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大陸媒體報道,北京曠世科技公司首席科學家、研究院院長孫劍博士因突發疾病搶救無效,於6月14日凌晨去世,終年46歲。隨之網絡是業界的一片惋惜之聲。

惋惜是因為他正是年富力強的年齡,卻離開了他的家人,讓他的家人痛失丈夫、父親、兒子。惋惜亦是因為他被視為大陸人工智能界的代表人物,專業非常突出,也非常能幹。他曾擔任微軟亞洲研究院首席研究員等多個職務,並曾在世界頂級學術會議和期刊上發表學術論文百餘篇。在公司裏,他則全面負責曠視技術研發,他帶領曠視研究院研發了包括移動端高效卷積神經網絡ShuffleNet、開源深度學習框架天元MegEngine、AI生產力平台Brain++等多項創新技術。

根據曠視內部人士透露,孫劍是在13日晚跑步回家後突然倒地,之後緊急送到醫院,卻沒搶救過來。顯然,這種情況大概率是腦梗或心梗,至於是打疫苗的後遺症,還是其他原因,我們不得而知,但這只是表面上的原因。

不由得想起了很早以前看的《坪陽再生人》一書,這本書中說人的生死是天註定的,有的人明明看上去好好的,但是就突然間不行了,就是因為到壽了。

而人的壽命長短除了命中註定外,還與人今世的所為有關。佛教認為,任何思想和行為,都會導致相應的後果。種善因,得善果;種惡因,得惡果。或報在今世,或報在來世,或生生世世都在報,而報應的方式也是各式各樣。古往今來這樣的例子數不勝數。

那麼,有人會問了,身為科學家的孫劍也沒做甚麼壞事啊,他只是在鑽研技術而已。但是,當這種技術成為助紂為虐的工具時,孫劍又扮演了甚麼角色呢?要知道,專注於人臉識別、步態識別等的曠視科技,在中共打造的監控系統中有著極其重要的作用,而廣為人知的可精確定位面部關鍵部位的人臉識別技術,就是孫劍團隊的專長。

據大紀元報道,曠視科技是中國最早進入安防領域的AI企業之一,多年來為中共公安系統研發了一系列智能安防產品及解決方案。2016年曠視智能安防被列入當年度公安部科技局科技成果推廣目錄,該系統除了為阿里巴巴的「刷臉支付」提供服務外,也被集成到中共公安的影片監控系統和警務終端之中。非常恐怖的是,該系統可在3秒內識別13億人口中的任何一人,其目標是使面部和身份證件照匹配的準確率達90%。

此外,曠視科技的人臉識別技術被廣泛使用在新疆地區,該公司給用於天網的錄像頭開發了快速識別維族人的系統;其產品可以隨時更新可以迅速篩查多達30萬受監控對象的人臉識別;其專門從監獄看守所採集海量數據用於AI模型建立。

2018年8月,曠視科技曾攜帶集成人臉和人體識別、交通監控和公安行動的所謂「城市天眼2.0」系統,亮相在新疆烏魯木齊舉辦的「第五屆中國-亞歐安防博覽會暨2018第十四屆新疆警用反恐技術裝備博覽會」。

2019年,因新疆人權問題,美國將曠視科技等中企列入限制清單。這就是作孽的報應之一。

很明顯,曠視科技深度參與了中共對中國人乃至外國人的監控,參與了對良善的迫害,實際上就是在助紂為虐,因為中共當局真正關心的並不是監控下有多少人被拐賣、被奸、被殺,其真正關心的是究竟有多少中國人敢於反抗中共,這才是中國大地遍布監控的真正原因。作為首席科學家的孫劍,對於那些被關被殺的國人,該承擔甚麼責任呢?其年富力強之時猝死,難道與報應無關?

十多年來,眾多的中共高官落馬、被查被下獄、各種奇葩死,眾多各界名人,包括羅京、李詠等央視多名主持人在內的死亡,其實都是報應使然,都是與他們助紂為虐密切相關。每一個的背後都有著或為人知或不為人知的罪惡,而孫劍不過是這長長名單上的又一人罷了。

至於那些對「報應」是否存在仍心存困惑的人不妨可以這樣反問一下自己:如果報應真的不存在,那歷史上直至今天,一個個鮮活的例子又在告誡人們甚麼呢?難道真的等到報應來臨才相信報應的存在嗎?#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