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錘子哥」揮動大木牌,朝「大個子」的前胸後背瘋狂拍打。「咚-咚-咚」響聲傳出去很遠。車間裏鴉雀無聲,幹活的人都屏氣看著眼前的一幕。「啊-啊-啊」「大個子」慘叫幾聲後倒地,鮮血從他身上汩汩流出,地上染紅了一大片……

那是在2013年春季的一天,華先生當時正坐在監獄車間辦公室裏,透過玻璃窗目睹了這一慘景。華先生是專門給監獄提供技術、管理的「監獄外協」。監獄由於不可避免地與外面的單位合作,就需要外面的技術和管理人員協作,這些人被稱為「監獄外協」。

華先生曾和各種不同的監獄長打交道了一二十年,現已移民海外。自2020年COVID-19(新冠病毒)爆發後,他開始曝光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駭人聽聞的內幕。

據華先生觀察,2001年「天安門自焚」事件發生後,大概是中共以為輿論鋪墊已成熟,是瓦解監獄內法輪功精英人士的大好時機,於是從中央到地方,在監獄內對法輪功學員發動了一場攻堅戰,強迫他們「轉化」(放棄修煉)。這一切都是由「610」主導。「610」是1999年6月10日在時任中共黨魁江澤民的命令下成立的,是凌駕於中共一切法律之上、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

2001年1月23日,有五人在天安門廣場上「自焚」,新華社打破常規,在事發兩小時後向全世界發出英語消息,聲稱自焚者是法輪功學員。一周後中共央視「焦點訪談」播放了「自焚」錄像,恐怖的場景、形象,栽贓嫁禍之辭,煽動人們仇恨法輪功,加重對法輪功的迫害。

聯合國教育發展組織證實,這是中共一手導演的「國家恐怖行為」。西方媒體如《華爾街日報》、英國《金融時報》、澳洲《時代報》(The Age)、CNN等均指出中共說辭的漏洞。

總部位於美國紐約的新唐人電視台製作了一部名為「偽火」(False Fire)的紀綠片,詳細分析了自焚案中種種破綻和疑點。2003年11月8日,該片獲第51屆哥倫布國際電影電視節榮譽獎。

華先生記得,2012年年底到2013年年底,在全國範圍的監獄裏「610」又「轟轟烈烈」地搞了一次「轉化」法輪功學員的大迫害。

這次迫害給華先生留下了一段抹不掉的記憶:2013年春,監獄的獄警「錘子哥」在車間當眾暴打法輪功學員「大個子」,其景慘不忍睹。

該獄警喜歡打人,三天不打人手就發癢,拳頭又大又硬,像鐵錘一樣,打在人身上,人不殘也傷。他三四十歲,人稱其為「錘子哥」。他聽到了也嘿嘿一樂。當時他混到了一個副監區長的職位。

被暴打的「大個子」是一名法輪功學員,有一米八的個兒,大夥都叫他「大個子」。他很能講,幾乎把所有的獄警都給說服了,「錘子哥」也不例外。當時「錘子哥」只打普通犯人,和「大個子」相安無事。

「610」在2012年對法輪功發起了新一輪的迫害,要求對法輪功學員人人「轉化」,沒有例外。「錘子哥」對「大個子」一下就翻眼不認人了。他就對法輪功學員不分場地、時間大打出手。手打疼了,摸著電棍就是一電棍,摸著凳子就是一凳子。

一天上午10點鐘左右,華先生正坐在車間辦公室裏,透過玻璃窗可把車間盡收眼底。

「錘子哥」突然兇猛地向「大個子」臉上左右開弓,打了十幾個耳光。車間裏上百人都停下手裏的活兒,不去理睬線長的喝斥。大夥都朝車間大門口看去。「大個子」已在那兒絕食了幾天,脖子上掛著一個大木牌子,被罰站了幾天幾夜。

「大個子」仍然精神高昂地喊道:「警察打人犯法!修煉法輪功是合法的,法輪大法好!」

法輪功是佛家修煉法門,人們按照「真、善、忍」原則修煉做好人,並煉習五套功法,提高道德水平,獲得健康的身體;至今已獲得三千多項國際褒獎。1999年7月20日,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採取綁架、騷擾、關押、判刑、酷刑折磨,甚至活摘器官等手段,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

一聽「大個子」喊,「錘子哥」打得更凶了,手錶也被打飛。打累了,他停下來,用陰森森的眼睛死死盯著「大個子」,一把抓住其脖子上掛著寫上「對抗改造」字樣的大牌子,勒住他的脖子,冷笑地發出沙啞的蛙鳴般的嗓音:「嘿-嘿-嘿,老子打你犯法?在這裏老子就是法律,共產黨叫打的。不『轉化』死路一條,看清形勢!

「我是個粗人,不懂你那一套,直接說吧,老子混了這麼多年,混了個監區長吧,是個副的,嘿-嘿-嘿,我還等你『轉化』了混個正監區長當當呢。寫個悔過書(放棄修煉的所謂保證),給你一個省積極改造分子的名額,減刑一年多,怎麼樣!?」

「大個子」對減刑毫不感興趣,面無懼色,昂首挺胸繼續高喊:「修煉法輪功合法!法輪大法好!」

「錘子哥」頓時面色枯槁,目射凶光,「這麼好的交易,你都不做?老子是個大粗人,不會講道理,別怪老子不客氣!」說罷,他硬生生地撤下「大個子」脖子上的大木牌,扯得「大個子」的脖子、耳朵流出一片血。

「大個子」本能地用手去摸脖子、耳朵。

「錘子哥」乘機陷害並造勢說,「手放下來!怎麼?你想襲警?」接著他掄起大牌子朝「大個子」亂拍亂打,把其打倒在地不能動彈。

這時候,一個衛生員趕緊跑過來,在「大個子」身上踢了幾腳,找來一個拖車,把他拖出車間大門,送監獄醫院去了。

華先生當時看得心驚肉跳,趕緊找張報紙,裝著甚麼也不知道,坐在辦公室的角落裏看起來。

「錘子哥」晃進辦公室裏來,兩條手臂像螃蟹鉗子一樣張著,氣喘吁吁地歪倒在沙發上,嘴裏罵罵咧咧。

他罵了幾分鐘後,辦公室的內勤員喊了一聲「報告」。「錘子哥」一愣,「甚麼事?」「區長,您的手錶。」

「錘子哥」一擼左手,果然光光的。「嘿嘿嘿——手錶都打飛了?這損失不小,回頭找師傅看看。壞一點兒,都要找那個頑固分子賠償!哈哈哈哈!」

等內勤員走後,華先生和「錘子哥」聊起他那塊手錶。原來那是一塊價值萬元的瑞士手錶。

「莫不是哪個犯人向他行賄的贓物?」華先生暗想。

(待續)#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