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政壇有一個很古怪的名詞,叫「國師」,香港的領導人充其量就是一個市長,和甚麼古代天子,相去甚遠,甚至會有「僭越」之嫌,自稱「帝師」或「國師」,不倫不類。

再者,這些被稱為甚麼「國師」之人,又有甚麼真知灼見了?最近,一個在媒體上被稱為「葉國師」、「董建華國師」的葉國華,又跑出來指點江山,為香港幾時會有「普選」給出「判斷」,結果貽笑大方。

有何好笑?首先,此人是董建華時期的「特別顧問」,我們不知他具體給了甚麼建言董建華,但「結果論」來看,香港人經歷了「建華之亂」,50萬人上街再加腳痛下台,「國師」甚麼水平,應該心中有數吧?

葉國師今次又說甚麼呢?他說新一代歸心便有條件普選,待國際形勢緩和「霹靂手段」便會終結。

他說他很想促成普選,而且「一直有push(推動)」,但奈何近年國際形勢惡劣,「殲-10要喺南海攔澳洲飛機」,情況就如下大雨一樣,相信要待國際對立局面有變,以及香港新一代對內地的疏離感減少,才是普選時機。

噢噢噢,我們看錯了嗎?原來香港的普選,不是一個城市的內部政治事務嗎?不是和一個地方的教育、經濟、文化水平有關嗎?竟然無端拉扯到國際戰爭形勢?連祖國戰機要在澳洲攔截敵機也會影響香港普選時間表?國師國師,《基本法》關於普選的寫法,只是「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根據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際情況和循序漸進的原則而規定」,根據的只是「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際情況」,並沒有你老人家所言的「澳洲」、「俄羅斯」、「烏克蘭」吧?你自己僭建這許多「額外」因素,你的想像力也太豐富了吧?

根據這種邏輯,香港一世都無普選,因為國際形勢變化萬千,美帝亡我之心不死,下屆可能特朗普又當選,那麼香港只能祈禱美帝大發善心,放香港一馬,快些對天朝釋出善意,讓香港早日有普選?

但這麼一來,是否葉國師承認,香港本土事務其實受到「外部勢力」干預呢?葉國師講完「外部環境」,又加一個「內部形勢」﹕要香港新一代對內地的疏離感減少,才能普選。

這個邏輯是這樣運行的:如果香港人對內地仍有疏離感,便可能會選出對內地有敵意的議員甚至特首,所以一定要防止這情況出現。所以我們明白到,香港的普選,是一個有前提有限制的選舉,無所謂,反正香港人經歷了這兩年的牢獄風暴,大家心中有數;但問題是,這個前提,只怕也是「空頭支票」。

要說和內地沒有疏離感,看看澳門吧,同心同德,熱愛祖國,一直都是香港的榜樣,那你看看這麼聽話的澳門孩子,幾時會有普選?他們的立法會僅剩的民主派也給DQ趕走,更遑論「普選」。

再者,內地的人民這麼無限熱愛共產黨,肯定和祖國零距離、沒有疏離感,請問神州大地幾時有「普選」?不要說時間表,習近平多次強調中國不搞西方的三權分立、不搞西方的選舉,那即是說,就算香港人把習大大的畫像都掛在窗戶焚香膜拜,也是不會有普選降臨的。

所以,這又是一個謊言。

再加上,葉國師說,霹靂手段之後便會有菩薩心腸,這根本就是愚民政策,合理化政權的高壓手段。這種邏輯像極九流電影橋段﹕恐怖份子說,我先要用恐怖手法破壞舊世界,再重新建立美好世界,大家就忍耐一下吧﹗

常識告訴我們:會用霹靂手段的人便不可能會有菩薩心腸,在土改殺了地主的共產黨,果然在之後便忍不住三反五反右文革批鬥直到今天,仍是霹靂不斷,菩薩心腸只會對趙家人吧?

只要香港人一天仍對內地有疏離感,便會繼續霹靂手段,但愈是霹靂手段,便只會令人對內地愈疏離,惡性循環,普選永不降臨。對了,忘記說葉國師口中的「普選」是甚麼貨色?原來是「最多」由選委會推舉兩至三個候選人供港人揀選,而所有候選人均須經過國安審查,確定是愛國愛港人士才可出選」。

這種普選,no thanks 啦!國師,你自己玩玩好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