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8日,被稱為香港地標之一的珍寶海鮮舫,不幸在南海沉沒,這個陪伴了香港人46年的珍寶海鮮舫,見證了香港從盛到衰的過程,很多人把它看成是香港的泰坦尼克,也因此,它的沉沒,似乎也成了一種對香港未來的預示,象徵了一代傳奇的殞落,一個時代的終結。

甚至有網民,還把這次沉船和年初時的一則預言聯繫起來,並預測年底會有大事發生。那麼,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珍寶海鮮舫 一代傳奇的殞落

讓我們先來看看珍寶海鮮舫是怎麼沉沒的。6月14日,珍寶海鮮舫啟航離港,離港之前,已經根據有關規定,請專業海事工程人員詳細檢查了船身,還加上了圍板,也得到了一切航行所需要的批文。但是在18日下午,當海鮮舫行駛到南海西沙群島附近水域時,據說是遇上了風浪,船身入水後開始傾側。有負責航程的拖船公司嘗試救援,但是失敗了,最終,海鮮舫在19日時全部沉入水中。事件中,沒有人員受傷。

擁有珍寶海鮮舫的香港仔飲食集團也在20日表示,由於沉船地點的水深超過1,000米,所以很難進行打撈。

可以說,珍寶海鮮舫承載了太多港人的記憶。珍寶海鮮舫與太白海鮮舫,共同組成珍寶王國,全盛時期還有海角皇宮加入,是香港南區著名的地標,有著「世界上最大的海上食府」的美譽,曾經吸引了眾多的中外遊客到訪,還接待過很多各國名人、政要,包括英國女王伊利沙伯二世,荷里活影星湯姆克魯斯等,都曾經是海鮮舫的座上賓。

海鮮舫還曾經是多個電影的取景場地,包括經典港產片《食神》、《無間道2》,還有李小龍主演的《龍爭虎鬥》、以及「007」系列電影《鐵金剛大戰金槍客》,都曾經在船上取景。

而且,還不只是電影,就連遊戲《餓狼傳說2》、《惡靈古堡6》等,還有一些動畫中,也都有設定海鮮舫的場景。所以,很多即使沒到過香港的人,也知道這個海鮮舫,它已經成了香港的一個象徵。

珍寶海鮮舫的歷史,可以追溯到1920年代的香港,那時的「香港仔」還沒有酒樓和飯館,不少從廣州移民到香港的水上人家,就在香港仔經營「歌堂船」,就是幫水上人家提供婚宴嫁娶的場地。

到了50年代,「歌堂船」進入全盛時期,一度有十多艘海鮮舫停泊在香港仔避風塘,形成了獨特的水上文化。

而珍寶海鮮舫,最初在1971年裝潢時,還曾經失火焚燬,後來是由澳門賭王何鴻燊和香港富豪鄭裕彤合資3千萬港幣買了下來,重新作了裝修。它是仿照中國傳統宮廷的設計,單是手工藝飾物和壁畫就花了600萬港幣,象徵皇帝的龍椅更是花了2年時間才完工,1976年,珍寶海鮮舫正式開業。

在七、八十年代,珍寶海鮮舫可是盛極一時,一到晚上就燈火通明,像是一顆海上明珠,不少國際旅遊書中,都會提到海鮮舫,介紹遊客可以在船上吃海鮮、品嚐港式飲茶,浪漫的氛圍,儼然成了香港的招牌印象。

不過,自從2013年開始,珍寶王國持續虧蝕,又加上受到疫情的嚴重衝擊,最終在2020年3月宣布停業。隨後,業主曾經同意將海鮮舫無償捐贈給海洋公園,以非牟利方式繼續存在,但是海洋公園表示,找不到適合的第三方機構營運,最終作罷。

結果就是,珍寶海鮮舫在短期內沒辦法復業,再加上檢查、維修、保養等成本非常高昂,在海鮮舫海事牌照6月到期時,業主最終決定,將珍寶海鮮舫駛離香港。

但是,對於珍寶海鮮舫將會移到甚麼地方,香港仔飲食集團一直都沒有透露,只是說物色到適合的泊位,但礙於當地船塢的要求,泊位地點不會向外透露。另外,也有網民翻查了海鮮舫沉船當天的天氣報告和南海風浪圖,發現當時西沙一帶,只有輕微和緩的南風,風浪很小,而且當時並沒有大雨,因此推測,導致海鮮舫沉沒的原因,可能是天氣之外的其它因素,甚至有人懷疑,是否因為維護成本太高,是業主有意放棄了。不過,這些都是猜測,其中是否還有背後的原因,我們不得而知。

預示香港的命運?

不過,在6月14日,就是珍寶海鮮舫告別香港前往東南亞之時,《費加羅報》就曾經刊登文章說,珍寶海鮮舫離別香港,乃是「時代巨輪碾壓之下」的結果。也有媒體報道,告別時,不少香港市民都表示傷感,稱珍寶海鮮舫熄燈,宣告了一個時代的結束。但是誰也沒想到,這一艘象徵著香港的海鮮舫,最終卻落得了沉入大海的命運。

很多人嘆息,認為這可能預示著香港的結局。還有網民貼出了香港插畫家阿塗的畫,認為隨著珍寶海鮮舫一同沉入海底的,還有香港的民主女神和代表法治的正義女神。事實上,珍寶海鮮舫確實見證了香港近幾十年的興衰。1976年海鮮舫開張時,正是香港進入經濟騰飛的階段。

1970年前後,香港的電子、鐘錶和玩具業,成為製造業的主導行業,手錶和玩具出口額一度高居全球第一。

不過到了2019年和2020年,香港經濟開始步入低谷,而海鮮舫由於反送中運動,以及疫情衝擊,導致訪客驟減,不得不在2020年3月停業。

除了海鮮舫之外,整個香港的情況又如何呢?

6月15日,瑞士洛桑國際管理發展學院(IMD)發表了今年度全球競爭力報告,雖然香港今年比2021年上升了兩位,排名第五,但是仍未回到2019年的第二位。

瑞士洛桑國際管理發展學院(IMD)發表今年度全球競爭力報告,香港排名由去年的第7位回升至第5位,但相比2019年的第2位仍是下跌。(大紀元圖片庫)
瑞士洛桑國際管理發展學院(IMD)發表今年度全球競爭力報告,香港排名由去年的第7位回升至第5位,但相比2019年的第2位仍是下跌。(大紀元圖片庫)

2018年,香港曾在「商業效率」指標中排名第一,不過在2019和去年跌到了第2和第3位,而今年再度跌到了第7位,主要原因是「勞動市場」相關的評分排名明顯下跌:「企業優先吸引和保留人才」評分的全球排名,從第15位急降到第34位,「高教育、高技術的人才外流不影響競爭力」評分的排名,從第22降到了第35位,「外來高技術勞動力」評分排名,也從第16位跌到了第33位。「金融技術」評分,也從2021年的第一位跌到了第9位。

洛桑學會認為,香港今年在疫情防控、振興經濟、推動創新科技、解決土地和人力增長等方面,會面臨挑戰。

香港總商會主席王冬勝也提到,香港正面對90年代初以來,最大規模的高學歷人才外流問題,這將對經濟產生重大的連鎖效應。鑒於香港以服務業為主的經濟結構,人力資源對香港以服務主導的知識型經濟十分重要,假如無法遏止人才外流現象,情況將令人擔憂。

今年初,香港總商會在對220家企業進行的一項人才情況調查顯示,香港業界出現了近30年來最嚴重的高級技術人才流失潮。

尤其在金融和科技專才方面,香港「人才荒」越發嚴重。據香港最新統計數字,今年首季,資訊及通訊業有大約13萬人,按年少了2,800人,而金融及保險業的就業人數,只有不到28萬人,按年少了7,000人。

就連香港金融監管機構,最近也反映人才流失嚴重,金管局2021年人才流失率達到7%,按年上升了3%到4%。證監會的流失率高達12%,按年上升了將近7%。保監局流失率最為嚴重,達到了16%。

有學者認為,這個情況反映了香港近年來的政局動盪和防疫限制,讓香港「留人」和「吸人」的能力大打折扣,尤其對全球炙手可熱的金融和科技人才,大家的首選都不是香港,而是新加坡。

而且,目前,不論是最近移民盤、租盤和賣盤的數字,還是出入境、強積金數字,都可以看出人才正在離開,如果情況再繼續下去,等中、高層具有經驗的人士都走了,那香港的競爭力還能有多少?

雖然香港一直在出台政策吸引人才,但申請人數都沒能達標。整體人才輸入數量,從2019年的6.7萬人,大幅下降到去年的3.2萬人,跌幅過半。據香港入境處的數字,香港今年首季,僅有1,405人獲批,是同期淨流出人數的1%。

總商會的調查顯示,香港人才移民的主要考慮原因,第一就是尋求較好的子女發展,比例高達57%,其次,則是政治原因,而不是尋求事業發展。

同時,我們也能看到,香港經濟也在遭受重創,港交所一季度IPO只有16家,是去年同期32家的一半; IPO募資總額更是「斷崖式」下跌,一季度IPO只有150億港元募資,相比去年同期的1400億港元,銳減了90%。

目前,香港和大陸所有城市一樣,面臨經濟下滑、失業率上升,以及港元貶值、資金外流等問題。如今的香港已不再是閃閃發光的「東方之珠」了。而海鮮舫的沒落觸到了港人的痛處,原本希望有朝一日珍寶海鮮舫還能回歸,但隨著它的沉沒,人們對香港再次繁榮的希望似乎也破滅了。

賒刀人的預言成真?

甚至還有網民,由此聯想到了今年3月份時,網上流傳的一段關於賒刀人預言的影片,並認為海鮮舫沉沒,就是預言之一。在這個影片中,一位廣東西南部口音的人說,當地有人用車推著刀來賣。他剛好要用刀就去買,結果對方說刀只賒不賣,並留下讖語說,等到「集團崩、紅船沉,壞人亡絕滅,好人含冤得雪」,他才來收錢。

對於具體時間,和刀的價錢,賒刀人說,如果他說的話在今年年底實現了,一把刀就收10幾塊,到2023年實現,那就收10塊,如果過了2023年還沒有實現,那就不要錢。我們看這個賒刀人,一把刀也太便宜了,這明顯就不是來賣刀的,而是來傳話的。

有網民就把這個「紅船沉」,解釋成海鮮舫的沉沒,不過,也有很多人會認為,這個「紅船」其實是指中共,因為大家都把中共治下的中國,稱為「紅朝」。

據說賒刀人最早出現在宋代,當時的老百姓把他們叫作「卜賣」,也有一些人認為這些賒刀人其實是修道之人,他們賣東西,都會先做出占卜,如果他們的占卜沒有實現,那麼他們就不會來收錢,而從一些記載來看,通常他們的預言都會很準。

不過,對於賒刀人這個「紅船沉」的預言,相信很多朋友,都希望是在預示中共的命運,也會心甘情願地搶著要給賒刀人送錢的,那麼,這個大變局時刻真的快來了嗎?這可能還需要時間來檢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