爭當中,不能輸給美國。尤其當美國現在,待會會講到,它在烏克蘭戰爭等等的事情,開始慢慢有一種勸澤連斯基,可能說要達成協議的可能性的情況。

尤其北約史托騰伯格有這個要求的時候,它就看準這個時機,希望再充當起快樂第三人的角色。快樂第三人是說一方面要對美國強硬,一方面又要跟俄國保持一定的距離。希望美國的一些懷柔的人或者強硬的人,造成一種分裂。那這種情況可以看到中共很善於操縱這一種認知作戰,那這個地方也是有這一點。對台灣強硬會不會真的要打台灣,說到做到,我覺得今年為時尚早。

你看到在美國,美軍的參謀長聯席會議的主席米利上將也向國會表示,中共仍然是把台灣作為目標的,這個不能掉以輕心的。計劃是在2027年前,具體去採取武力犯台的計劃。那如果這樣的話,那可以看得到,美國也在,拜登總統也是3次以口誤的方式,去跟中共傳達明確的信息,是美國會為台灣軍事干預,雖然聲稱還是戰略模糊,但是底牌翻一翻給大家看,而且美國也加強日美安保條約,跟AUKUS、QUAD等等的設置可以看得到,保護台灣是勢在必行。

現在問題是,中共信不信美國的這一個宣誓,若不信,貿然進攻非常壞。所以這一種表面是非常惡,裏面是非常害怕的情況,是中共現在的底色。

主持人:所以您認為中共目前的這種強勢的表態,一個是為了對內展示強勢,一個是對美國來做試探,是嗎?

桑普:沒錯,就兩方面都有。那尤其它看得到,對內要展示所謂的強勢,證明它自己對它的實力沒有安全感;對外要試探,就證明說對美國的態度非常不清楚,對內不明確,對外也不明確,這是習近平的中共政權,就面對這樣的一個生死抉擇。

美國及盟友印太防禦機制化

主持人:那您剛才說美國方面的應對,因為我們看到說最近在中美這個防長的會議上雙方各自劃線,美國方面說怎麼怎麼樣一中,一中政策,然後包括這個就是不能單方面改變台海的這個局勢。那在這個中共提出這個台灣海峽不是國際水域之後,美國方面據說也在內部討論說,應該如何應對,就是中共這些新的說法到底說明甚麼。所以您覺得就是迄今為止美國方面應對中共這種挑釁的方式是否奏效?您覺得他們可以再做些甚麼更多的嗎?

桑普:可以這樣說吧,現在美國對於中共的看法是分兩頭的。剛剛主持人也說到,是比方你看奧斯汀跟那個魏鳳和防長會議,雙方非常強硬。但你看蘇利文跟那個楊潔篪的會談,相對比較柔弱一點,他們就保留很多空間,希望大家可以談。所以中美現在的關係非常的詭譎不定。一方面有硬的一面,一方面也有軟的一面。

硬的一方面引申開去,就是你看得到5月美國不是有個亞太經濟框架,它6月想成立個印太軍事架構,但上一次在香格里拉的對話裏面,美日韓澳都提起台海安全,美日韓三國的國防部長有會晤聲明,說台海安全是首要的關切。那這個月底29號30號會在西班牙的馬德里會有北約峰會。到時候更加會談及到北約要不要加AP4,就是加亞太四國,就日韓澳紐進去,這個等於形成一個印太軍事架構,不但是經濟架構還有另外的軍事架構。

那中共呢,防長當然是非常的強硬,說對台灣,如果說有任何勢力把台灣分裂出去一定是不惜一戰,他聲稱台海不是國際水域等等。但你看到美國,還有其它國家,對台海安全的重要性已經形成共識,而且到了一個機制化的階段,就形成了印太的軍事架構,所以這個地方是硬的一面。

軟的一面,你也看得到美國跟烏克蘭戰爭方面就有點說,跟俄國的戰鬥超過120天了。那慢慢這個時間一直拖下去的話,結果是大家都不好受。制裁方面,很多歐盟國家也覺得說,要不要勸烏克蘭趕快跟俄國去和談。

那現在俄羅斯出口的石油也有930億的歐元,中國佔126億歐元,還有德國佔120億歐元,所以出口也是繼續,烏克蘭人的死亡也繼續,佔領烏克蘭的五分之一的領土也是持續。所以這個時候,美國這個時候要怎麼去判斷這個局勢的發展,要不要把援烏跟抗俄要分開,因為抗拒中共是排第一位,這是美國各個文件都找到。那抗中共跟抗俄是要一二分得很清楚。那烏克蘭這個事情會不會去抵消掉很多美國的軍備,還有那個資源,這個地方也要去看。

所以習近平看準這一點,要跟美國逞強要去示強,但結果是它不得要領,一旦一直逞強下去,你不採取行動,那黨內的反擊勢力也會反撲。如果你採取行動,美國真的來了來跟你對抗,你也吃不消,所以只能講不能做,現在是中共現在的問題。

普習通話貌合神離 中共押寶

主持人:是。所以您剛才談的俄烏戰爭的戰局,我覺得也就是因為這一點,習近平看到這樣一個時機,所以最近他跟普京通了一個話,他覺得說現在局勢有所逆轉吧,那這個通話就是,他在通話中我覺得有一點,就是似乎雙方都在說支持對方的這種行動。比如說中共方面,應該有說支持俄國對烏克蘭的行動,那俄國方面可能也是在顯示說支持中共,如果說一旦對台灣有甚麼行動的話,俄國也會支持,我不知道這一點是不是您有這樣的觀察?另外一方面您覺得習近平和普京的通話,是不是說明雙方在進一步結盟的這樣一種體現呢?

桑普:我認為現在中俄不到結盟的階段,中俄從來沒有真正的結盟。那2月4號談的那個所謂的全面戰略合作夥伴的計劃,或者當時的樂玉成,外交部副部長現在已經被調職。樂玉成本身當時說的無上限,不封頂,這些說法都是說說而已,中俄之間當然有密切的聯繫,但是它們之間不是鐵桿的兄弟,絕對沒有這個事情,從國家利益跟實際情況也不是如此。

中共跟俄國其實是貌合神離,最近這一次6月15號,習近平跟普京的通話也有這個痕跡。比方說各自發布的新聞稿都不一樣的。那你看到普京說我們是很關切那個,也是主張所謂的新疆、香港、台灣的問題,別的國家不能干涉中國內政,那中國可能是共產黨非常爽,就覺得說這一句話。

但是那個俄羅斯也講到,中共在會議當中答應有軍事、經濟跟財政上的支持。那中共是取消這一點的,因為你一旦說清楚這一點,在新聞稿上面寫的話,遭遇美國方面的次級制裁。你說援助俄羅斯對抗烏克蘭,好啦,中共這一方面有沒有答應去援助烏克蘭呢?從來沒有。你看到在整個宣言裏面沒有這樣說,從來都是說烏克蘭的衝突,不能說戰爭,不能說侵略,也不能說美國愛聽的話。但也不敢說俄羅斯愛聽的話,說那個強力捍衛主權,一定是支持它,那個收回烏克蘭的主權,從來不敢說,也沒有說有甚麼辦法去援助。

那如果說我們2月4號當時,中俄之間達成的一個秘密協議,如果有的話,是說烏克蘭是先由俄羅斯去侵略,是春天的事,今年秋天就是中共侵略台灣的話,肯定在這個地方已經停下來了。因為烏克蘭現在是尾大不掉、被吃不掉、吃不下去。俄羅斯只能吃掉五分之一也吃不下了。

那個俄羅斯現在要求中國能夠援助俄羅斯更多,但是中國也退避。那俄羅斯要不要幫助中國去打台灣呢?我覺得說現在已經擱置了。所以說彼此之間有一個互相幫忙的關係,如果你說2月4號的確會有這個可能性,按照現在這個時候,時空環境不一樣,大家貌合神離各自表述的情況出現的話,情況就不一樣了。

主持人:那您覺得習近平為甚麼一定要給普京通這個電話呢?在6月份的這樣一個時間點?他有甚麼需求呢?

桑普:對,這個需求就很簡單。就是中共一直都想當美俄之間的快樂第三人,但隨著俄烏戰爭,這個戰爭的結果可能越來越清晰,這個時候中共一定要做出一個行為,押寶。那押寶它也押不下去,因為現在的局勢還是沒有完全明朗,所以一方面它要說,拍拍俄羅斯的肩膀說:普京我是你的友人,我也會幫助你。

主持人:安撫一下。

桑普:安撫一下,不能讓他離開。同時也不要說到我要去援助你軍事、經濟、財政,不能說這樣的話,去讓美國放心。那這個快樂第三人的光譜跟空間其實越來越窄了,那窄到甚麼地步會破滅?是局勢清晰。比方說這個戰爭停了,和盤結束了,或者說俄羅斯打敗了,或者一方已經是投降了,這個情況下整個會不一樣。

但是現在中共很想當快樂第三人,所以希望說,烏克蘭也希望尋求它的幫助只有在這種可能性,烏克蘭從來沒有去抵消掉,或者是去排除這個可能性。所以你看到它是首鼠兩端,希望時間拖得越長越好,所以那個戰爭越快明朗化,其實對中共越不利,因為全世界就會把矛頭跟焦點聚焦在中共這個第一位的那個專制政權上面,所以中共其實是買時間但不能很久了。

唐山事件告訴我們中共是最大黑幫

主持人:是,我覺得中共最大的問題還是它面臨這種國內的局勢。所以也請您來分析一下中國現在的國內的政局。那最近一段時間這個,您剛才提到這個唐山打人的事件,它又成了一個社會的熱點。現在已經一周多過去了,其實民眾還是沒有真相的,這個被害者這四個女孩子到底生死怎麼樣,官方現在是發了通告了說,這個其中兩個人傷勢非常輕微已經早就出院了,另外兩個人也是輕傷等等。但是沒有他們出面也沒有家人出面,然後記者也都不讓去唐山採訪,甚至還不讓律師接手這個案件。所以您覺得唐山事件告訴了我們甚麼呢?

桑普:唐山事件告訴我們,其實整個中國黑幫的最大保護傘就是中國共產黨。那你看到在事件發生以後,有很多詭譎的事情發生,第一個受傷或者說不知道是死亡、重傷或者是輕傷的人,沒有一個人接受記者採訪,他們的家人都被噤聲,沒有辦法說出這樣的話。

第二個事情是你看到整個店都倒了,那個店員出去幫人家被打到非常遍體鱗傷,那個太太也是沒辦法,就是把整個店倒下來。另外一方面這個錄影帶,這個錄影帶不可能是店家兩個老人家去放到社交媒體上,提交給公安之後,公安裏面有人把它捅出去,哎這個就奇怪了,一炸開鍋之後,一堆的藝人,成龍等等人都是非常地宣傳說,一定是打擊這些犯罪嘛,然後這是非常不尋常,因為通常在一種群體性的事件,中共會摀住的,這個摀不住,全世界都傳遍了,然後天安社,就針對這個黑幫來打,天安社是跟江蘇有關也跟唐山有關,一這個案件到廊坊去審理,但是上面的保護傘是政法機關。

政法機關習近平時代整治了多少人,對不對?孫力軍、孟建柱就不能數清楚了。那現在真的公安部部長是誰?趙克志,對不對,真的要監督他的是習派的人物王小洪,外事部的副部長,黨委書記。

所以你看到政爭,政治權力的鬥爭正在發生。那如果這個事情一直蔓延開去,成為政法部門權力鬥爭的一個反腐。唐山事件可以說是其中之一,它只能夠治標不治本,目的是以民變成為政治鬥爭的一個本錢。

而且更重要的是,唐山事件在全中國多少事件在發生,有沒有人在關注這個事情呢?就好像鐵鏈女,中國多少的鐵鏈女在那邊發生,上海一個封城多少的封城發生,甚至唐山現在也封城了,不給人家進出了。那你看到整個局面也是你看得到,是照顧中共本身的權力鬥爭的需要,對於民情來講完全沒有憐憫。

每一個人那如果說去抗爭,去幫人家,去打擊這些黑幫,因而遭了殺身之禍。那這一次黑幫被炸開鍋被擋住,都是前面的人物,後面的後台是誰?一定是共產黨。那所以我說中國共產黨才是最大的黑幫就是這個意思。制度不變,文化不變,這種情況一直都不會變化。

中共暴政下更多人覺醒,自由的秘密是理性和勇氣

主持人:嗯,是,唐山事件我覺得大家也並不指望說官方能給一個真相,至於說甚麼解決就更不要提了。因為我們從鐵鏈女案件等等都已經看到一個模式,這個是比較讓人沮喪的方面。但是另外一方面我覺得就是鐵鏈女的這個事件,當時多少億的這個點擊量,這是全中國人都在追那個事情。

那然後上海封城也讓人看到了很多不可思議的情況,再加上現在唐山事件,就是這些事件它在某種程度上一個正面的意義,就是它確實引發了很大的一個民怨和覺醒。那您覺得這方面的這個作用到底有多大?然後這方面對於中共的統治的衝擊又有多大呢?

桑普:我認為要分兩面看,我覺得激起對於這個社會不公的一種吶喊,基於良知的一種抗爭,我覺得這種力量開始冒起。這個是我覺得十年以內比較強烈的一年,也是剛好在二十大前這個當口上有這個地方,因為前面有這個共同富裕的一塊,那也有一些爆煲就P2P的問題啊,還有那爆煲的問題,河南有爆煲跟健康碼突然轉紅的問題,所以一系列的事情你看得到民怨開始累積。但是另外一個方面,你看到這個民怨的累積要求的是甚麼?要求的是說,比方說上海它七浦路的那個抗爭是要求退租。

其實我覺得真的抗爭,你看香港來講是要求自由,要求掙脫真正的制度上的鐵鏈,掙脫中共的宰制。那如果人民如果從要求退租轉到說要反專制、反中共,去真的爭取自由、爭取人權、爭取法治、爭取民主的時候,整個中國就不一樣了。

很可惜,到現在這個看到這個時機,我覺得除了少數人之外,其實就是躺平狀態。那他們抗爭,也不敢講自由的聲音。所以我希望如果大家學習香港這個很不錯。你看得到很多,雨傘或者各方面的事,或者那些各方面的那個組織力,其實中國都有在看香港的反送中運動跟雨傘運動。那如果中國人能夠在這個方面,能夠爭一口氣,有勇氣一點,那我覺得說情況就會不一樣,那民變到現在我看不出來還到一個變質的階段,到了一種反專制的的獨裁或者重回「八九六四」那個風潮。但是如果有一天能夠這樣轉變的話,事情就會不一樣。

主持人:我想就是說從思想到行動可能還是有一些距離,當然也有很多人可能是因為怕,但是他們在思想上,就是說面對這些這麼多事情的發生,可能也在反思,也在考慮說到底這個制度是怎麼回事。所以您覺得就是說至少說,在想法上是不是確實讓他們更多地認清了國內,就是中共統治的這種黑暗和這種本身的這種制度體制的問題呢?

桑普:對,沒錯,我覺得一個人的反省都是從壓迫開始的。當一個人被壓迫或者你要看上海、看河南、看鐵鏈女、看那個唐山,都是看到一種災難性的人禍嘛。那問題是你在壓迫以後,你產生的是恐慌、仇恨就止於那個地方,是不會有突破的。

當你不是只有恐慌,不是僅止於仇恨,而是把它理性化為一種反省制度底因,反省原因的時候,就不是「天安社」的問題那麼簡單的一回事,而是說那個背後整個制度的環境,你才真的知道說我們真的努力對象是甚麼目標。當你有理性的認識就有可能產生勇氣。

那我覺得勇氣是基於說你在制度的藩籬裏面,你怎麼樣去突破自己做更多的事情。我相信一步一步來吧,那我覺得說從「八九六四」的震撼之後萎縮的一個良知的爆發正在慢慢萌生。雖然現在天眼系統,現在是社會信用系統,跟大數據非常肆虐,但是我想沒有一個制度是滴水不漏的,沒有的,滴水不漏的一個監控是不存在。只是說勇氣、組織、實力怎麼樣培養起來。這個我寄望很多人都能夠明辨是非,而且自由的秘密就是勇氣,共勉之。

台灣蘋果日報易手「假買賣真套料」

主持人:是,就是人心的這個覺醒和改變才是最關鍵的。好,那下面再請您分析一下台灣最近的一個事情,桑普先生,就是台灣的這個《蘋果日報》易手這個事情。一開始說這個買家是誰都不知道,怎麼後來又說又沒有賣,這個香港的這個壹傳媒又說我們沒有賣,所以這個很奇怪,您覺得這背後到底有甚麼樣的因素,那就是外界關注點說是有可能有中資滲透甚至操縱的原因,您又怎麼看呢?

桑普:這也是非常奇怪的一件事情。因為台灣蘋果要不要賣本身不應該是一個公開的行動嘛,因為商業交易都會在秘密進行,而且要報那個政府部門批准你的股份轉讓才能公開嘛。但問題是6月8號台灣蘋果聲明出售案已經出售並且已經完成交接,非常奇怪。

那之後在14號突然之間在香港的蘋果的股東的清盤人,就壹傳媒有限公司發一個聲明說,媒體報道內容不準確,清盤人和董事都沒有授權出售,或者收取有關的金額,根本沒有出售這回事。

那所以說這個買賣如果相信這個清盤人說的,這個賣方說的,就沒有買賣可言啊,那買方也是諱莫如深,是黃浩、潘傑賢還有誰,沒有人能夠出面去認,那更重要的是一個李永康的人,他是疑似用「香港蘋果台灣分公司顧問」的身份來台灣,拿到那個聘雇許可,用工作簽證的方式來居留,但是他卻大量地收集有關的數據。

那清盤人現在你看得到,是清盤人的人李永康派的,還是買方的代表李永康派的呢?我不知道。但是李永康就被請走了,10天內離開台灣,那更重要的一方買賣沒有,但重點在甚麼地方,他來這一邊是來調查這邊的資料庫的,蘋果最重要的地方是甚麼?不是那些廠房機器員工,是甚麼?資料,個人資料,包括很多當時資訊統籌中心收集的歷年來訂閱者、爆料者、受訪者、投稿者、撰稿者所有的資料,員工的薪資的記錄,資料庫的一個秘密,還有債權人、債務人的清單,員工各方面的人的名字跟個人資料。這些人都是在買賣完成前會套取的一個資料,所以我用六個字來形容這個交易「假買賣真套料」。就是有一幫人來這邊套料,所以怪不得台灣的文化部是拒絕,嚴詞拒絕把香港法院跟指定清算人來這邊做。

因為指定清算人來這邊去做事情,是執行《港區國安法》的要求的,台灣,中華民國台灣政府怎可能允許一個這樣子的人去執行港區國安法在這一邊,是不可思議的,所以這個交易第一個,所有轉手都需要經過審定。那就算你境外交易不需要投審會申請,在台投資計劃的變更都需要經濟部的商業司跟投審會去審定。你不審批不可能有效的。那第二方面是為甚麼假借李永康一個叫做顧問的身份、僱員的身份來台灣去執行一些不是台灣蘋果做的事,而是賣方或者買方要的事,這是不可思議的事情。

那所以這個事情會讓大家更清楚,會不會懷疑台灣《蘋果日報》那裏面會不會有內應,有內線人幫他去協助。所以這個地方牽涉到比較嚴重的國安的問題,那台灣當局是非常重視這個事情,我希望李永康不但趕快離境,他所有的通訊工具都要被搜索、扣押。那希望調查清楚跟他聯繫的人是誰。

中共欲插手台灣蘋果日報有三重意圖

主持人:其實香港的《蘋果日報》現在在中共的打壓下,那基本上他已經所有的資訊可能都在香港警方的手裏了。所以我想,中共手上已經有相當多的資訊了,您認為中共還覺得需要冒這麼大的努力來台灣,把台灣《蘋果日報》的資訊進一步掌握嗎?

桑普:有的,因為我想說台灣《蘋果日報》還是獨立營運,而且你想想看,香港希望做到是兩個,一個是因為《港區國安法》第38條,有所謂的普世的管轄權。它要彰顯一種形象是說國安法有一個第一案是運用在香港以外的境外的地方,通過國安法的實施能夠套取那一份的資料,實現國安法第43條搜索扣押的結果,這個就是希望造成境外搜索扣押第一案,這第一個。

第二個事情它希望顛覆掉台灣《蘋果》的最後的光榮。因為你知道黎智英先生被抓掉,張劍虹抓了,那你整個親法人都是共產黨的人在那邊……就是親近中共的人在那邊運作了。但是台灣這個地方還是有獨立的營運的空間,它希望台灣《蘋果》沒有善終,就被它吃掉,把它赤化。這個地方是中共希望塑造成這樣的形象,要把一個人不只要搞垮還要鬥臭。這個地方是中共鬥爭的一個非常重要的地方。

第三個才是剛剛講的,要把台灣這些料套過來。因為你光請他們拿過來,拿不過來,就請人通過那些人的接應來去做這個事情。

所以我認為台灣《蘋果》的同仁如果處理好薪水跟之前的問題,能夠在遣散員工、停止業務、變賣資產、清結債務、留下空殼、撒手不幹這個地方發展,我覺得總比沒有辦法善終來得好。否則的話我覺得說這個是浪費掉黎智英先生的一番心血,更重要的是破壞掉台灣的國家安全,也是損害到很多香港人對《蘋果》的一種最後的思念。我希望大家都能夠珍惜《蘋果》,能夠讓它有一個完全的善終,我覺得這個是總比被一些不明來歷的資金吃掉來得好。

主持人:是,我覺得從台灣蘋果這個日報可以看出,中共很多時候它的手法是非常狡猾的,甚至可以說防不勝防的。所以您覺得台灣在立法或者是行政方面,它有沒有一個很好的應對的方式呢?

桑普:我認為是有的,其實台灣現在的法律都可以管得到滿細的。剛剛講的買賣,它是假買賣。那如果真的是真買賣,還是經過經濟部商業司跟投審會的審批。因為我們有港澳條例第31條搭配那個外國人投資條例跟公司法,既有一堆的成文法來去處理這一點的,那另外一方面文化部也是管個人資料的問題。它明文已經講過,台灣《蘋果》必須要拒絕香港法院跟指定清算人的任何指定跟要求。這個是去年十二月發的函令,而且說不得跨境傳輸所保有的所有的個人資料,都已經三令五申。

我相信《蘋果日報》看得到,這一次我相信無論是移民署、經濟部、文化部都要求台灣《蘋果》說明而且要提醒,要求它們限期內要解釋清楚,究竟是為甚麼出現這個問題。所以台灣的管理跟監控都有,更不用說國安的一個審查都有。

問題是台灣《蘋果》採取甚麼行動,主動權在台灣《蘋果》身上,如果它採取合法的、合理的行動,我覺得會得到大家的認同。

如果有些人說要賣給中資,如果他們的初衷是希望拯救黎智英,希望跟中共達成一個魔鬼交易。以為可以讓步給黃浩、讓步給清算人,就可以拯救黎智英跟香港的《蘋果》高層提前釋放他們,不會再繼續拘押他們、去囚禁他們,我相信這個是緣木求魚,根本是枉費心思的。

因為了解中共本質的人都知道,這個是跟恐怖主義在那邊談判跟討價還價,是沒有意思的。所以我希望大家要秉持一個事情,而且就算現在還沒有善終,《蘋果日報》報道不可以失去獨立的分寸,不能夠喪失它明顯當初黎智英先生創立時候的一個反共的色彩。

那我覺得這個地方很重要。那如果不批判中共、不去做真相的調查跟去報道的話,那我覺得說是非常可疑。那希望留下來的人在餘下的時光中,發揮它獨立新聞的角色,好好辦好這個蘋果新聞網,也希望高層主管能夠給《蘋果》一個善終或者說讓給一個好的買家,功德圓滿、功德無量。

習近平如來香港不會過夜 不用對新任班子抱希望

主持人:好的,最後我相信桑普先生您還是很關心香港的情況,所以還是得要請您談幾句。就是最新的這個香港的李家超這個行政當局7月1號就要上馬了,然後習近平7月1號去不去香港,外界也很多揣測。那我想就這件事情也請您點評幾句。

桑普:那習近平來不來香港繫於三個因素。一個是他本身的健康狀況,因為他說有兩杯物體在他的桌子上,一杯是水一杯是藥。那另外一個是他怕染疫,因為香港現在疫情升溫嘛,每一天超過一千個,所以你看到他也怕,他很怕死。那第三個是他怕離開北京政變會發生。1991年的時候戈巴契夫差一點被政變掉,因為那個時候他去度假期間就發生軍事政變,還好當時葉利欽去幫忙,否則的話他早已經是被暗殺了。所以習近平很怕。

那他來香港這個地方應該說有人放風,他就算來也不會住一個晚上。他是要衝著主權移交25周年這一個喜氣,希望來這邊去做,但擺明不會去跟任何市民有接觸、任何香港的人有接觸,也不會在那邊居住任何酒店。當天來當天走,這是有可能但是還沒確定。

那現在這個時間就是說李家超上任,他籌組的班子基本上都是一些從文官、武官提拔的一些人,都是把林鄭月娥原來的很多若干人士都把它剁掉成為新的班子。那很多人就覺得新人是新作風,會不會說香港煥然一新會有一個蜜月期,其實不會。有《港區國安法》的一天,有所謂完善選舉制度的一天,所謂的紅色恐怖一直都會存在,如影隨形。

我認為說香港的形式只會越來越糟糕,你會看得到很多人離開香港,很多外資會撤走、經濟金融中心會沒有。最近那個珍寶海鮮舫也是離開的時候,到西沙群島那個地方去,在一千多米深的海沉沒連屍骸都看不到。

那個珍寶的沉沒就好像香港的沉淪一樣,是我們很多香港來的人的一個感慨。那香港就好像當時的海鮮舫有三艘,一艘是珍寶海鮮舫是到外面沉沒了。那有一艘是送中了,因為它輾轉就賣給菲律賓之後就賣給了青島。

另外一艘還是滯留在香港,在那邊躺平,都不知道怎麼辦,所以香港人也是如此。所以這個是很鮮活的一個象徵,就告訴大家就是千萬不要死、要好好活、準備好,等運氣到來的時候,時來運轉一定能夠真的終結掉中共這個暴政,迎來光明璀璨的前途。

主持人:好的,那桑普先生非常感謝您今天來給我們解讀這些事件,給我們提供很多資訊和獨特的視角。我想觀眾朋友也會受益匪淺的,好,謝謝您。

桑普:謝謝方菲女士,謝謝各位觀眾朋友,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主持人:好,觀眾朋友感謝您收看這一期的《方菲訪談》,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方菲訪談》製作組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