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近半世紀歷史、近兩年多停業的珍寶海鮮舫,上周二(14日)在公眾不知道目的地的情況下,被拖船由香港仔避風塘拖離香港。其母公司香港仔飲食集團前日(20日)公布,海鮮舫於上周六(18日)在南中國海西沙群島附近遇上風浪,至19日沉沒。市民對此表示惋惜之餘,亦紛紛提出多項客觀環境證據,懷疑事件非純屬意外。有人更在海鮮舫拖離香港前投稿《信報》,指海鮮舫為殖民地時代象徵,引述「朋友」觀點,主張要將海鮮舫拉到深水處鑿沉。

無論在珍寶海鮮舫離港前或是沉沒後,香港仔飲食集團一直沒有公布其目的地。集團早前僅表示,海鮮舫會先赴東南亞維修,但因應目的地船塢要求,為免維修過程及正常業務受干擾,故無公開具體目的地。即使傳媒在海鮮舫沉沒後查詢,集團亦重申不會透露原定目的地,亦不回應海鮮舫實際沉沒位置、估計造成的損失及會否向拖船公司追討等問題。

香港仔飲食集團20日的聲明稱,海鮮舫18日下午駛至南中國海西沙群島附近水域時遇上風浪,船身入水開始傾側。負責航程的拖船公司嘗試救援不果,最終海鮮舫在19日全面入水翻轉,事件中無人受傷。由於事發地點水深逾1,000米,「擬進行打撈工程亦非常困難」。集團又指,對海鮮舫的意外感到難過不捨,指正向拖船公司了解事故詳情,並指海鮮舫在離港前,已根據規定要求聘請專業海事工程人員詳細檢查船身和加上圍板,本次航行得到一切所需批文進行。

離港前夕廚房躉船先入水傾側

無獨有偶,在珍寶海鮮舫被拖離前夕,與海鮮舫相連、樓高數層的廚房躉船於5月31日晚疑日久失修入水傾側近90度。不過當時香港仔飲食集團稱,躉船4月中通過海事處年檢,並有定期維修。該廚房躉船現仍然於香港仔避風塘原位。有網民在珍寶海鮮舫沉沒後,回顧事件時指「原來是用來實習用」。

另外有網民提出「陰謀論」,分別指「船主想沉了更好,不用又付維修費、泊位費、食肆牌費」,形容事件是「騙保險」。

共媒 : 海鮮舫為殖民象徵建議鑿沉

在珍寶海鮮舫拖離香港前4日,《信報》在6月10日刊登署名「松花芥子」,題為「珍寶沉歸底」的文章,反對保育珍寶海鮮舫,指海鮮舫是「殖民地的時代象徵」,展示西方對中國刻板的偏見,稱「緬懷殖民地的風光,與我們這個強調中華民族自豪感和國民身份認同的時代格格不入」,最後引述「有朋友建議」的「另類保育」方法,指要將海鮮舫拉到深水處鑿沉,「既讓它成為水下魚族的棲身地,也成為一個供潛水員尋幽探秘的沉船寶地」。

時事評論員黃世澤懷疑沉沒事件「動機不良」,海鮮舫某程度為殖民地記憶,背後涉及政治考慮要「毀滅記憶」。

指遇風浪翻沉 唯天氣報告吹微風

即使在客觀層面,亦有人質疑集團指遇上風浪的說法。據天文台的天氣報告,西沙群島一帶在6月18日中午12時半起至晚上11時,只吹2級微風,即平均風速每小時7至12公里。

另外有人注意到,珍寶海鮮舫離開香港的搬運方式,與其「姊妹船」「海角皇宮」不同。「海角皇宮」1999年運往菲律賓,2011年經歷8日航程由菲律賓運往青島,兩次航程均由半潛船運送,將整座「海角皇宮」置於半潛船的大平台上升起離開水面,成功運到目的地。

專家指不宜拖出海 估涉人為錯誤

香港海事科技學會資深會員李健光接受《Now新聞台》訪問時,指海鮮舫是無動力躉船,航程期間有機會遇上壞天氣,本身不適宜拖出海。

1976年開始在珍寶海鮮舫打工的老臣子范先生,向專欄作家「千頌C」指海鮮舫40多年來的維修,都是由拖船拖走,海鮮舫船底約6、7年前亦已經換新。范又指海事處嚴格,「如果船這麼易沉,不安全,根本拖不到出去維修,好端端的50年都不會沉!」他觀察到海鮮舫今次被拖船「拖到兩邊擺,一出海就好易入水啦,這樣就沉」,認為拖船的人經驗不足,估係涉及人為錯誤。

對於海鮮舫的目的地為東南亞,范先生質疑當地容易打風;最便宜、最近是運到大陸的黃埔或南沙。

事件有疑點 議員人士倡徹查

前《蘋果日報》記者陳玨明在其Facebook專頁指,當日將珍寶海鮮舫拖離香港仔的兩艘拖船「潤富」、「潤威」在6月14日後的航程紀錄,未能於多個公開船舶資料的資訊網站找到。

而兩船所屬的「潤利船隊」,為「潤利海事集團控股有限公司」旗下,該公司的獨立非執行董事為前海事處處長廖漢波,其任內2012年發生的南丫海難,導致39人死亡。

港旅遊促進會總幹事崔定邦形容,沉沒事件令港人震驚、「耐人尋味」。選委界議員管浩鳴、新思維立法會議員狄志遠認為事件疑點重重,狄提出在周三(22日)的立法會大會上急切質詢,要求政府交代會否調查事件及補救,但被立法會主席拒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