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債券市場連續4個月出現資金外流,這可能是近年來最大規模的一次外資撤離。

據中國中央國債登記結算有限責任公司(CCDC)和上海清算所的數據,國際投資者5月共減少了約162億美元(1,087億元人民幣)的債券頭寸,與4月減持情況趨同。

CCDC的數據顯示,截至5月底,外國人在中國債券的持倉總額相當於5,428億美元,是1年來的最低水平。

這波撤離潮最早從2月開始,因為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引發了外國投資者對投資中國的地緣政治風險的擔憂。

到4月,因為中美貨幣政策背道而馳,中國政府債券收益率在十多年來首次低於美國國債的收益率,使得中國債券對外國投資者的吸引力進一步減弱。

最新數據顯示,5月外國投資者又減持了160億美元的中國債券,使2月以來的總流出量達到約610億美元。

根據德利萬邦資訊公司(Tullett Prebon)的數據,截至6月15日,10年期美國國債收益率為3.385%,而10年期中國政府債券的收益率為2.841%。

中國長時間實行的COVID-19清零政策也嚴重影響了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增長,減弱了中國債券對投資者的吸引力。

另一個主要因素是人民幣貶值。自4月中旬以來,人民幣迅速走弱,到5月12日,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跌破6.82,為2020年9月以來的最低點。此後,人民幣有部份收復,目前為1美元兌6.71元。

北京約外企談共同富裕

儘管中共監管機構最近努力提高外國投資者對中國債券市場的興趣,但仍出現了資金持續外流的情況。5月27日,中國人民銀行、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和國家外匯管理局發布指令,進一步向外國投資者開放中國債券市場。

他們說,從6月30日開始,外國投資者將被允許投資於上海和深圳的在岸交易所債券市場,以及進入他們已經在其中交易的銀行間債務市場。

彭博社和《金融時報》6月13日引述知情人士的消息透露說,中共證監會今年以來在北京召集中外投資機構召開了幾次限制高管薪酬的會議,要求他們跟習近平的「共同富裕」保持一致。中共官員要求這些機構不要給高管過多的獎勵,否則可能會觸犯共產黨的規定。

知情人士認為,證監會召集這些討論即使不算史無前例,也是監管部門對外資銀行人事決策的一次極不尋常的干預。

台北海洋科技大學副教授吳建忠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這是有後果的。他說:「現在若要實施『共同富裕』,對外資無論挽留人才或吸引人才,可能都會遭遇非常大的問題,可能背後會帶來外資加速離開中國大陸市場。」

報道稱,出席者包括瑞士信貸集團、高盛及瑞銀集團的高層。中共證監會、瑞銀、高盛、瑞信和摩根士丹利的發言人對彭博社的查詢均不予置評。

上海美國商會籲儘速復工

上海美國商會(American Chamber of Commerce Shanghai)6月15日發布調查報告稱,93%的受訪企業下調了營收預期,其中25%的受訪企業預計營收下調20%以上;36%的消費品及服務業企業預計營收下滑20%以上。

報告說,25%的消費品及服務業、20%的製造業縮減了計劃投資規模。而26%的製造業正在加速中國供應鏈本土化,將全球產品的生產轉移到國外。

上海美國商會會長鄭藝(Eric Zheng)表示,封控對企業的影響是深遠的,上海市政府必須迅速採取行動,以確保供應鏈、物流和工人流動暢通無阻,並加快向企業提供資金援助。

李克強提民間投資 

李克強6月15日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時再度強調穩經濟,並稱民間投資佔全社會投資一半以上,要加大政策支持,用市場辦法、改革舉措激發民間投資活力。

支持民間投資,擴大有效投資,帶動消費和就業。

會議在三個方面強調了民間投資。在「十四五」規劃102項重大工程和國家明確的重點建設領域,選擇一批示範項目吸引民間資本參與。提高民間投資手續辦理效率,支持民間資本發展創業投資。鼓勵金融機構採用續貸、展期等支持民間投資。

對此,時事評論員王赫向《大紀元》表示:「中共政局向左轉、打擊大亨、經濟衰退,封城這類措施直接對經濟造成毀滅性打擊,再加上國際經濟動盪,中國的民間資本沒有多少出路,所以不是出逃,就是觀望,沒有多少去搞實業、長期投資的。其實這是民間資本『用腳投票』。」

王赫說:「李克強這次會議主題就是支持民間投資,因為穩住經濟大盤迫在眉睫。但是從中也可以看出中共政治走向的惡劣。」

他說:「李克強講的三條措施,也不過是把國企、政府嘴邊的肉搾汁,流出一點給民營資本。給民營經濟一點空間,長起來,撐過目前這段苦難時間。以後長大了,魚養肥了,再來收拾,(中共)得到的更多。」◇