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時報》報道說,幾十年來,中國一直被認為是知識產權的法外之地——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山寨貨充斥,公開流入其龐大的消費市場及用於出口。而隨著工業大幅增長,北京被指控從美國、歐洲和日本盜竊了價值數千億美元的知識產權。

然而,自2020年以來,中國公司每年獲得的新專利數量已經超過美國。

《華爾街日報》去年9月26日報道,中國科技巨頭找到了一種新的法律策略來應對有關「知識產權竊取」的指控,並得到了中共法院的支持。

在2020年以來的四宗重大案件中,中共法院都發布了所謂的反訴禁令(anti-suit injunctions),阻止外國公司在全球任何地方採取法律行動來保護其商業秘密。

其中三份判決分別認定華為、小米和步步高在與外國同行的知識產權糾紛中勝訴。還有一份判定南韓三星在與瑞典電信巨頭愛立信的法律糾紛中獲勝。

以總部位於北京小米案為例,該公司獲得了針對全球通信標準專利巨頭InterDigital的反訴禁令。後者擁有用於智能手機的無線和數碼技術專利。

InterDigital去年決定起訴小米涉嫌專利侵權。但小米向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申請發布禁令,禁止這家位於特拉華州的美國公司在中國或其它地方對小米提起訴訟。武漢中院稱,如果InterDigital堅持起訴,將被處以每日100萬元的罰款,按日累計。

《金融時報》報道說,鴻鵠律師事務所(Bird & Bird)資深中國知識產權律師道下理惠子(Rieko Michishita)表示,中共的處罰措施使在華外國公司成為被禁令「扣押的人質」。她警告說,這些案件表明,中國的公司和(中共)法院在運用這種法律手段方面將變得更加無所顧忌。

「它們(中共)真正了解知識產權的價值,嚴重依賴美國的產品和技術。」道下理惠子指出,「一旦它們擁有(真正的知識產權優勢),它們將更具侵略性——它們將把它作為統治世界的工具。公司需要做好準備。」

2月,歐盟因此向世界貿易組織投訴中共,美國、日本和加拿大隨後也加入。

《華日》報道說,路易斯安那州前共和黨國會議員、獨立遊說團體「知識產權竊取委員會」成員Charles Boustany表示:「中國(中共)的增長和發展戰略是以知識產權竊取和強制技術轉讓為條件的。」

在美國和英國,反訴禁令通常為了同一案件在多地同時進行。據追蹤中共法院的律師和其他人士稱,中共發布的禁令較前者更進一步,禁止相關公司在全球範圍內採取法律行動。

猶他大學法學院教授Jorge Contreras專門研究反訴禁令。他說,中共正在借助反訴禁令實現全球戰略。

「對這些跨國公司來說,前景實在不怎麼樂觀。這完全是一片法外之地。」他說。

中共法院還稱對小米在全球範圍內的專利許可費問題擁有管轄權。律師們說這是對西方標準做法的一種破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