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看新聞時,屋企人問:「為甚麼不談談新班子呢?」我愕然,隨口答了一句:「成班_ _ ,有乜好寫?」中間二字,代表了我對新班子澎湃的感情,不好意思寫出來,各位意會就是,猜中冇獎。

關於新班子,雖然沒甚麼好寫,但「班子」兩字的意思,我本着宏揚中國語言文化的精神,倒可以跟大家談一談。榮獲第一屆國家圖書獎,1989年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世界權威工具書的《漢語大詞典》,為「班子」提供了以下七項定義。

一、舊時對劇團之稱。例句包括《紅樓夢》第五四回說:「如今這小戲子又是那有名玩戲的人家的班子,雖是小孩子,卻比大班子還強。」可知以前稱為「班子」的,多指戲子團體。香港人從前熟悉的「成家班」,就是一例。

二、指妓院。《漢語大詞典》這兒的例句不夠清晰,我另外選了一些更好的,如《中共邯鄲市黨史專題資料選編》說:「解放前,邯鄲有妓院 20 餘家,妓女 300 餘人。邯鄲的妓院一般分為三個級別,即一等(或稱頭等)妓院,二等妓院,三等妓院(⋯⋯)一等妓院稱『班子』。如『馬家班』『胡家班』等。」

清末號稱「嫖界醒世小說」的《九尾龜》,有一段說:「上海的妓院叫做堂子,天津卻把妓院叫作窯子。窯子裏頭又分出許多名目,都叫作甚麼班、甚麼班,就如那優人唱戲的班子一般。班子裏頭的姑娘,都是北邊人的,就叫作北班。班子裏頭都是南邊人的,就叫作南班。」

原來「班子」算作「一等妓院」,看來這是個褒義詞,妙!今天亮相的特區政府新班子,有個只講普通話的北人,似乎「李家班」不能歸類為「南班」,或可稱為「雜北南班」。

三、舊稱衙門的差役。《二十年目睹之怪現狀》第五四回:「先是有兩個人,都是縣丞班子,向來都是辦糧台差事的。」

四、泛指供差遣的人。章炳麟《新方言·釋親屬》:「淮南謂役使曰班子。在男曰男班子,在女曰女班子,自餘多言跟班。」

餘,即餘杭。據國學大師章太炎說,原來「班子」即「跟班、廝僕」的意思。其實第三、四義差不多,我覺得合併也無妨。

五、為執行一定任務而成立的組織。 柳青 《創業史》第二部第二七章:「楊國華對這個尖兵班子是滿意的。」

六、特指領導機構和成員。 鄧小平 《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上的講話》:「至今還有一些地區、一些部門的領導班子沒有整頓好。」

我覺得第五、六義其實差不多,一樣指某種組織,實不必為了凸出「領導機構」而另立一義。從《漢語大詞典》提供的例句可知,第五、六項用法均始於中共黨員;前此,「班子」僅指劇團、妓院和跟班而已,絕不會用來指稱經國濟民的官員。

中共當初為甚麼用「班子」自稱呢?該不是想告訴大家自己喜歡做騷吧?我猜,舊時稱呼朝官,往往用「朝班」、「班行」、「班列」,甚或唯美一點的「鵷班」等字眼,早年有些不學無文的中共黨員,大概知其一不知其二,以為有「班」就是領導,結果便弄出一個令人啼笑皆非的「班子」來。

七、虎的異稱。《太平廣記》引《廣異記·劉薦》說:「﹝山魈﹞遂於下樹枝上立,呼班子。有頃,虎至。」《廣異記》這故事雖然古老,但在我看來,極符合今天的「時代精神」,讓我用白話講一講。

天寶末,有個叫劉薦的人,某天在山上遇見山魈(魈粵音「消」,山魈是一種類似狒狒的山妖),把它喊作「妖鬼」。山魈很氣憤,怪劉薦罵它,於是大叫一聲:「班子!」不一會就撲出一頭猛虎,把劉薦抓住,坐在他的身上。山魈笑說:「還罵我嗎?」劉已嚇得死去活來,他的侍從連忙求饒,山魈這才慢慢說:「走吧。」

你說,這「班子」故事是否特別有意思呢?

綜合以上詞義,我今天作了一首七絕,題作《詠班子》(注1)

同畜娼優氣亦豪,跟班此日盡官袍。

路逢妖鬼休呵罵,班子呼來攫爾曹。

1、首句「同畜娼優」,取自汪中《自序》語「倡優同畜」。全詩大意是:即使像娼妓、戲子一樣被畜養着,仍然意氣昂揚。那些做跟班的,這天都穿上官袍了。若你們像劉薦般,在路上遇見山魈此等妖鬼,千萬不要罵它啊,不然它呼來一隻「班子(即虎)」,就會把你們抓住了。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馮睎乾十三維度」Patreon

(編者按:本文僅代表專欄作者個人意見,不反映本報立場。)@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